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关于软银在接触ofo商谈入股的事早有风声,但此次两件事联系到一起,似乎让软银入股ofo一事更加成为可能。


文 | 张铭

来源 | 投中网

ChinaVenture

NEW

在对手摩拜忙着欢庆其国际化又进一步的时候,ofo也传出了两个重要消息:一是ofo高层人事调整,滴滴三名高管进驻,分别担任执行副总裁以及市场部财务部的重要职务;二是业界盛传滴滴与软银或将以10亿美元的金额入股ofo。


尽管关于软银在接触ofo商谈入股一事业界早有传闻,但此次两件事联系到一起,似乎让软银入股ofo一事看起来更有可能。


老将上场或为迎接软银入股铺路


此次进驻ofo的三名滴滴高管中,滴滴品质出行事业群总经理付强引起外界关注,他将担任ofo执行总裁,向CEO戴威汇报,从形式上看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据了解,付强毕业于四川大学,曾服务于强生、葛兰素史克、菲利普莫里斯(万宝路)等知名国际品牌,拥有丰富的销售、商业拓展和高级管理经验。


2014年4月,付强加盟快的打车,曾担任快的北京大区负责人和快的打车副总裁。2015年滴滴快的合并后,付强先后担任滴滴代驾事业部、租车事业部及专车事业部负责人,后升任滴滴品质出行事业群负责人,领导滴滴专车、代驾、企业级、豪华车等多个业务建设和发展,向快的打车联合创始人赵冬汇报。


赵冬曾对外表示,付强在加入快的打车的一年时间里,利用其丰富的管理经验带领团队深入开拓北京、天津市场,两地出租车业务和专车业务均取得了飞速的发展,表现出了卓越的领导能力。


滴滴将这样的人才派驻到ofo担任要职不是第一次。早在去年11月,滴滴系高管张严琪就空降ofo,担任COO。


86年出生的张严琪,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曾在中国银行总行担任外汇交易员,负责G7发达市场货币的自营交易和银行间做市交易。2014年加入刚在中国市场起步的Uber,成为中国优步的前五位员工之一。不到两年的时间,他带领成都和北京团队先后做到了Uber全球业务量第一,成为Uber全球最年轻的 RGM(区域总经理)。滴滴并购Uber中国业务后,张严琪并入滴滴团队,负责二手车业务。


作为ofo的首席运营官,在付强加入之前,张严琪的位置几乎也可以说是戴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另外两个此次加入ofo的滴滴高管是滴滴开放平台负责人南山和滴滴财务总监Leslie Liu,分管ofo市场和财务部门。对于这两位高管的职务虽然暂且尚不明晰。但几乎可以确认的是:ofo的执行总裁、首席运营官、财务部、市场部四大关键要位都已被滴滴系的“老将”们占领。


而在此之前,ofo不断被曝出内部管理混乱、贪腐严重、制度缺陷等负面消息,也一度有戴威被架空的传言。根据工商信息网站的资料显示,在2017年4月ofo股权变更后,戴威已经不再担任执行董事。


此次付强担任要职,虽然并不能确认戴威“被架空”,但毫无疑问的是,这批身经百战的成熟高管团队的加入,势必为ofo与摩拜的对战以及其之后的国际化战略、融资都增加了重量级的砝码,也似乎更验证了滴滴在为软银的入股荡平道路。


阿里高调站队与蚂蚁金服的战略投资成助力


除了高层换帅之外,蚂蚁金服的战略投资和阿里巴巴的高调站队都有可能成为吸引软银入股ofo的重要因素。


7月初,ofo宣布完成7亿美元E轮融资,阿里巴巴、弘毅投资和中信产业基金联合领投,滴滴出行和DST持续跟投。


ofo本轮融资的最大看点不仅是阿里巴巴的入局,还在于阿里巴巴关键人物亲自站台所释放的信号。


对于这次投资,一向鲜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但地位举足轻重而被称为“马云背后的男人”的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执行副主席蔡崇信这次却亲自站台,称“阿里十分认可ofo的行业领导者地位以及开放平台战略,我们很高兴能与ofo展开更加深入的合作,一起解锁行业更大的潜能。”


蔡崇信的亲自上阵,其实是从一个方面昭示了阿里巴巴对ofo的重视。


此外,在ofo本次融资之前的一轮融资也不容小觑。


4月22日,ofo宣布获得来自蚂蚁金服亿元级的D+轮战略投资。双方宣布,将在支付、信用、国际化等领域展开全面深化战略合作。


其实,在正式入股之前,ofo与蚂蚁金服早就开展了合作,2017年3月16日,ofo宣布与芝麻信用战略合作,上海地区芝麻信用分650分以上的用户可通过信用授权免押金使用小黄车的服务,4月18日,ofo 宣布杭州地区信用免押金。且支付宝扫一扫可以直接用车。


