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雨夜相遇



        忙碌的晚班终于结束了,莫小寒换下餐厅的女招待制服,望着窗外的雨夜开始发愁起来。今天客人太多,打烊时间推迟了半小时,她已经错过了最后一趟公交车。
        打车要三十多元,够买一顿的排骨给爸爸补补身子了。算了,还是走回去吧!莫小寒看看自己脚上的旧皮鞋,已经开裂了,再泡一次水,估计就全毁了!唉,她哪里有钱买新的呢!
        顾不了那么多了,她必须尽快赶回家。爸爸一定还在等她。
        雨丝挟着风势狠狠打在她脸上,打得莫小寒眼睛几乎都睁不开了。
        突然,一道刺眼的强光扫过,“吱嘎……”一辆银色的轿车以凶猛的姿势陡然停住,发出尖锐的刹车声!刺目的灯光照得莫小寒睁不开眼,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被撞倒在地!
        膝盖和手臂传来钻心的疼痛,莫小寒努力支撑起身子想要站起来,却一个趔趄,栽倒在地。
        轿车上冲下一个男人,走下来就冲她骂骂咧咧:“走路不长眼睛啊?在路上横冲直撞什么?赶着去投胎呀?”
        怎么会有这么蛮不讲理的司机,刚才明明是红灯,她明明走的是人行横道好不好?
        “你自己闯红灯还敢骂人?”看看嚣张停在自己身前的豪车,莫小寒气的发抖:“有钱了不起吗?有钱就可以随便闯红灯?你的车牌号我记住了,你信不信我去警局告你?”
        司机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牙尖嘴利,刚要说话,轿车的车窗缓缓滑下,一个低沉磁性的男声懒懒传了出来:“给她五千块钱,打发她走。”
        “是!少爷!”司机马上换上恭敬无比的口吻。
        “啪!”一叠厚厚的钞票扔在莫小寒身上,砸得她身上生生的痛!司机用赏赐的眼神向她打了个手势,转身准备上车。
        莫小寒气得眼眶都红了,愤怒的泪水在眼里打转,她拼命地仰起头,不让泪水落下来。捡起地上那打钞票,她强忍着膝盖和手臂刺骨的疼痛,用尽全部力气,朝司机嚣张的背影砸去!
        “shit!”司机毫无防备,被莫小寒砸个正着,恼怒地转过身来,作势要打她。
        “余峰!”车里坐着的男人低声喝止了司机。莫小寒朝车里望去,路灯的光斜斜照进车窗内,照在一个男人脸上。
        这是一张足以迷倒众生的英俊脸颊,深邃的线条,每一处都透着高高在上的王者之气,冷傲不羁的黑眸透着深不可测的光芒,此刻,他幽深的眸子正看向莫小寒,眼中闪烁着嘲弄的神色。
        “过来!”他朝莫小寒勾了勾手指,倨傲霸气的语调,含着不可抗拒的威力。
        这个男人实在英俊的有些过分了,看着他脸颊俊逸的线条,莫小寒有些发呆,不由自主的走到窗边。
        “唔……痛!”莫小寒纤巧的下巴突然被男人火热的大掌攫住!她不由得一声惊呼:“干什么!快放手!”
        男人用打量猎物的眼神锐利地紧盯着她,大掌玩味般轻佻地抚过她脸颊细嫩的肌肤,嘴角却带着嘲弄的笑意:“竟然有不爱钱的女人?”
        莫小寒的下巴被他捏得刺痛,努力想挣脱他的钳制,可这个男人的力气却大的惊人!她根本挣脱不了一分一毫!
        莫小寒清亮的大眼恨恨瞪上他冷酷的眸子:“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快放手!不然我去警局告你!你不仅闯红灯,还性骚扰!”
        男人喉间发出嘲弄的笑声,大掌加重了力道,莫小寒觉得自己的下巴都快被捏碎了,她苍白的小脸痛得缩成一团。
        “你这个神经病!……”莫小寒痛得快说不出话了!
        男人幽深的眸子倏然缩紧,猛的松开大手!力道撤去,莫小寒一个不防备,重重的摔到在地。
        车窗里扔出一张金质的卡片。男人倨傲的声音带着高高在上的怜悯:“这是我的名片,可以拿着它去警局告我!当然,如果你需要医药费,也可以拿着它来楚氏找我!”



