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针对司马懿最大的政治谎言:牛继马后

文/林克于

(一组民国女子图片)

【作者简介】林克于,作家、自学成才奖获得者;在数十家报刊发表诗歌300余首,散文、小说、报告文学150余万字;与人合著报告文学集《缺陷者的鲜花》《巴渝画家传》《重庆当代画家传略》;个人出版纪实文学集 《跋涉—成功者的行程纪实之一》《奋进—成功者的行程纪实之二》;有作品入选《长江文学精粹》《重庆崽儿重庆妹》《(2015)重庆小小说年选》等选集。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在20世纪初中国诗坛众多诗人中,徐志摩的光茫分外耀眼。他是新月派代表诗人和新月诗社的重要成员,他那首《再别康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的诗不但名响当时,时至今天仍让诗歌爱好者广泛传唱。

徐志摩诗才过人勿庸质疑,柔美的爱情诗也令人倾倒,而他的爱情故事却更具浪漫色彩——在他短暂的一生中出现过三个不同品位的女人:第一个是他18岁即将赴英国留学时“父催母逼”而安排结婚的张幼仪;第二和第三个女人在当时也是红遍中国文化界才貌双全的林徽音和陆小曼。

虽说徐志摩与张幼仪的婚姻是“父母之命,媒约之言”,但“生米煮成熟饭后”两人感情还是日渐深厚。出生名门望族的张幼仪虽说不上天生丽质,但却相貌端庄,品性尚好,为人练达,徐志摩一度对她产生好感。因此他到了英国留学,心中仍牵挂着她。他曾写信要求父母允许她关山度若飞,万里赴英伦。然而遗憾的是,也许父母不允,也许行程太远,也许是上帝有意安排,张幼仪终未成行,与他在伦敦相会,仍待守家中,侍候父母,期朌夫归。

问题就出在这时。徐志摩是天生情种(也许大诗人都是如此),他在玫瑰花自由开放的国度里,在流光溢彩的康桥畔,邂逅了才貌出众的少女林徽音。那时,林徽音的诗名远在徐志摩之上。

徐志摩与林徽音同是“天涯沦落人”,远离家乡远离父母远离亲人,又都处在爱情的懵懂期。当徐志摩体内强烈的阿尼玛心像开始了向大美人林徽音发射了。林徽音没有拒绝徐志摩,她几乎是同时向他展开了双臂,激情满怀地扑了过去,彼此紧紧地拥抱在起,双双从此坠入爱河。

随后,徐志摩在与林徽因相恋中,他写了诸多像《月夜听琴》、《青年杂咏》、《清风吹断春朝梦》等表现爱情和人生理想的诗歌,这些诗构成了他这期间诗歌的重要内容。

此时,徐志摩爱林徽音爱得死去活来,全然忘记了远在家里的结发妻子张幼仪,一心想着如何与张幼仪离婚,与林徽音结成连理。

然而使徐志摩万万没想到的是,在他与张幼仪离婚后,林徽音却在疯狂地爱过了一阵后,对他的激情渐渐消褪,没打一个招呼,没说一声再见,就悄没声息地在他的生活中消失了。

林徽音的突然“逃跑”,无疑给徐志摩沉重地打击。也许正是这沉重地打击,激发了徐志摩深藏心底的诗情,写出了一首首反映那个阶段的情诗,提升了他诗歌的高度,奠定了诗歌创作的坚实基础。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位置的林徽音结束了与徐志摩的那段感情后,常写怀念旧爱的诗和散文,在当时的文坛大放光彩,同时也剌击了痛苦中的徐志摩。

在读了林徽音写的介绍他俩那段感情生活的诗文后,沉黙了一段时间后不再愿继续沉黙的徐志摩,也写诗表达了当时的心情:

什么!又是一阵打雷——

在云外,在天外,

又是一片暗淡。

不见了鲜虹彩——

希望,不曾站稳,又毁 。

然而,震惊归震惊,愤怒归愤怒,向往归向往,人尤其是诗人的感情总不能永远停留在对过往的女人身上,于是徐志摩又开始把自己的阿尼玛心像朝四方胡乱投射,他似乎是在用这种极端方法报复林徽音。风流的徐志摩因其斯文儒雅,诗名在外,无论走到哪里,身边都有仕女环绕。虽然这之中他爱过不少女子,但她们都无法挤走他心中的林徽音,因此都是“浅尝辄止”,无疾而终。这一切都源于林徽音太美了,每当他想起她那鲜花盛开般的微笑,顿时就使如云的仕女全都失去了光彩。

要走的走了,该来的终于来了。1924的春天,徐志摩的桃花运再次翩翩而至,爱神为他牵来了一位北京名媛——已做了别人五年妻子的陆小曼。

陆小曼可真了得,不但天生丽质,娇小且罗曼,而且才艺过人,琴棋书画无一不会。就是与林徽音相较,也是各有千秋,并不逊色。

徐志摩为陆小曼写了首《爱眉小札》诗,浓烈炽热的文字,吐露着对爱人的缠绵深情。大画家刘海粟在见了陆小曼也作了如是感慨:“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她都符合美的尺度,至于她的风度姿态,想来只有‘衣薄临醒玉艳寒’七字略可形容一二。”我看这样的评价,一点也不为过。

徐志摩在有了陆小曼后,觉得自己是一朵快乐的雪花,他在《雪花的快乐》中写道: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飏,飞飏,飞飏,——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藉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投进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诗言志,陆小曼带给徐志摩的快乐,在这首诗中,可谓表现得淋漓尽致。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31年11月19日徐志摩搭乘中国航空公司“济南号”邮政飞机由南京北上,飞机抵达济南南部党家庄一带时,忽然大雾弥漫,难辨航向,不料飞机撞上开山罹难,这颗璀璨的文曲星在中国近代文坛的天空中嘎然陨落,他一生的浪漫故事在陆小曼身上结束,最终留下的是对他痴情的陆小曼独守空房,忍受着世人对她的评说。

可以肯定的是,徐志摩在收获了爱情的同时,收获了《雪花的快乐》《落叶小唱》《她睡着了》《在那山道旁》等优美诗篇。尤其可喜的是,这时的诗总体水平已超过了与林徽音时期创作的诗歌水平!

有评论家这样写道:“如果说,他当年写给林徽音的情诗还带着初学者的稚嫩和旧诗词的残迹的话;那么,如今写给陆小曼的情诗则显得珠圆玉润、清新幽雅,尤其是诗中流动着的旋律,如撑一支长篙在小草清清处的漫溯,也如一帆的星辉遥远梦境的放歌,优美极了,动听极了。”

是的,我们承认,徐志摩离开林徽音后的诗歌创作产生了质的飞越,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他之后的这些诗歌创作上质的飞越是林徽音、陆小曼带给他的或者说剌激了他而获得的!因此有评论家说:“在异性对象的变换中,诞生了诗人徐志摩。”

如此说来,徐志摩应该感谢他一生中的三个女人,因为是她们成就了他的诗,他的名!

(徐志摩的玫瑰梦)

张幼仪:民国最美的励志女神

摄影丨民国初期失传的苴却砚,罗敬如历经30多年苦苦寻找

民国奇女子施剑翘:为父报仇而杀军阀孙传芳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