这次蚂蚁金服正式入股并宣布战略合作,其实合作的部分新增加的是在“国际化”方面的合作。


众所周知,ofo与摩拜都在争先恐后的进行其国际化的布局。2016年12月,ofo就已发布海外战略,在美国旧金山、英国伦敦展开试运营,之后又进入新加坡等地区,现在已进入全球5个国家超150座城市。


ofo曾透露其国际化战略是:2017年底计划投放2000万辆车,服务全球200个城市,进入20个国家和地区。所以在接下来不到半年时间里,ofo仍将马不停蹄地出海。


反观蚂蚁金服和阿里巴巴,国际化也是其当前的重要布局。


支付宝与微信支付这俩死对头除了国内的竞争外,也一直在争相出海,在国际市场攻城掠地。从做中国人的生意开始,在旅游景点、免税店等中国游客聚集的地方布局场景,同时以投资、合资成立公司等方式进行技术输出,扩张海外规模。业务已经覆盖中国香港、日本、泰国、印度、美国等东亚、东南亚、欧洲市场。


据报道称,目前支付宝已经登陆了27个国家,在全球获得了12万个贸易商的支持,支持18种境外货币结算。微信支付已经登陆了13个境外国家和地区,在全球覆盖了13万境外商户,支持超过10个外币直接结算。


一方面是ofo与摩拜在国内外布局的对战,一方面是支付宝与微信在国内外的对战,这情形与当年的滴滴、快的何其相似,线下的打车、单车都是支付企业获得用户的重要渠道。只是疆场不再局限于国内而是整个国际市场。


除了国际化方面的合作之外,与蚂蚁金服相比,ofo与阿里巴巴的商业生态合作空间其实更大。阿里巴巴近些年来一直在国际化方面不懈余力,通过ofo带来的支付用户对其新零售、移动营销等也势必有助力作用。


此外,阿里巴巴生态链里所布局的智能锁技术、物联网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阿里云、高德地图等都可以与ofo有更多的合作。


因此无论是阿里巴巴还是蚂蚁金服,其与ofo战略合作以助力其国际化业务的开展成为必然,而ofo对于蚂蚁金服乃至阿里巴巴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


在阿里巴巴这一单投资上赚的盆满钵满的软银,对阿里巴巴的生态乃至团队比一般机构都更为了解和信任,面对阿里巴巴如此重视的ofo,软银入股再与阿里巴巴合作一把或是必然。


ofo、滴滴与软银的国际化布局与野心一致


软银与滴滴,早已不是第一次联手。除了是滴滴的股东之外,软银还与滴滴于今年7月联手投资了20亿美元资金给东南亚出行平台Grab。而在此之前滴滴曾于2015年就投资过Grab。


此外,除了本次联手投资海外企业,滴滴与软银在国际化方面都在发力。


自2015年首次投资Grab以来,滴滴已经和Lyft, Ola, Uber, 99等地区移动出行领袖搭建起跨境合作网络,触达了北美、东南亚、南亚、南美1000多个城市超过50%的世界人口。


目前,软银已经投资了三家在亚洲的网约车公司:新加坡的GrabTaxi,印度的Ola和中国的滴滴出行。而软银在出行领域似乎也没有停止持续投入。7月25日据《华尔街日报》有消息称,日本软银正在寻求获得Uber数十亿美元股份,与Uber的会谈正在初步进行,交易的达成都需要等到Uber聘请一名新的CEO。


此外,2017年5月下旬,日本软银集团表示,其软银愿景基金首轮募集到超过930亿美元,出资者包括软银集团、沙特主权基金、阿联酋主权基金Mubadala、苹果、富士康、高通和夏普。软银也表示,基金未来将主要投资于物联网、人工智能、机器人、移动端APP和电信等领域。


从LP的构成来看,这支基金投资标的的国际化野心可见一斑,而物联网、人工智能、移动端APP等主要投资领域都与共享单车息息相关。


良好的合作基础,共同的国际化诉求,都将为滴滴拉上软银出资入股ofo增加了砝码。


若软银注资ofo 摩拜优势或将减弱


关于ofo和摩拜已经被讨论过很多。前期,摩拜在团队构成和智能锁的技术上明显优于ofo,但随着ofo团队的更迭以及后续投资方带来的生态优势,ofo的实力似乎越来越占据上风。


从ofo目前的投资方来看,能为其带来生态链优势的有:滴滴、蚂蚁金服、阿里巴巴、小米等,这些都是不缺钱而且国际化方面已经有了相当基础的机构。


纵观摩拜的投资方中,能明显为其提供生态链合作的机构有腾讯、携程、华住酒店等。这次若滴滴拉软银注资ofo成功,ofo的资金实力或将与摩拜拉开差距。


当然,事物的另一面是,滴滴系高管空降ofo后能否尽快融入,ofo与阿里巴巴、滴滴等的生态合作能否顺利进行都将决定着其未来走向和发展速度。    


END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投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