前几天,又有一个城市提出要禁止衡水的几个高中到当地招生三年。至此,河北全省已经有七八个地市明确提出了对衡水高中招生的禁令。

这个事情怎么说呢,大概一是有舆论上的压力,二是可能有上峰指令。从促进各地教育均衡的角度来看,这样决绝的禁止招生命令,也师出有名、无可厚非。

但是我认为,强制禁止衡水各个学校的招生,到底还是个治标不治本的方法,且并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

单说这个教育均衡问题,拿衡水最有名的学校衡水中学来说,衡中模式的争议焦点在于,衡中在河北省内抢走了优秀生源,客观上导致各地优秀学生的流失,进而影响了各地的升学率。毕竟,升学率是评价一个地方教育水平的重要指标。

那么问题来了,第一,优秀生源是一个学校能“掐”就“掐”走的吗?教育这件事情,没有试验机会,对学生和家长来说,是关系一辈子和家庭未来的大事,哪一个家长、哪一位学生会拿自己的命运和前途做试验。更有哪个家长和哪个学生,愿意为实现教育均衡这种高大上的事情做数据注脚?

强制禁止学生报考更好的学校,是一种地方保护主义,且以体制约束和地方保护的方式,剥夺了学生的选择权和发展权。

第二,优秀生源和升学率这两个要素,是实现教育均衡的根本要素吗?我看不见得。从供给侧的角度来看,教育均衡考察的是教育供给能力的高低。比如师资是否优秀、学校管理是否有独到之处、教学理念和教学方法是否行之有效。如果不从这些供给侧能力的提高这方面去推动教育均衡发展,反倒从结果导向上去埋怨别的学校抢走了本地生源、影响了本地升学率,那是一种本末倒置的思维方式。

接下来咱们再说各地如何去推动教育资源的平衡,进行教育供给侧结构性的改革。

首先从硬件上看,最近几年,各地在教育投入上的力度不断加大,在一些市县,动辄几百亩的教育园区拔地而起,教学楼、教育设施和教学设备一个比一个新、一个比一个全,有些中小学的条件堪比一般的大中专院校。

这是政府民生保障的进步,是教育强国战略的具体实施,更是群众享受更好教育的先决条件。

其次看软件。作为教育核心资产和关键竞争力的师资,国家和地方近年来在均衡师资上采取了不少措施。比如特岗教师计划,鼓励优秀师资向偏远地区配置,提高教师待遇水平等等。在有的县城中学,新入职的教师,往往也都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

硬件和软件都不差,教育水平上不去,问题就只能在管理、理念和方法上了。

为什么最终衡中却突出重围,从经济发展水平并不高的衡水地区逐渐崛起,最终成为一个高中教育的高地?

《衡中十年》这本书,解释的正是这样一系列问题。它在对衡中争议不断升级,各种质疑甚嚣尘上之际,将目光放在了衡中本身。

假如您是一位正在为孩子的前途感到迷茫的家长;假如您是一位切实想改变本地区教育面貌的教育部门官员;假如您是一位正在寻找发展密钥的校长;假如您是一位挖掘教学经验的老师,那您不妨抛开这些所谓的争议,踏踏实实去了解一下,衡中的崛起秘籍和发展的动力究竟是什么?

正如作者在《衡中十年》一书中写道的一样,无论如何,衡水中学将是中国教育历史上的一面“镜子”。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