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一定不会让所有人都满意。但是,作为观众,最好不要指望角色和剧情会按照自己的意愿走,也不要作任何预设,现实中也不是每个坏人都能得到惩罚,每个好人都有回报,结尾再次体现了此剧的现实主义风格。但是,这也并不是最后结局。如同剧中所指出的,人的一生总是在不停经历各种变化。每个人的生活都不是一条一览无余的直路,其中的蜿蜒曲折层出不穷出乎意料,你不知道下一个转折点在哪里什么时候就会不期而至。回顾起来,剧中每个人都数次面临转折点,在自己的一念之间,在别人的一念之间,不知不觉走到了今天这一步。至于念头是善是恶,处境是好是坏,今后的路更长,还有更多变数。这个结尾跳出了所谓道德,三观的圈子,直接上升至每个人各自的内心。这是更高的层次和格局。

“艺术的真正职责在于帮助人认识到心灵的最高旨趣。”这个结局,让每个人都遵从自己的内心做出选择,从而揭示每个人真实的内心世界,揭示复杂的隐藏的多面人性。

陈俊生选择替凌玲隐藏真相背叛贺涵。贺涵不知道问题出在凌玲,他知道。不出卖凌玲说是舍不得她受苦,其实是因为说了对他有害无益。他不是没有良知,只是这良知在利益面前不堪一击,而他的习惯是通过展示深受良知折磨的痛苦内心以显示自己还有良知。陈俊生外表温吞老实,看似不具备攻击性,但是这个选择再次暴露了他的自私伪善,无原则无担当。他的世界很小,眼里只看得到自己的利益,没有是非黑白。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让他举步维艰左支右绌,总是垂头丧气,一脸麻木不仁,如同行尸走肉。

凌玲选择坦白。为了让陈俊生的心里能好过一点,为了让自己和陈俊生以后的日子能好过一点。但是,她同时无意中暴露了陈俊生对友情的背叛,如同当初她无意中暴露了陈俊生对婚姻的背叛。陈俊生一辈子都好过不了,这段不道德的婚姻一辈子好过不了。也许对外可以装出来的岁月静好,其中多少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的鸡毛鸭血。

唐晶还是没有明白。贺涵从来没有亏欠过她,十年来到今天,一天都没有,一毫都没有。唐晶外表看来独立强大,但并不是。一般来说一个内心强大的人绝对不会要求对方以自己为牺牲献祭效忠,因为他足够丰富足够自信,不会过多要求他人或外物,反过来,他敢于付出。只要从对方那里得到一点,他就会满足,珍惜。唐晶内心脆弱,不断要求对方付出证明感情,以为得到越多越强大,于是要求永无止境,永不满足,更不肯付出。事实上不论是谁,不论付出多少,永远填不满她心里的坑。被亏欠的人,是贺涵。但是相比陈俊生,同样是自私,唐晶有自己的骄傲。

罗子君不欠唐晶。大学时每次周末罗子君都带唐晶回家吃饭,罗子君离婚后唐晶陪伴引导无微不至,这是有来有往相互扶持的闺蜜感情。没有谁欠谁。至于与贺涵,无损于道德(可能会刺痛某些假道学的过于敏感的神经),只是在唐晶不能理解的情况下,有损于两人之间的友情。这种境况,怎么选择都没有对错,只看偏重。而罗子君的选择偏重友情。

贺涵选择了真实的自己。一开始进入辰星就极力培养陈俊生,辰星并不是他的目标,他迟早会离开。只不过选择这种离开的方式是形势所迫。作为一个平衡主义者,这是成全自己对唐晶的责任与感情所付出的代价,尽管在唐晶接二连三不顾他的里子不顾他的面子又正式宣布与他分手之后,他对她其实已经没有责任。但爱情没有了,感情还在,而且还能更长久,一样真。贺涵将唐晶看作“自己的人”,对“自己的人”不管是哪种感情,都是认真的,负责任的。他说自己一直在“装”。传说中贺公子是现代繁华都市的行业精英,长相精致,品味精致,经历丰富,城府颇深,说话精准犀利,做事不择手段。这只是壳。背上坚硬的壳只是保护自己不被外界伤害。唐晶只肯承认这层壳,不肯承认这层壳之下的柔软的心。她看贺涵,始终只是外人,同其他外人一样,从来不考虑贺涵会不会受伤。或者,以为贺涵是金刚不坏之身。可是,贺涵也只是一个凡夫俗子,一个对自己对生活有要求的凡夫俗子。

传统教育和自由风气的交互影响形成了贺涵丰富的内涵与独特的风格。所谓圣人正在刚柔之间,乃得道之本。所谓是非有处,得其处则无非,失其处则无是(是与非都有各自的环境)。如果每个人都能像贺涵一样做到刚柔并济审时度势顺势而为(这也就是唐晶可能永远也学不到的弹性),也就不会有这么多越用力越焦虑的人。可是,这个社会陈俊生多,凌玲多,唐晶多,罗子君也不少,偏偏贺涵凤毛麟角。唯其如此,越接近完美,越被挑剔。

同样,靳东的表演越接近完美,越被挑剔。在剧集收尾当天,靳东发过这样一条微博:

这些文字表达出这个演员对剧本对角色从心灵层次出发的准确而深刻的理解。“人都渴望能成为自己,同时又渴望关系”:贺涵一直寻求自己与他人之间的平衡,不昧己心,不拂人情。人若是能随才成就,又与他人相互成全,就能走得更远。“人也就是他的处境”:人生就是在各种变化之中不断改变自己的过程。只有顺势而为,不断在各种经历中磨炼、反思,才能不断提升。所有的经历都不会浪费,最终都会造就自己。这是贺涵,这是靳东,这是一个演员在这部剧中找到的自己与角色之间的契合,也因此靳东能够完完全全代入贺涵,以接近完美的表演让一个完全虚构的人物变得如此真实而有美感。有人妒忌,有人诋毁,有人求全责备,有人思之若狂,对贺涵,对靳东。

“艺术只听凭心灵的召唤,因此艺术作品并不是人人可以创造的。有一种看法认为,艺术是某种资禀特异的心灵的创造物,这种心灵听任人的天赋特质的召唤,无须服从普遍规律,无须让有意识的思考介入,那仿佛是一种本能。” “但这种才能的培养需要依靠思考,需要对对象进行反复琢磨,需要与实际的创作相联系,还需要熟练掌握技巧。”只有具备了思想的深度,才能达到炼真为美,凝美于真的高度。表演艺术与其它艺术比如文学一样,都是思想的产物境界的产物。看来平实质朴的表演和文字,其实内中隐藏无穷意境。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贴近生活但又与生活有一定距离。

对贺涵,对靳东,有一句话可以概括:白玉不雕,美珠不文,质有余也。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