第2章 超级财阀



        兰博基尼疾驰而去,溅起的泥水把莫小寒本来就淋湿的衣服弄得透湿。莫小寒坐在泥水的地上,气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恨恨捡起那张金质的名片,用力想撕碎它,可它质地坚硬,她根本就拿它没办法!连这个男人的名片都这么欺负人!
        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顺手把名片塞进口袋,莫小寒看了看来电显示,糟糕,是继母林倩!
        “莫小寒!都几点了!你还不回家做饭!你想饿死我们啊!”
        还没来得及说话,林倩恶狠狠的声音就传了出来,震得莫小寒耳膜发痛。该死!本来她早就该到家了,要不是这场车祸,现在她早就做好晚饭了。
        不知道爸爸有没有饿坏,想到躺在病床上半昏迷状态的爸爸,莫小寒努力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往家里走去。
        裙子已经湿透了,头发也淋湿了,湿漉漉地贴在脸上。晚风吹过来,冷得彻骨。
        推开锈迹斑斑的大门,莫小寒正准备脱下湿透的鞋子,就听见林倩吓人的大嗓门正在屋子里嚷嚷:“吃吃吃,就知道吃!自己挣不了一分钱,欠一屁股债,还指望老娘好吃好喝伺候你!”
        继母又在辱骂父亲,莫小寒心口一痛,匆忙换下湿透的衣服,低头走到厨房,洗干净手麻利地开始做饭。
        两菜一汤端上桌,一个拌咸菜,一个炒青菜,一个番茄蛋汤--唯一沾点油腥的菜色。莫小寒盛好一碗饭,夹了点青菜,舀了点番茄蛋汤,端着碗走进里间。
        里间的床上躺着莫小寒的父亲莫白石,他一双失神的眸子半睁半闭,整个人处于半昏迷状态。自从莫家的公司破产,莫白石急怒交加,心脏病突发,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莫小寒扶起父亲的头靠在自己身上,一点点喂饭给父亲吃。看着父亲消瘦的脸颊,一阵心酸。
        耳边传来一个尖利的女声:“妈,怎么晚餐就吃这些啊?”是继母的女儿林羽嫣,自从父亲破产后,她很少回家。今天是什么风,竟然把她吹回来了?
        “不想吃这些?那你快点找个金龟婿,到时候想吃香的吃香的,想喝辣的喝辣的!”林倩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也没有好脸色。
        饭喂完了,莫小寒洗完碗回到自己房间,准备洗个澡再把换下的湿衣服洗了。
        “小寒!这个你从哪儿弄来的?!”林羽嫣一脸兴奋地举着那张名片,一把拉住莫小寒,眼中冒出无数的红心。
        “啊?”看清林羽嫣手中的名片,莫小寒又想起兰博基尼里那个满脸倨傲的男人。“今天我被车撞了,车主给的。”莫小寒淡淡地说。
        “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名片呀?”莫小寒淡淡的语气让林羽嫣觉得很不可思议!她白嫩涂着鲜红丹蔻的手指指着名片上的名字:“这是楚天傲,楚天傲啊!楚氏集团的总裁楚天傲!”
        “楚氏集团?楚天傲?”莫小寒对林羽嫣花痴般的表情有些不解。
        “楚氏集团,全球排名前列的财团,旗下产业涉及地产、娱乐、餐饮、交通、矿业,石油,甚至军火!势力范围遍布亚非拉美各洲,是全球都能呼风唤雨,只手遮天的超级财阀!很多国家的领导人选举甚至都被楚氏集团左右!楚天傲,就是楚氏集团的总裁,被《权势》杂志评选为全球女人最想嫁的男人排行榜第一名!他不仅富有,有权势,而且还俊逸非凡!传说他的女人多得数不清,但她们的保质期都只有七天!”
        望着林羽嫣喋喋不休,一张一合的红唇,莫小寒有点走神。这个楚天傲,听起来很有钱--不过,这和她莫小寒又有什么关系呢?
        林羽嫣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莫小寒,世界上竟然还有听到楚天傲的名字不尖叫的女人!
        “小寒,你知道这张名片意味着什么吗?”林羽嫣故意问林小寒,她明知莫小寒不可能知道。
        “意味着什么?”莫小寒打了个呵欠,她对这个楚大总裁实在没什么好印象。一个嚣张跋扈的有钱人而已。
        “意味着,持有这张名片的人,可以随意出入楚氏旗下的T.S私人会所!据说,楚天傲经常去那个会所!”林羽嫣又兴奋起来!因为她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哦,这样啊!”莫小寒心不在焉的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林羽嫣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精光。因为洗脸池里,还有一大堆衣服等着她去洗。



