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9日,上海未满12岁男孩骑行ofo与客车相撞死亡事故受害人的父母,将肇事机动车一方上海弘茂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以及事故共享单车ofo小黄车提供方北京拜客洛克科技有限公司起诉至上海静安区人民法院,要求其共同承担民事赔偿的责任,并索赔878万元,以及要求ofo立即收回所有机械密码锁具并更换为儿童无法轻易打开的锁具。


  根据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交通警察支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上海弘茂汽车租赁有限公司驾驶员王某疏于观察路况,未确认安全通行,负本起事故次要责任。静安区交警认为,受害人未满12周岁,驾驶自行车在道路上逆向行驶,且疏于观察路况,未确认安全通行,静安区交警认定受害人负本起事故主要责任。


  男孩骑行发生悲剧 机械锁被指存隐患

  据报道,2017年3月26日,上海一名未满12岁的男孩与同行的三位未成年的小伙伴将无人管理的ofo机械锁解开并上路骑行,与上海弘茂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肇事客车相撞,致使受害人卷入车底遭受挤压、碾压,最终抢救无效死亡。这也是国内首起因十二岁以下儿童骑行共享单车导致的死亡事故。


  原告律师张黔林指出,究其事故原因,受害人不足12周岁,而ofo小黄车对投放于公共开放场所对ofo共享单车疏于看管,该自行车车辆之上也无任何警示受害人不得骑行的提示,且该车辆上安装的机械锁,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骑行必须年满12周岁 因技术原因很难担责

  共享单车虽然模式新颖,但本质仍为单车,我国法律法规在这方面有着非常严格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明确规定,驾驶自行车、三轮车必须年满12周岁。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对央广网记者表示,在该案件中,受害人男孩未满12周岁,驾驶自行车在道路上逆向行驶,疏于观察路况,应负本起事故主要责任。该案件中的肇事车辆疏于观察路况应负次要责任。对于该事故中ofo共享单车方是否应担责,赵占领律师表示,从安全性上看,如果是ofo机械锁自身故障,那么ofo在技术上应负责任,但也较轻。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不排除有共享单车企业平台机械锁有漏洞的问题,也许加强电子锁可以减少一定密码破解率,但不能将技术及道德层面的原因强推给企业,承担事故的责任。在法律层面上,无法判定企业的过失。


  共享单车法规不断完善 保障安全需各界努力

  为杜绝12岁以下儿童未经授权单独骑车上路,上海市质监局、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发布的全国首个《共享自行车》与《共享自行车服务团体标准》,规定要求共享单车运营方应对用户提出实名制登记注册的要求,用户年龄应在12岁以上。


  而各大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等出台的共享单车管理的相关规定,均有类似的要求,但事实上,在本案例中出现的、未成年人绕过机械锁具的限制,打开路边的共享单车的情况时有发生。


  然而,因为儿童骑共享单车发生的事故远不仅这一起。2017年1月26日,深圳三名12岁左右的孩子骑共享单车摔伤,导致手臂严重骨折;3月5日,长沙市一十岁女孩骑共享单车时由于刹车有些失灵,撞到小区里的一个水泥墩,造成肝挫伤并腹腔出血,右下肺挫伤,住进了ICU重症病房。6月18日,河南省郑州市一名12岁男孩在与同伴骑行共享单车追逐时摔倒身亡。


  为了防范共享骑行的安全问题,ofo就曾发表官方声明,表示将研究出一套有效的防范机制,从源头上杜绝12岁以下未成年人使用单车,从而避免悲剧再次发生。打开ofo的App,可以看到明显标语提示:“禁止12周岁以下儿童骑车。”


  另一家共享单车企业摩拜单车方面也表示,对于规范安全骑行,摩拜单车采用了实名制注册,杜绝12岁以下的儿童使用摩拜单车。其次,摩拜智能锁配置了GPS和通讯模块,后台数据精准控制,实时监控。若强制开锁,则会触发报警系统,运营人员将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避免12岁以下儿童骑行的隐患。


  对于如何加强儿童骑行安全的问题,赵占领建议,企业方应加强实名认证,从源头上杜绝12岁以下儿童注册使用共享单车,另外,加强车辆监管维护,对未锁、坏锁的车辆及时报修。


  朱巍表示,共享骑行事故的发生对于平台、儿童监护人、以及用户都有责任,都是现在应该共同思考的问题。共享经济也是素质经济,共享单车出现之后,破坏共享单车的现象屡见不鲜,提高共享骑行安全需要多方面努力,首先是家长应尽好监护责任,告知儿童独自骑车上路的安全性问题,防止发生意外;其次,平台做好阻止未成年人骑车的责任,在硬件上做好安全防备措施;最后用户要做好素质骑行,共同维护骑行秩序。


  截止记者发稿,ofo方暂未对该事件做出回应。(记者 贾斯曼)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央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