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氏源流,与平遥关系较大

武姓六出。一出姬。公元前770年,犬戎入侵西周,周幽王被杀,周都遭破坏。周幽王之子宜臼(周平王)受申、许、鲁等诸侯拥戴,在申即位,后迁雒邑,史称东周,因其掌心有一“武”字纹路,被赐为武氏,为周朝大夫,后来他的子孙,因而以武为氏,史称武姓正宗,是为河南武氏。二出罗。据《世本》载,“出夏臣武罗”,其后子孙亦称武氏。三出子。据《武班碑》载,为商王武丁之后,汉代武班即是。据《风俗通义》载,春秋时宋戴公之子司空,死后谥号为“武”,史称宋武公,其子孙以其谥号为氏,亦称武氏。四出强。据《风俗通义》所载,汉朝武强王梁,封地在今河北省武强县,其后代因封地“武强”简为武氏。五出复姓武安、武疆。战国时,白起因功封为武安君,其后子孙以封爵“武安”为氏,称武安氏。因周顷王之孙姬满的后裔曾被封于武疆,因而以地为氏,称武疆氏。六出唐代冒姓或被女皇赐姓。

据国内考古历史典籍记载,武姓最早发祥河南,其后再次不断繁衍,向邻近山西省迁徙,后来不断向河北、山东、安徽、陕西、四川等省分支。在商史上,武氏先前人物活跃。灭夏后改名武汤、成汤之商王朝建立者汤;有在位59年、商朝颇有作为国王殷高宗武丁,有西周时殷国国君武庚。其后在河南商丘建宋国,为宋戴公,其子在位18年,死后被谥称为宋武公,武公的后代也已谥号“武”作为姓氏。至汉时,山东武氏一直兴旺显赫。汉前宋,武行德,相貌俊美,家里甚穷,以卖柴为生。晋祖镇守弁门到郊外游,见行德卖柴,对其相貌惊讶,见其担柴特重,则留在帐下作侯虞。后作战时行德被契丹俘虏,武行德杀契丹官,占据河阳,不久归顺汉,当了河阳尹,入宋,官太子太傅。武氏郡地始源于战国秦庄襄王四年置郡,在进山西五台山和管涔山以南、霍山以北地区。北魏复为郡,相当今阳曲、交城、平遥、和顺间的晋中地区。文殊道场五台山是武姓祖庙,历史记载曾经是殷商武丁大帝天然金字塔,神话传为赫胥氏太阳神的祭坛。魏晋南北朝时期至隋唐,武士彟之前世代务农,到武士彟毅然弃农经商,经营木材生意,恰遇隋文帝、隋炀帝大兴土木,家财节节看涨,社会地位随之而高,积极官场钻营,乃最早劝李渊太原起兵人物之一,甚至捐出家产供李渊打拚,万贯家产可舍弃,自家性命可不要,甘冒毁家灭族之风险,也要强登政治舞台。其投资得到丰厚回报,唐建国定鼎长安之后,被列为从龙功臣,为开国元勋。一路官运亨通,武德三年即拜工部尚书,娶弘农杨氏为妻,生武则天。杨氏92岁高龄卒于咸亨元年。贞观九年,李渊去世后武士彟随之而亡,时武则天已12岁,随母扶棺回山西并州文水老家葬父。武则天自幼才貌出众,精通文史,机敏过人,名闻京师。14岁时被太宗召进宫中为“才人”,赐号“武媚”。太宗崩,则天削发为尼,居于感业寺。高宗复召入宫,封为昭仪。永徽六年(公元655)立为唐高宗皇后,显庆五年(660)受高宗委托处理朝政,后号天后,与高宗并称“二圣”,生有四子,依次为李弘、李贤、李显、李旦。戴初元年(公元690)废睿宗,自称圣神皇帝,改国号为周,改元天授,建都洛阳,史称武周。公元705年,武则天还政于庐陵王,半年后亡。则天乃史称唯一女皇,在位15年,颇有作为,维持社会升平,上及贞观,下及开元。在位改《贞观氏族志》为《姓氏录》,将武家列入第一,重用武氏家人,成强宗之势力。武则天亡后,李姓王朝狂杀武氏,据史载,不少武姓族人想河北、北京方向和四川方向逃散。有隐姓埋名者,有改姓易名者,余“生不改名,死不改姓”者,皆忠勇也!

