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是一种漂亮的小动物,它千姿百态,绚丽缤纷,穿梭于繁花丛中,常被人赋予“虫国佳丽”、“会飞的花朵”、“百花仙子”等美名,更引得历代不少文人墨客为之咏怀。长期以来,历代画家更是把蝴蝶作为重要的创作题材之一,点景于花鸟画中。

两宋时期,出现了众多描绘蝴蝶的作品:宋徽宗赵佶的《芙蓉锦鸡图》中,两只小小的蛱蝶,虽非主角,但是在整个画面中起到了不可忽视的连接点缀作用。

宋 / 赵佶 / 芙蓉锦鸡图

赵昌的《写生蛱蝶图》、《竹虫图》和吴炳的《嘉禾草虫图》写尽了山野田间蝶儿纷飞的盎然景象。

宋 / 赵昌 / 写生蛱蝶图

宋 / 赵昌 / 竹虫图

宋代艳艳女史唯一存世的《花卉草虫图》,用不厌其烦、精工富丽的妙笔表现了蝴蝶穿梭花间草丛的美丽景色。

宋 / 艳艳女史 花卉草虫图(局部)

在两宋诸多团扇作品中更是处处可见蝴蝶的身姿:朱绍宗的《菊丛飞蝶图》,图绘丛菊盛开,蛱蝶翻飞,“描染精邃,远过流辈”。

宋 / 朱绍宗 / 菊丛飞蝶图

李安忠的《晴春蝶戏图》,小小的画面绘蛱蝶十五只,胡蜂一只,以线勾勒,随类赋彩,生动体现了“蝶戏”主题。

宋 / 李安忠 / 晴春蝶戏图

还有更多佚名团扇作品,如《海棠蛱蝶图》、《茶花蝴蝶图》、《青枫巨蝶图》等,均传承了“黄家”院体画风,重勾勒,善设色,细微之致,形神兼备。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宋代佚名作品《百花图卷》,其通幅以墨代色,描摹四时花卉,亦见蝴蝶飞舞于春花秋卉间。

宋 / 佚名 / 海棠蛱蝶图

到了明代,小小的蝴蝶更是忙于穿梭在各家作品之中,如戴进的《葵石蛱蝶图》、陈洪绶的《花蝶写生图》、文俶的《萱蝶图》等作品。在明代,小写意、没骨、兼工带写等手法更为丰富,所以这时笔致已远别于两宋院体工巧极致的画风,如杜大成的《花蝶草虫册》运用了水墨小写意的手法,画面素雅,更添了几许野趣;孙隆作《写生册》,更是尝试了以“没骨”的表现手法来描绘草虫蝴蝶。

明 / 戴进 / 葵石蛱蝶图

明 / 陈洪绶 / 花蝶写生图

明 / 文俶 / 萱蝶图

至清代,无论是商祚的《花卉草虫图》、陈书的《草虫图》、朱汝琳的《草虫图》,还是樊圻的《花蝶图》、马筌的《花鸟草虫图》,以及晚清海上画派大家任颐的《牡丹蛱蝶图》,画面中,蝴蝶这一传统绘画形象一直翩然存世,栩栩如生。

明 / 朱汝琳 / 草虫图(局部)

到了二十世纪,书画大师、篆刻巨匠齐白石更是将粗笔水墨花卉与勾写极为工致的草虫蛱蝶融合在一个画面中,花卉线条老辣,草虫造型逼真,具有极大的视觉冲击力,他画的蝴蝶,极尽精微,天真烂漫,将这一领域的表现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近代 / 齐白石 / 老少年蝴蝶图

*以上内容节选自《故宫画谱·中国历代名画技法精讲系列·蝴蝶》(故宫出版社2013)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