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菌说

「青春驾期」的行程已近过半,昨天,他们就将从林芝出发到达拉萨,故事正在发生,也正在被记录。回望过去的那一段行程,总有一段会让同行的小伙伴印象深刻,成为这段旅程中难以磨灭的记忆——无论是喜悦还是讶异。

比如重庆,在吴铭梓同学眼里,这是一座交织在文学影视作品、钢筋混凝土的现实和想象力卓绝的魔幻里的——迷城。

旅途第二天,「青春驾期」午间从凤凰出发,抵达重庆已是黄昏。

重庆印象

对重庆的印象,起初源于地理课上的认知。

南宋淳熙16年(1189年)正月,孝宗之子赵惇先封恭王,二月即帝位为宋光宗皇帝,称为“双重喜庆”,遂升恭州为重庆府,重庆由此而得名。中国西南部重镇重庆位于长江上游地区,青藏高原与长江中下游平原的过渡地带,地形特色由此显现,地貌以丘陵、山地为主,坡地面积较大。

在这种基础上建造一座城,一点也不亚于愚公移山之势,从军事战略上来说易守难攻,所以不难想象,重庆一直以来所处的地位重要性,国民政府将其定为战时首都和永久陪都也合情合理。

后来慢慢在影像和文学作品里接触到她,立刻让我深深迷住这座城市。几部很喜欢的电影,贾樟柯的「三峡好人」、宁浩的「疯狂的石头」,还有去年很火的「火锅英雄」,故事背景都发生在重庆,而「日照重庆」直接将长江索道的影像作为电影海报,让人一看便对故事的神秘充满画面想象力,重庆的魅力可见端倪。

▲王小帅导演的《日照重庆》正式版海报,过江缆车背后的城市

在这些前期的铺垫下,今天终于要去亲身感受这座城。下高速进城时,原本坐了半天车精神萎靡不振的四个人,一下子又活过来一样,感觉小心脏都要飞出车外。一直对重庆这座3D魔幻山城有一种近乎是朝圣式期待,总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来到重庆更像一次召唤回应,也没想到终于第一次踏上这片城市土地,是以一路自驾的方式过来的,这也给我们带来关于重庆难得的新体验,和也只有自驾才能感受到的迷之乐趣。

见面第一印象,我们笑说重庆的刹车片应该卖得很好,共享单车在这里几乎绝迹,因为这座城市的道路就是在不断爬坡下坡,转山转水,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坡,兜兜转转像极卡丁车赛场。

高湿的山城重庆虽然还有雾都之称,年平均雾日有104天之长,但是此际正值气温偏高的大好晴天,只见山不见雾,若是有雾气萦绕助阵,怕是更难找路。

来不及感慨,饥肠辘辘的我们越过千厮门大桥,赶紧去洪崖洞附近解决晚饭。

▲路过千厮门嘉陵江大桥,前往洪崖洞觅食果腹

川渝菜的辣是麻辣的,花椒粉花椒油撒上,麻得能把你整个口腔胶住,辣既是他们的口味,也是为了能解这湿气。我们一行广东人耐不过火辣辣的重庆菜,冰可乐配毛血旺(但是听惯于吃辣的当地人说,解辣的配饮还是要豆奶才有效),再拿番茄炒蛋和拍黄瓜续命,终于有力气出来瞎逛。

▲没有红油辣子花椒的重庆菜,那算不得正宗的重庆菜

魔幻山城

来重庆不能不去的洪崖洞,这是3D城市的最佳视觉代表地。

实际上,这里是被地形逼出来的重庆吊脚楼文化与现代建筑的结合。洪崖洞位于重庆市核心商圈解放碑沧白路、长江、嘉陵江两江交汇的滨江地带,以具巴渝传统建筑特色的「吊脚楼」风貌为主体,沿着江流、依着山势像积木一样垒起。没做足功课,寻找洪崖洞费了我们一番功夫,问当地人,给指了到一个广场的方向。后来才发现没找着的原因:其实我们一直就在洪崖洞的最顶部活动。

▲你永远不会相信,这里就是洪崖洞的最顶层。

真是足够魔幻,谁能想到一条大马路竟然在景区头顶呢?跟着指示跑去搭前往洪崖洞底部的电梯,一看层数,我们居然在十一楼,懵懵然看着马路上车来车往,嗯这就是传说中的「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了……