宋代至清代,武姓名流甚多。北宋著名画家武宗元,善画道鬼神,行笔流畅。元朝武祺,著有《宝钞通考》。戏曲家武汉臣,所作杂剧甚多,今知有10种。明昌间名士,武元直,善画山水,能诗文,作品有《莲峰小隐图》、《渔樵闲话图》、《东坡游赤壁图》等。清代武亿,著名学者,乾隆进士,创办范泉书院,亲自讲学,治经史,精于考订金石文字,著有《经读考异》、《群经义证》、《偃师金石记》、《授堂诗抄》等。武禹襄,清代武式太极拳创始人。

2016年4月5日,平遥县副县长王东光出席县谱牒文化研究会举行的廉庄村《武氏族谱》首发式,见证了编写者向县史志办和档案局赠送了《武氏族谱》。 平遥县廉庄村《武氏族谱》由今年83岁的武振纲先生主编。纵观《武氏族谱》,字里行间蕴藏着寻根问祖的民族情结,跳跃着这个家族的一个个生动故事,也折射出了时代的发展变迁。

平遥乃至山西人仰慕之家族武氏

武氏家族原为山西平阳府洪洞人。从元代顺帝(1328年)迁平遥,始18代,谓耕读世家。光绪初年住城内小北街,临市井喧嚣,举家迁城内东北“德清堡”,俗名“中堡”、“金堡”。家族自武开胜始,往下连续四代人,有的经商中从不废读,有的百折不挠专攻学业,有的读有所得,不断进取,有的从小学有所好,早日成才,成为平遥乃至山西人仰慕之家族。

武开胜,文奎阁典籍,早年入介休北辛武大财东冀定国设平字号“乾盛亨”布庄。由于他勤于学习,未及中年便升任布庄大掌柜。在此期间,业务遍及秦、陇、鄂、豫、齐、鲁大地,虽繁忙终日,稍有空隙,手不释卷,教子女幼即开读。子日中于十几岁到三十二岁前十余年中读有心得,每日必到铺为父帮忙。后被财东看中,请入号内,接任大掌柜一职。

子日中(1834—1897),字正南,中议大夫,诰授昭武都尉,敕封文林郎,候选都阃府,从小好读。为家计虑,入“乾盛亨”布庄代父经营。他一生轻财好义,不畏强权,惟见有学识者则敬之、重之,言愈谦,心愈下。由于学有前瞻,建议冀财东将布庄改营为正在中兴之票号。未久,号业鼎盛,号内百余人,分庄数十处,很快挤升为“平遥十大票号”之列。尽管如此,日中不骄不躁,忙里偷闲,从未中断读书。有时巡察分号,必载书数卷,旅途少息,披阅无倦色,往往彻夜不眠。

对待其四子一女,家教甚严,不惜重金寻师求教,子孙数人,个个学有所成。在其临终前三日,口授传世家训,日后,世代要遵“遗金满籝不如一经”,“尔兄诸子读书,苟能吃半碗粥,毋废读。”

清末大学者俞樾(1821—1907),字荫甫,官至翰林院编修,河南学政。其著名弟子徐琪(1949—1919),字花农,曾任山西乡试副考官。日中三子丕文中举时,与之建师生谊。当俞、徐闻日中事,俞樾先生不惜金贵笔墨,为日中亲笔书墓志铭。

孙辈为日中所生四子一女,他们受长辈身传言教,重文重教,个个可为时人楷模。

四子中长子宏文(1856—1894.4),字广章,光录寺署正,覃恩加六级,诰授中议大夫。自幼家学,后与二弟三弟从读,对师长口授句读,该必使熟习而后已。那阵,父独自一人从商,瞻老母、姑及兄嫂,养子女五人,宏文不忍坐视。为助父一臂之力,年十七据理力争,弃儒经商,入蔚泰厚票号效习。先于平遥总号,光绪十一年前后在京都重地分号驻班,未久,远赴三千里之地吉林履职,光绪十五年前又至水路迢迢之乡福建分号领班。正值大展鸿图之际,回籍下班期间,受父命辞号主理家政八年余。从商及主理家政二十五年,代父之忧。

虽为此重担,间隙中从未间断书卷之道。依照祖训,不惜重金聘名师名教,全力支助弟妹及侄辈专心攻读,使他们终有所愿。如此上为父分忧,下为弟妹操心,未久积劳成疾,不幸先父而亡,年42岁。

次子同文(1862—1910)字老良。原名显,入学后改耀西,后改同文。仕官位至道台、二品衔,顶戴红顶花翎。自幼聪颖,性格爽朗刚毅,善交友。受父兄影响始攻读,“七龄博得亲心悦,能解三才天地人,”九岁熟读《易经》,尝作诗。十五岁读《春秋》;十八岁与弟应童子试未果,重新振作与弟丕文入京拜平定人癸未进士,工部主事张九章为师,二年余,师政刘班,请临县胡夫子为师。后从张建勲状元,杨崇伊为师。历经艰辛,终得29名举人。

