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对于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来说是丰收的一年。10月,她将前往布拉格领取卡夫卡奖,而根据她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美剧《使女的故事》热映,更使她的名声扩散到了文学读者圈之外。

美剧《使女的故事》


《使女的故事》所描述的女性成为生育工具的未来图景,令人毛骨悚然。让人印象深刻的不仅是故事和人物,还有剧中使女们白帽子、红斗篷的鲜艳造型。其实,这身服装借鉴了早前 Folio Society 出版社出版的《使女的故事》中的插画,由意大利艺术家安娜和艾琳娜(Anna Balbusso和 Elena Balbusso )绘制。

安娜和艾琳娜姐妹


这对双胞胎姐妹生活在意大利米兰,两人的插画生涯始于16岁,风格既有传统绘画的典雅端庄,又有时尚插画的简约独特,在严肃文学的装帧设计和插画领域备受赞誉。她们是许多世界知名出版机构的宠儿,制作过不少再版经典书籍的插画,如《傲慢与偏见》、《叶甫盖尼·奥涅金》等。

《使女的故事》剧集大热之后,图书网站 Publishing Perspectives对两位艺术家进行了一次专访,她们介绍了为这部小说画插画的心得。默契的合作对于双胞胎姐妹是自然而然之事,她们的创造力与合作方式都堪称一流。


2012 年,安娜和艾琳娜第一次读到了《使女的故事》,这部小说在意大利还鲜为人知。“我们读的是意大利语译本。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小说中如何处理在虚伪社会中拥有女性身体的禁忌话题让我们感到震惊。她十分注意当下的妇女地位。自孩童时期以来,性别平等、教育的重要性和妇女的经济独立一直都是我们认同的价值观。”

姐妹俩觉得女主人公的故事非常接近现实。“在 2012 年创作此书插图时,我们虽也感觉荒唐,却相信一切可能成真。小说的描述方式很极端,然而现实是,任何一次经济危机期间,世界各地总有企图消除妇女权利的现象。在许多领域,妇女从未与男子平等。”


安娜和艾琳娜被“女性身体”这个尖锐的主题深深吸引,称《使女的故事》是她们“一直在等待的故事”。小说本身有力而丰富的细节也为设计提供了足够的支撑,在绘画风格上,她们参考了“意大利前卫运动”、“未来主义”、“俄罗斯建构主义”等不同艺术流派以及法西斯主义时期的设计,从中获得了不少启发。

姐妹俩表示,设计中最困难的部分在于选择,“全书只有六张全彩插图,加上一张双色封面,留给我们的选择余地很有限,只能放弃许多有趣的选择。”她们把注意力集中在使女的身体上,这关乎主题。“故事中的一些意象非常坚强而且生硬,我们更愿意把这些意象的解释权留给读者。我们想在读者心中创造问题,捕捉他们的好奇心,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而不去详细描述太多。”


比起书里的插画,封面设计更难。“我们想要一个非常简洁的形象,俄罗斯建构主义的图形海报提供了灵感。我们想借使女身体这一图形,传达出一个空无的形象——一个事物,而不是一个有灵魂的人。”


插画中大量使用红色,不仅简洁醒目,而且似乎具有某种意涵。红色是安娜和艾琳娜有意识的选择。“我们选了一个极简主义的调色板来传达痛苦、奴役、空虚、痴迷的心理状态:红色,黑色和白色,以及深绿色,用醒目的互补色来强调那个未来世界的观感。对插画家而言,颜色是我们的生活。”


对线条的使用,姐妹俩也做过精心的考量。服装、建筑、灯光以及一切背景的直线和女性的身体曲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使女的红斗篷好似监禁她们身体的盔甲。“当女仆脱下红色制服时,身体重新出现;穿上制服后,身体便消失。使女像克隆人,像是匿名的存在,女性身体特征被清空,同时失去自己的身份。”

安娜和艾琳娜为《使女的故事》所作的插图,不仅包含着对作品深切理解,艺术家的敏锐直觉,背后还有欧洲20世纪艺术的深厚营养,一切都不是无源之水。这大约也是这组插画备受好评、能为电视剧提供灵感的原因吧。我们甚至要为剧集无法呈现出使女们盔甲般直线条的红斗篷感到遗憾,电视剧依托的是现实层面的布景和服装,而插图却达到了寓意层面,形式即内涵,二者融为一体。

文/秦继华

供图/杨铭宇

往期精选

恢复高考四十年后寒门出贵子已成传说?

张爱玲的“粘粘转”

大卫·哈维想对马克思说:《资本论》第二卷你得重新写了

古人没完没了地忆江南,都在忆些啥?

母亲节 我们该送给母亲什么珍物?

明朝原本是世界老大,怎么忽然就亡了

这朵纯情的小白花  竟曾是红灯区的标志!

苹果为什么成了禁果?这事不能怪上帝!

没看过这7部动画片,你的童年阴影不完整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青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