第3章 陌生电话



        入夜的T.S会所灯火辉煌,足有七层楼高的烟花喷泉伴随着优雅的音乐,喷出迷人的水雾,会所前名车云集,进出的时尚男女非富即贵。处处彰显奢华之气。
        在一堆名车中,一辆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出租车戛然停下,从车门探出一双修长的美腿,林羽嫣穿着一身黑色低胸紧身裙子从车上款款下来。
        她艳红的双唇,丰满的曲线,染成浅褐色大波浪的及腰长发,在夜色中散发着魅惑的味道。
        门口帅气的门童早注意到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林羽嫣,眼中闪过一抹鄙视:又是一个想来钓金龟婿的虚荣女人!
        伸手拦住扭着腰肢走向金色落地玻璃门的林羽嫣,门童礼貌而冷淡的说:“小姐,我们这是私人会所,只有会员才能进去。”
        林羽嫣傲慢的扬了扬手中的名片,金色的光芒闪花了门童的眼。在C市,只有一个人能用金色的名片。那就是楚天傲。
        门童的态度马上发生了360°大转弯,他恭敬的鞠躬致意:“小姐,请进,祝您有个愉快的夜晚!”楚天傲,那可是C市只手遮天的人物,他有雄心豹子胆也不敢为难楚天傲的女人呀!
        得意的一笑,林羽嫣故作优雅的甩了甩长发,迈步走进金碧辉煌的大门。
        “羽嫣!”旁边传来一个惊讶的声音。林羽嫣扭头一看,是高中同学余峰。
        “余峰!你怎么在这里?”在林羽嫣记忆中,余峰是个没什么出息的小混混。当年追过她,但她根本不屑一顾。
        “今天我们楚氏在T.S举办小型酒会,我送楚总裁过来的,我现在是他的司机!”余峰的声音颇有些自得。毕竟,楚家的司机,不是谁都能当得上的。
        “楚氏?楚总裁?你是说楚天傲吗?”林羽嫣的眼睛一亮!她运气太好了!本以为要花点心思,没想到机会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灯光昏暗的套房内,余峰正压在林羽身上,空气中弥漫着欲望的气息……
        “余峰……答应我的事……你可要做到啊!”女人疯狂地扭动着身体。
        “我可以帮你在总裁酒里下药,但是后面的事情我就帮不了你了!你知道,总裁只要处女的!”
        “什么?”林羽嫣的体温倏然下降了好几度:“你说楚天傲只要处子?”
        “对呀!你不知道吗?第一晚,必须是处女,而且无论什么大美人,保质期都只有七天!”
        林羽嫣觉得全身的血液都降到了冰点!她怎么不知道,楚天傲还有这个嗜好!她该怎么办!
        林语嫣眯紧双眼,脑海中浮出一个大胆的念头……
        夜色渐深,床上扭动的二人也渐渐平息下来。林羽嫣将手中的药丸递给余峰:“余峰,一切都拜托你了哦!如果我顺利成为楚天傲的女人,一定少不了你的好处!”
        正在餐厅上班的莫小寒,突然感到口袋里的手机一阵震动,有电话进来了。
        一个陌生的电话,莫小寒接通了电话:“喂,姐,有事吗?”
        “快来T.S会所1806房间,你姐姐喝醉了,你来接她一下,记住,是1806房间。”电话里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啊?”莫小寒正想说话,电话已经被挂断了。再打过去,却是无人接听。
        莫小寒匆忙跟同在餐厅兼职的同学锦年交代了一声,就匆忙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T.S会所。