▲重庆洪崖洞再次出镜,这是每一个去重庆的人都忘不了的城市地标

一层已到,出电梯看到又是一条马路。努力克制住自己的迷惑,抬眼一看,一座千与千寻里妖怪澡堂的既视感扑面而来,层层房屋阶梯状往小山坡上垒,开间灵活又形无定式,古朴辉煌又与现代机械结合,在夜景灯光下衬托得洪崖洞像是不夜的赛博朋克中国城,与对面江北CBD的摩登建筑隔着长江遥相对望,四个人都感觉今夜是在奇幻的未来世界电影场景里穿行。

迷失森林

当然,重庆的魔幻不止于建筑,还有交通。

打算返回江北下榻酒店的我们并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彻底让所有人都体会到了重庆道路的扑朔迷离,毫无防备开启了一小段探险之旅。

开启导航,一踩油门,简直像三个信心满满的本地人。没想到刚走出去没两步,在第一个垂直分叉路口就偏航,明明看着是直直往前,怎么就重新规划路线了?这时才发现过桥的路是往向下深陷的隧道口进去的。

这时「青春驾期」的领队素素,才想起那篇吐槽重庆交通道路的文章,瞥了一眼油箱,几个人交换眼神,决定去探险那个传说中看哭导航的立交桥——黄桷湾立交桥!

▲先上一张上帝视角的盘龙立交地图界面,简直复杂出了一种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气势

黄桷湾立交桥是重庆主城最大、最复杂、功能最强大的枢纽型立交,它位于内环快速路盘龙立交处,同时也是连接朝天门长江大桥、慈母山隧道、内环快速路、机场专用快速路的重要节点,5层15条匝道,通往8个方向,能效地将解放碑、江北嘴、弹子石三个CBD和江南新城等连为一体。管中窥豹,这也是重庆经济发展快速的体现。

带着「不怕我们还有半壶柴油呢」的心情上路,奔向黄桷湾立交桥去。一公里一公里接近,激动的看着导航里显示前面道路,正在往一张盘丝洞蛛网形的交通枢纽靠近,揸紧方向盘准备一番好战。刚投网似是无波无澜,放眼也只是一座普通立交桥,但是开了还没一分钟,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导航突然咯噔一声重新规划路线,果然就走错分叉路口了……听到「前方行驶四公里后掉头」,一行人瞬间懵逼,要不怎么说:在重庆,你走错一个路口,分分钟给你来个重庆一日游。

往返兜两次隧道过一道桥,我们又倔强返回战场,这次在立交桥顶路面往下俯望才看清它大致的样子。这张美不胜收的幻夜大网,橘黄灯勾勒出丝丝脉络,在一片荒黑的空间里架起三维的亡魂补梦网。

▲实地勘路,黄桷湾立交桥更像是一张现实的蜘蛛大网

你以为就这样了吗?

本来打算就此打卡回酒店,但没开几步导航突然又停止更新我们的实时位置,最终它居然已经选择了拒绝说话。车上几个人大眼瞪小眼,只能跟着第六感,秉承看着像是可以往桥底兜的分岔路走原则,没有原则地自己看地图转,还真让我们开到了立交桥最底部。

这次的视角跟在桥顶又是一番完全不同感觉,彷佛闯进一片森林,一片重庆钢筋混凝土森林,分割碎裂天空,我们是网底的小虫。重庆一直给我一种属于金属朋克的感觉,在近距离游历过立交桥后这种感觉更加深刻。

不可思议的是我们的重庆迷幻旅程还善未完全结束透彻。

一个夜晚后,当我们准备离去时,才深深体会来到重庆不是想走就走,而是根本走不出去。错综复杂的高速立交分岔路口也繁多,只要稍稍错过一个路口,就在奔腾的高速路上找不到回头路,我甚至都记不得到底在哪个同样的路段重复过几次,记不得这路刚刚是否有走过,交通系统就像迷宫。

▲四通八达的各种立交,差点拦住了「青春驾期」继续西行的车轮

有趣的是一路上很少见到外地牌照的车辆,估计不熟路的人根本没有胆子敢轻易闯进重庆这场抽象得让人摸不着北的梦。中午十二点半启程,居然一直找路绕路错路,开到下午两点终于又绕回重庆市区吃午饭。

旅程还得继续,离开重庆,不知何时还能再会这座城市,能继续在迷幻的「重庆森林」里,像初识恋人般慢慢将她的脾性摸透。

▲迷宫山城,就此别过

来源:自驾地理

微信公众号:drivegeographic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