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除了二手,他可能也拿不到更低价格了。

一旦有了人,店空就有可能重新成稀缺源――城市里的公共空


以一个外国人的角来看,一些日本店的好生意异。愿意就去付款,即便也有掏出手机的比价行――是有不少人愿意为实书买账

△ 这间位于日本东京表参道的“山阳堂书店”创立于1891年,比不远处的明治神宫(设立于1920年)年纪都要大。2011年重新装修后,这间老店如今已有126岁,仍然担负着东京书店的代表角色。上图是山阳堂书店外观的变迁,下面是它如今店内的样子。图片来源 | 山阳堂书店/yondoku

亚马逊商冲下,全球消早已习惯选择性价比最高的渠道下。在买书这件事上,店当然不再是唯一的目的地。最近几年,日本出版界的确也在不断叫苦――籍与总额代是1996年,此后就在一直下降。但支撑传统实店重要业绩的,仍然是挺的价。

如今,日本已是全球最后一个在籍、志、报纸、音乐软四个媒体种类保留“再贩卖价格持”制度(以下称“再制度”)的本主国家。个制度允出版社等机构规籍、志等出版物的价格,在一定时间段内,店等售渠道必以此价格售,不得擅自降价。

△ 以这张日本乐队Spitz于2017年7月5日在日本发售的《Cycle Hit 1991-2017》为例,右下角方框内的版权标记中,“L”意味着原盘权在日本国内(如果是字母Y,意味着原盘权在日本国外)。“X”是一种“禁止租借”标记,一般而言,意味着这张CD在上市后一年内严禁在租碟店租赁。“再”指的就是我们这篇文章提到的“再贩制度”,在这组CD里,意味着直到2018年1月4日为止,新品必须维持原价销售。

另外,虽然籍不在定的限制范内,价格也由渠道自行控制,但仍然受到出版社的制,也接决定着的折扣。虽然各家定价不同,如果硬要一个均价――候,售价约为实的8折左右。以900日元至2000日元(合54.7元至121.6元人民籍最常定价的区而言,折扣的吸引力也不算太大。

这样,“再制度”虽然看似“断”,但它能日本各地者以同价格购买到同类籍,接触到出版物的机会均等。同,可以避免因于市致一些冷门籍消失,再制度能各类出版社持一定利出版自由与出版知识领域多

店等渠道承受价格束,出版社与经销商也会此支付代价。在种制度之下,退货风险由批商与出版社承担。一般而言,日本出版退率高40%至50%。

但是二手市并不在束范之内亚马逊也是以此突破口,将非亚马逊的商家一到Market Place,你可以在同一本的价格选项里,用更便宜的价格到二手。一些籍甚至以1日元价格售,但每一册都需要支付运费

亚马逊与日本出版界的立到2015年1月才有了一丁点儿突破。那开始,亚马逊艰难谈下了几家出版社合作方,通过积分返方式,让读者可以享受再次购买时的少量“折扣”。直到半年后,亚马逊的打折策略才首次接触到书领域。当,它合Diamond、主之友等六家出版社,在6月26日至7月31日期8折售110本图书。虽然其中包括少量畅销书,但图书都至少已上市3个月。促后,所有籍恢复原价。

△ 当日本书籍定价区域以“定价”注明时(左),这本书的定价权就在出版社,受到“再贩制度”制约,书店等渠道无法打折出售(二手书除外)。在2015年6月26日至7月31日的这轮“时限再贩”促销中,可打折的大多是标注“价格”而非“定价”的杂志与Mook。图片来源 | Itmedia

种做法被称作限再,意思是“图书上市一定时间之后,店等渠道可以其自由定价”。但由于涉及法律规则的界定,以及商模式的革,出版社们对此也极为谨慎。倒是人熟悉的被宣传为“世界最美店之一”的店,其所属的母公司CCC(Culture Convenience Club),与籍批商“日本出版贩卖(以下称“日”)”合、主要针对TSUTAYA渠道的出版物售物流公司MPD(Multi-Package Distribution),更愿意与少量出版社一起尝试这种新做法。

可是至少,以亚马逊掀起的这场变开端,出版社、批商、店零售渠道逐愿意尝试做点改。2016年8月,日贩联合34家出版社的80本志,在日本600家店展开了期两个月的促。在此期,各家店可以针对这志自行判断金折扣或返点折扣,利的成本由出版社担。

△ 2016年8月1日,东京都武藏野市Parco Book Center吉祥寺店内,参加“时限再贩”促销的部分杂志。它们也并非最新号,上市日期在7月1日至7月15日之间。图片来源 | 日本经济新闻

次促销规超以往,2016年春天,日在与6本志以及少量渠道的实验中,将退率控制在29.6%,比其他店低10%。一直深受期与退周旋之苦的批们乐于推动这个新改革,日在2017年2月与2017年5月新启动的两轮针对杂志的“限再”促,参与店都超了1000家。

至此,日本籍价格才稍微有了些松的迹象。那些在店毫不犹豫直接付款的――他心里有底:真的,除了二手,他可能也拿不到更低价格了。

即便如此,也在担心价放开后的面效果――可能知道图书会降价,所以甘愿多等几日。可能一步造成积压。因此,挑什么书实施“限再”,甚至施多久,也成渠道的新挑

了挽留那些被与其他娱乐吸引的,日本的也在开更多店盈利的可能性――售、Talk Show、展,如何将店塑造成吸引客流与交流的新空,渠道也在比拼活动组织运营能力

大型店的旗当属店,在座店,开辟一个角落拉起布帘,它就能每天推出50人模左右的嘉宾读者交流活。它灵活掌控定价策略,或者通控制人数,或者售、展,它成功持了SNS上的话题热度,刺激人重返店。

△ 2017年4月在位于东京银座Ginza Six商场里刚开张的这间茑屋书店,以介绍东京乃至日本文化为中心,以书店为交流空间,以极高频率推出各种活动。图片来源 | 茑屋书店

当然,也更不用提已刷爆社交网京森冈书店,这间在一定期一本店,将一店面运营为,人会一直好奇它最近在什么。除了络绎访客,店主森岡督行的运营Know-How也他成新的人气演者,充起小店主的有意的新型生意模式。

△ 位于东京银座的森冈书店在中国社交网络上爆红。人们感慨于其情怀,蜂拥而至,店主森冈督行如今也是经常外出参加各种分享活动。BTW,它的投资人之一是远山正道——一个非常会讲故事的企划型实业家,我们曾经报道过他投资的另一个案例——二手店Pass the Baton,点此可延伸阅读。图片来源 | Takram

一旦有了人,店空就有可能重新成稀缺源――城市里的公共空咖啡、杂货些与生活相关的消很容易混杂进来,人逛的将不再仅仅是一家店,而是思考如何在个空消磨一个下午的光。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第一财经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