第4章 摧毁一切



        T.S会所。
        匆匆赶过来的莫小寒,穿着洗的发白的蓝裙子,乌黑的披肩直发,一双莹澈的水眸,白嫩的小脸上满是焦急。
        门口的门童暗暗点点头,对,应该就是这个女人,楚天傲的司机余峰交代过的,长相绝美,穿着寒酸,今晚过来陪楚氏总裁楚天傲过夜的。
        “你好!请问1806房间怎么走?”莫小寒焦急地问道。
        “请问是莫小寒莫小姐吗?”门童殷勤地问道,心里暗想,这小女生长的真清纯真水嫩,楚天傲可真有艳福!当有钱人就是好啊!
        “对,我是。请问1806房间怎么走?”
        “乘大堂左侧的电梯上18楼,走廊尽头最大最豪华的那个套间就是。”
        匆匆向门童道了谢,莫小寒一路小跑着往电梯跑去。为什么是一个陌生的男人给自己打电话?姐姐怎么会出现在这么高级的会所里?带着满腹疑问,莫小寒来到18楼。
        走廊里静悄悄的,地上铺着厚厚的纯白的羊毛地毯,莫小寒的走路的声音完全被吸收了,这种不寻常的寂静让她心里有些发毛。
        贴着昂贵壁纸的墙壁上挂着世界名画,都是真品,如果是以前,莫小寒一定会惊喜地尖叫出来。可此刻,莫小寒没心情去欣赏。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神秘而压抑的气氛,莫小寒一步步往走廊尽头走去,心脏已经不受控制地开始怦怦直跳!
        1806,烫金的四个阿拉伯数字赫然出现在她的眼前。姐姐就在里面!
        伸出白嫩修长的手指,莫小寒轻轻敲了敲门。门内死寂一片,没有任何声响。
        莫小寒心中一急,手上的力度就大了一些。
        “吱呀……”一声轻微的响声,看似厚重的橡木大门竟然被她推开了!门并没有锁!室内漆黑一片,没有任何光线,更没有任何声音!
        “姐姐……你在吗?姐姐?”莫小寒只觉得背上有些发冷,这个房间,让她有一种奇怪的害怕!
        没有听到林羽嫣的回应,只依稀听到粗重的喘息,似乎在竭力忍受什么,很痛苦的样子。
        “可怜的姐姐……”莫小寒摸索着朝喘息声走去。姐姐一定醉的很厉害,必须快点把她接回家,给她弄点醒酒汤喝。
        喘息声离她越来越近!突然,莫小寒感到后颈的汗毛竖了起来!有人在她背后!
        还没来得及反应,下一秒,她已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箍住!不是姐姐!这是一双属于男性的大手,火热滚烫,带着摧毁一切的危险和霸道!
        “啊!你是谁!”莫小寒尖叫一声,身体本能地扭动着,想挣脱男人的钳制。
        黑暗中的男人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壮硕的身体欺了上来,大掌上的力道加重了,肌肉紧绷的铁硬的大腿强势地禁锢住她的双腿,另一只手则直接欺上她的身体!
        莫小寒拼命挣扎着:“不~放开我!”她喊出的话破碎得不成句子,身体也因惊恐而颤抖不已!
        男人的掠夺却并没停止,火热的唇舌在她樱唇上粗暴地辗转。莫小寒又惊又怕,狠狠地咬了下去,一丝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她口中!
        男人吃痛地闷哼一声,显然被莫小寒激怒了!
        “啊!……”极度的害怕让莫小寒疯狂的尖叫起来,手指也开始拼命抓挠身上的男人!可是,不管她指甲刺得多深,她的牙咬得多紧,她的叫声多么绝望无助,男人依然毫不怜惜地刺穿了她的身体!
        “不要!”巨大的疼痛让莫小寒差点昏厥过去。那种撕裂般的感觉让她的心脏都快停止跳动。残存的理智告诉她:她失身了!可是!她却根本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甚至,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泪水潸然滑落,重重的一滴,苦涩得难以下咽。
        黑暗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她已经痛得麻木了,只知道,她的双眼,被黑暗吞噬,她的心,被彻底击碎……



