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南风录

001

昨晚方峥气呼呼地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曹胖子跟她提分手,就因为方峥不肯给他翻手机相册那1654张照片。

听完这个消息,我第一反应竟是有点窃喜,堪比珠穆朗玛峰般高冷的方美人也有今天,立刻回她,恭喜你,人生阅历指数又上升100个百分点。

要是以前,方峥恐怕只会翻个白眼,可这次她却语气黯然地深吸一口气,问我,你说我是不是不适合被爱。

我差点被这句话踹到床底,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不适合被爱?要是换了别人,我肯定会觉得她是个矫情婊,但我认识方峥十年,她追求者无数,也有过数场恋爱,七年职场生涯从前台小妹到资深HR,知进退懂分寸,是那种就算意外目睹男友出轨也能礼貌性先带上房门,再压住排山倒海的愤怒心痛,微笑着说一句,我们不要再见面的理智而决绝的伴侣。

于是我静下心来,认真地听她倾诉整件事的前因后果。曹胖子跟她交往不过两个月,但感情却比交往两年的伴侣还要恩爱合拍,就在一周前方峥还透露想要闪婚的念头,可就在昨天曹胖子送她回家,送她上楼前两人例行在车里聊五块钱的天,结果曹胖子心血来潮拿起了方峥的手机,他们认识一周的时候就毫无防备地让对方录入了指纹,当时两人的感情也因为这个微小的细节升至沸点。

然而,当曹胖子解锁后笑着说想看看方峥的相册时,她整个人就有点慌了。其实早已删除了历届前任,也不会有什么大尺度的艳照。可还是忍不住伸手去抢,嘴上在撒娇,身体却很诚实地用了百分百的力气。

曹胖子一开始也是闹着玩,直到方峥为了抢回手机不小心撞到了头,嘭地一下,方峥就捂着头顶重新陷在座椅里。曹胖子立刻放下了手机,忧心忡忡地问她还好吗,然后温柔帮她揉了半晌。

确定方峥没事后,曹胖子归还了手机,如常送她上楼。好像没什么不对劲,但从那以后曹胖子明显“退了一步”,他不再过问任何方峥不主动开启的话题,也不再追问方峥在微信聊天界面“撤回”的消息,究竟是真的打错字还是后悔点了发送。

总之,他表现得不再那么在乎。感情就像浴缸里的水,如果不持续加入热水,就会逐渐冷却。终于,到了这一天,两个人就像生长着的树叶般逐渐远去。方峥沮丧地说,后来她自己把那1654张统统翻了一遍,没有任何暧昧镜头,除了一些鸡毛蒜皮的自拍以及工作需要的扫描件,就是和闺蜜聊天的截图。就算曹胖子看了也不会引起任何醋意,只是只是,她在乎的并不是照片里有什么,而是把琐碎的自己这样一览无余地展露。

方峥说,原来一个人单身久了,是会变态的。对自己的一切私密都有强烈的隐藏欲,对别人,哪怕是所爱的人都忍不住要修饰一番再展示。

方峥说,她知道,是自己不够坦然。让曹胖子感到不被信任,自尊难免受挫。他对自己百分百的信任,换来的却是充满距离感的防备。

我很想隔着电话拍拍她的肩,亲爱的你不是不适合被爱,而是因为你太爱所以害怕。

002

同事小瑾是个貌美肤白五官精致的姑娘,才23岁,业余最大的爱好就是相亲。几乎每天下班后都要奔赴陌生人的约会战场,让我们困惑的是,以小瑾这样夏天穿件tee也能走性感路线,冬天就算裹在套头毛衣里也能化身女王的颜值界一姐,怎么能相亲这么久还未功成名就。

每天下班前20分钟她都会去洗手间重新打理自己,出来时便光芒万丈像个女战士。说真的,我刻意选择不去凝视她的脸,否则接下来15秒恐怕都会很难挪开眼睛。这样的小瑾说她愁嫁,在这个看脸的世界简直是笑谈。

果然半年后,小瑾终于恋爱了。据说对方很优秀,家境优渥,绅士有涵养。硬件装备丰厚,外表也没什么可挑剔。我们竖着耳朵听小瑾跟他通话,温言细语,关心情切。小瑾脸上的“腮红”一整天都不会脱妆。于是我们起哄要她请客,也好见见这位传说的L先生。提议去火锅,小瑾皱着鼻子说不行,太市井。去吃川菜,小瑾说太辣。去吃烤鱼,小瑾咋舌说这么热呢。那串串呢,有家生意爆红的,天天排队,我能拿到优先号码牌。小瑾摇头,那跟火锅有什么区别。最后,我们去了小瑾定的西餐厅。死贵,小瑾悄悄说,我买单,你们负责吃。

于是整个晚上我们都在艰难地跟牛排作斗争,而小瑾全程跟L先生眉来眼去,每喝一小口奶油南瓜汤都像是在模仿奥黛丽赫本。等到用餐圆满结束,我们同L先生礼貌告别,小瑾拒绝了他开车送我们回家的好意,挥手至对方车尾消失在道路尽头,她立刻拉着我们钻进了隔壁的大排档。

看着她轻车熟路地点了一大桌招牌烧烤,我们震惊之余才参透玄机,这货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牛排啊。

