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赵宏图

保洁工人背上长满痱子,一片片红色斑点是太阳在他们身上留下的印记

据报道,记者近日在西安街头走访发现,保洁员、停车收费人员普遍冒着近41℃高温酷暑工作,而建筑工地中午到下午一般会停工休息一阵子,但工地打工者称工资要到年底才能结算,没见过高温津贴。

国家安监总局2012年印发的《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简称“办法”),明确规定:用人单位安排劳动者在35℃以上高温天气从事室外露天作业以及不能采取有效措施将工作场所温度降低到33℃以下的,应当向劳动者发放高温津贴;日最高气温达到40 ℃以上应停止当日室外露天作业。而就在7月12日,陕西省人社厅发出关于做好高温天气劳动保护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严格执行高温条件下室外露天作业时间规定。

为什么国家法规以及省厅文件都管不住省会城市西安的高温室外作业?国家明文规定的高温津贴为何不落实?

城市的整洁和秩序在高温下有人来维护,但这些人的权益又该由谁来关心?华商网的报道中,五十多岁的保洁工人背上长满痱子,一片片红色斑点是太阳在他们身上留下的印记。然而“卖命”挣来的高温津贴却停留在文件上,变成了“传闻中的高温费”,《办法》相关规定如一纸空文,得不到落实。西安的高温津贴落实情况只是政策落不下去的一个缩影,西安绝不是“孤立无援”的,新华网记者也在北京街头采访了数名建筑工人、快递师傅、停车场管理员等户外劳动者,他们中的很多人表示没有拿到高温津贴,有的说不了解相关政策,有的说知道政策却并不敢向领导要。不了解、不敢要、拿不到的背后,暴露的是户外劳动者权益意识的淡薄、企业安全意识的缺乏、政府监管的缺失和相关法律的缺位。

酷暑中仍在坚持户外作业的劳动者,多是进城务工的年纪较大或文化知识较浅的民工,他们在工作、家庭生活之外很少有时间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关注了解政策的内容,只要每月有差不多的工资到账就相安无事,而不去关注这些其实和自身有极大联系的事件。对于这部分户外劳动者权益意识的提升,还要靠以维护工人利益为目标的工会组织发挥真正的效用,深入单位给劳动者们宣传、讲解自己拥有的权益和维护权益的方式方法,为劳动者们合法维护自己的权益撑腰。

企业作为高温津贴的直接发放人、防暑降暑工作的主要负责人,要完全承担这一系列费用无疑增加了成本。同时,由于缺乏不履行《办法》的惩处措施,企业更是能省即省,只要不出现大的问题就相安无事。然而,“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当真正出现问题时,劳动者的医药费、营养费、赔偿费等等费用可远远不止这一小时十几块钱的开支。企业的安全意识的缺乏和法制意识的淡漠,对劳动者生命安全的不重视是政策落不下去的根本原因。

政府部门作为行政法规的制定者,不能只管发布,不管运行。“徒法不能以自行”,政府部门有责任监督企业对政策的落实情况,并根据监督结果形成奖惩机制,以推进政策的长久有效。政府部门监管的缺失和不力,是政策得不到落实的重要原因。

法律法规的执行,直接影响到政策推行的效果好坏。40℃以上,还在露天工作,这是明显违反《办法》规定。当矿泉水从五毛一瓶涨到两块一瓶,高温津贴始终如一的维持在五毛钱买矿泉水的时代。只有措施没有奖惩,提不起劳动者的信心压不住企业“乱来”的行为。对高温天气下的劳动者权益保护,必须制定更有针对性的、有明确操作性的、有明确法律责任的立法,加强执法,确保高温天气下劳工的休息、健康,否则就会出现年年呼吁年年有的情况。

劳动者是城市的建设者,酷暑严寒仍在户外的劳动者更承担了高于常规工作者的风险。保护好他们的生命安全合法权益,是政府、企业和工会组织应尽的责任,包括缩短或停止室外作业等高温保护措施应落实。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