第5章 哪里来的



        清晨的阳光带着点暖意透进薄纱的窗帘,落在豪华的大床上。雪白的床单上,莫小寒丝滑的长发早已凌乱成一团,浑身都是青紫的痕迹。
        她长长的睫毛掩住了原本清澈的眸子,小巧白皙的鼻翼下,粉嫩的樱唇染带着丝丝血痕……
        “唔……”一声轻轻的呻吟,莫小寒悠然醒转,只觉得头好痛,浑身也酸痛难忍!
        抬起清亮的美眸,莫小寒吓得一下子捂住嘴巴!一声惊呼被压在喉咙深处!
        在她旁边,竟躺着一个健硕精壮的男子!让她的美眸蓦地瞪大!
        昨夜的一幕幕像电影一样在她脑中回放,那狂放的掠夺和撕咬,那无休止的疼痛和折磨,让莫小寒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泪水失控的落下,她惊惶地爬下大床,捡起地上的裙子想裹住自己,却发现裙子被撕成了丝丝缕缕的布条!从破布般撕裂的裙子,不难看出那份毫不怜惜的撕扯力量。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床上的男人随时有可能醒来,她必须尽快逃出这个房间!
        地上杂乱的衣物中,有一件男性的白衬衣和她的裙子纠缠在一起,莫小寒双臂紧紧抱在胸前,捂住自己身体,蹑手蹑脚地慢慢滑下床,轻轻的,用最慢的动作捡起白衬衣。
        身后的男人依然沉睡着,一点声音都没有。这让莫小寒的心稍微安定了一点。
        将裙子被撕成的破布条中捡起一截拦腰系上,长长大大的衬衣顿时变成一件可以出门的衬衣裙。莫小寒用手理了理自己凌乱的长发,再次看了一眼男人的精壮的背影,就逃也似地离开了套房!
        低矮破败的棚户区。
        阴暗潮湿的房间内,莫小寒正急匆匆的换下身上的白衬衣。衬衣上还残留着那个男人的气息:阴鸷,冷酷,邪魅而霸道,充满摧毁一切的力量!这种气息是一种无言的提醒,昨夜的一幕幕如潮水般在她眼前回放,莫小寒又忍不住颤抖起来!
        她失身了,而她甚至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砰!”房门被猛的撞开,林羽嫣带着一身浓烈得刺鼻的香气走了进来。
        “小寒!你昨晚去哪儿了!居然一夜都没回家!”林羽嫣故作生气地问道。看着莫小寒刚脱到一半的衣服,裸露出的肌肤上青紫一片,遍布吻痕,她心里又是痛快又有些妒忌。
        昨晚的春药剂量很大,莫小寒的处子之身,要承受被下猛药的男人的掠夺,一定很痛苦吧?但是,掠夺她的人是楚天傲!多少女人排着队想上他的床还上不了呢!
        林羽嫣狭长的凤眼眯了起来,努力掩饰住自己的真实情绪。
        “……”听到林羽嫣的话,莫小寒的心就一下子沉到了谷底!看来姐姐根本就不知道昨晚的事!到底是谁!冒充了姐姐的名义把她骗到了那个会所?
        不行,她不能告诉姐姐昨晚的事!她的伤口,让她自己在角落治疗就好,她不想第二个人知道!
        莫小寒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白皙清瘦的脸颊上投下密密的阴影,她看上去脆弱得像个破布娃娃,但却美的惊人。
        “姐姐,昨晚同学生日,我们通宵庆祝呢!”莫小寒用衬衣掩住自己的身体,语调有些急促的,带着一丝不自然的颤抖。
        林羽嫣唇角露出一丝阴狠的笑容,这小妮子真有心机,竟然不肯对她说实话!不过这样也好,她还省了很多解释的麻烦。
        眼角的余光扫到莫小寒身前的白衬衣,林羽嫣一把扯了过来,质地精良的白衬衣,做工和款式都是一流的,虽然只是一件普普通通白衬衣,但却透露出不凡的贵气!衬衣的袖口处,用细致的金线绣着T.A两个优雅的字母。
        T.A?楚天傲姓名最后两个字的拼音缩写?这件衬衣是楚天傲的?难道,这件衣服是楚天傲送给莫小寒的?林羽嫣心里一紧,语气就变得很冲了:“小寒!这件衣服你哪里来的?”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魔鬼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