当然,我们也都没吃饱,比脸盆直径都长的白色餐盘里只象征式地放了一小块牛肉,哪里能比得上这里一串小烤羊排的大快朵颐。

据说小瑾跟L先生发展迅速,我每天稍一抬头就能看见小瑾拿着手机意味深长地傻笑,恋爱中的她更加灿烂,让我总忍不住感慨,合适而美满的爱情才是女生最好的抗衰老冲剂。

可就在我们都商量着要包多少礼金时,小瑾请了整整三天假,再来上班整个人都像是揉在衣柜里过了冬的皱衬衫。连笑容都很黯然。

不用问也知道是跟L先生出了变故,小瑾苦笑着回忆说那原本该是个浪漫的夜晚,可当对方抱着她往放好了热水和花瓣的浴缸里,她拼命挣扎,以至于摔倒在地。如果说,这在L先生投下不完美的涟漪,那么第二天清晨小瑾哆哆嗦嗦地去洗手间化妆,因为眉毛还没涂匀,就让尿急的L先生足足等了五分钟,就是压死他耐心的最后一根稻草。

小瑾解释过,她委屈地说,我就是不想让你看见不完美的自己啊。我想让你眼里每一秒钟的我,都完美无缺。可是L先生说,我不想要一个永远防备着自己的伴侣。

小瑾捧着咖啡,把手机递过来。屏幕上是一张照片,里面的女孩平凡无奇,过目就忘。她却说认不出吗,这就是两年前的我。

没错,我整过容。即使现在的我卸了妆也不会差到哪去,但我心里还住着那个自卑的自己,我总觉得一卸妆就像被暴露了人生里那些平凡地被忽略、被羞辱、被怠慢的时光。

小瑾说,我就是忍不住地害怕啊。

003

你有没有因为太害怕而错过什么人呢。我有。

高二时我喜欢上一个人,他像我们那个年代所有被爱慕暗恋的男孩一样,会打球也擅长K歌,他最爱模仿张信哲,一年就一次的音乐课就是期末考试,他唱了一首《过火》,目光频繁望向角落里的我,当年我对那目光似懂非懂,也从未想过要问他要什么回应。

他交不出的作业我用左手帮他补上,他打球脱下的外套我总认真叠好放在课桌下面的纸袋里。他比赛受伤,我苦苦哀求门卫让我出去买瓶云南白药。那时候的爱慕就像藏在棉布里的细细针脚,每一针,只有我自己知道。

差不多半年后我们越走越近,他会顺手拿起我桌上的可乐就仰头咕噜咕噜灌下去。去看球赛,他会当着很多人面问我,怎么样是不是很崇拜他。而我也会故作不在意,回他一句,臭屁。

多年后跟当初的同桌聊起,她说那时在很多人眼里,我们俨然已经是情侣。我当时很惊讶,连忙澄清说我们当时谁也没有表白过,更没说要在一起。同桌就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是啊,可那时我们这些旁观者看来,你们眼里根本只有对方而已。

这句话让我伤感了很久,谁也不知道为什么毕业那天她们追问我和男生怎样了,我只能忍着眼泪笑笑说,什么啊,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事实是,毕业前两周他提出放学骑车送我。一路上他说了很多话,关于未来要去的大学,还有他很多计划,我至今仍记得当时对他规划里竟然有我而感到惊喜。我们在江滩静静坐到天黑,然后他说送我回家。听见这四个字,我一下子就清醒过来。

那时我住在奶奶家的私房里,旁边原本是块草坪空地,可是素质差的人多了,就成了垃圾场。十字开头的年纪总是还没学会爱情,就早早品尝了虚荣。我当然不敢让他送我到门口,于是指了指隔壁的小区,我家就在那,十栋。一路上为了掩饰心虚,我欲盖弥彰地说,小区里的桂花很香。

到了楼下他轻轻地拨了一下我额前的发,我有预感他想要抱我一下,可我却提前推开了他。转身假装要上楼,结果意外在电梯里碰到妈妈同事的儿子。跟我童年,因为住的近经常一起玩耍。他对我没有性别界限,上来就拉我的手,走,正好陪我下去打球。而我这样被他一路拉着走出楼梯口,正好遇见想到了什么,又折回来想找我的男生。

他连解释的机会都没给,而我张张嘴,最后选择沉默。那个时候我心里只怕一件事,就是他发现我撒谎了。我为了可怜巴巴的尊严,只好眼睁睁看着他愤然离去。年轻的感情就像是冰,被赤诚地真心融化,又被尖锐的自尊心磨砺得刀锋清冽。

长大以后,我们终于明白要让对方心里有你,你必须先把对方放进心里。付出信任,才能收获柔软。可是成熟以后,我们心里的茧随着年华逐渐增厚,变硬,在怕和爱之间,我们总欠缺那么一点勇气。

大概越是在乎深爱,就越想要保护自己。值得安慰的是,前两个故事的后续是,方峥重新找到曹胖子恳谈了一次,她把自己的壳逐一剥开,得到了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她说,原来当你彻底放下壁垒,得到的会是对方全部的盔甲。

而我们的小瑾依然在相亲战场厮杀,她说现在懒得化妆了,她想要告诉未来另一半关于她本来的面目,这样会活得更坦然一些。

其实我后来很多年后跟喜欢的男生又有了交集,终于可以对他说声,当年我喜欢过你。然后收到他一句真诚的我也是。窗外夜色迷离,我们相识一笑的影子也渐渐重叠在这个城市的变幻里。

关注微信公众号:南风录

心中默念一个人并回复“我想念你”

你将会收到远方的人给你的回信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