戊戌年居家,与陈虎臣,赵宪文为百姓子弟读书之便在麓台庙创办“励志学堂”。后虽因康梁变法和光绪皇帝新政失败,学堂停学,但此举首开平遥及山西创办新学之先河则是无疑的。

同文在汴仕官期间,曾专门到鄂考察矿务及学务。亦专门飘洋过海,到南洋考察学务。他己从己学,思虑民众子弟读书学习,重文重教,步上新的台阶。

在汴、津为官十余间,同文勤于政事,“民声称颂”,上司谓“道员中不可得,实属可嘉”;政事之余,从未放松对经史子集和各类可阅之书的阅读。

三子丕文(1864—?)字遁夫,又名潜,后享一品封典。

该从小与二兄阅读不叙。光绪十五年乡试中举。时任山西乡试副考官,后任广东学政。官至兵部侍的徐琪字花农阅其卷,高度赏识其才学,二人结师生谊。要知道徐花农为清时大学者俞樾最得意门生之一。后学丕文如无真才实学,受著名学者性高官赏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光绪二十一年,丕文获贡士,殿试中二甲十一名进士,钦点即用知县,指分四川。在川任职数处,调任清溪“广筹经费开师范班”;赴任云阳举办高小甲乙两班、初号一班,师范一班,共计四班,生员140名,丕文在政期间,将教育发展为关心百姓子弟识字读书,此乃强国之本,高度重视,相传一百姓子弟很想读书,但家贫如洗。丕文获知,安慰此子,“如付束,由本官傣银出”后该子入学,全家及村百姓称赞武大人好官。

四子绪文(1873—?),字绍卿,因读帝字,通称武鲁,该性情较为浮躁,父反复教导嘱托,宜学沉静刻苦用功。深受家庭熏陶,亦较早识字断文。初参加山西汾州府试,荣获案首,二老喜形于色。

一女为兄妹五人行三。虽为女子,亦学亦读,后嫁光绪十九年恩科举人郭腾蛟。生有三子,甚聪明好学,后俱成才。

第四代同文子鼎铭,后嗣长门,为长曾孙祖父日中视其资质不甚敏捷,作文写字不及父叔,如能笃学用功,自可成才,入学以来,祖父两代日见其进步,众心甚慰。果不负所望,早年即为汾州府增生,与四叔共进。

武氏后人,学有所成,代不乏人,为我平遥古城之荣耀,更为晋商之荣耀。

王夷典

“平遥家的”孙氏:很有才 很任性

孙楚(?-293年),字子荆。太原中都(今山西省平遥县西北)人,西晋文学家,官至冯(píng)翊(yì)(今陕西大荔)太守。孙楚出身官宦世家,他的祖父孙资,魏时任骠骑将军;父孙宏,任南阳太守,因此孙家可谓官宦世家。

孙楚“才藻卓绝,爽迈不群”(《晋书》)。但太有才往往也就有了任性的资本,孙楚便是,他恃才自傲,卓尔不群,和群众的关系和领导的关系都不怎么样,因而仕途坎坷。但他性格豁达豪放,这从他的诗作《征西官属送于陟阳候作诗》可以看出来:

晨风飘歧路,零雨被秋草。倾城远追送,饯我千里道。三命皆有极,咄嗟安可保。莫大于殇子,彭聃犹为夭。吉凶如纠纆,忧喜相纷绕。天地为我垆,万物一何小。达人垂大观,诫此苦不早。乖离即长衢,惆怅盈怀抱。孰能察其心,鉴之以苍昊。齐契在今朝,守之与偕老。

“天地为我垆,万物一何小”,这是何等的大气象!

孙楚朋友不多,但他有个很不一般的好友,叫王济。王济非等闲之辈,他是太原人,少年时风姿英俊,气概超群,既长于骑射,又精通《易》及《庄》、《老》,文章风流,因此深得晋武帝欣赏,做了驸马。王济久闻孙楚有才,有人向王济问及孙楚的人品,王济说:“此人你不可貌相,我要亲自目测。”经过一番面试,他用八个字评价孙楚:“天才英博,亮拔不群。”从此二人惺惺相惜。孙楚的任性,也在与王济的交往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孙楚年轻时因久不见重用,曾一度想隐居。有一次他告诉王济,想要“枕流漱石”。其实孙楚把“枕石漱流”口误为“枕流漱石”。“枕石漱流”是过去把文人雅士对隐居的一个小资的表达,意为枕着山间的石头睡觉,以清泉漱口,以表示隐居是一件很清雅的事。而孙楚却口误说成“枕流漱石”,王济就笑他:“流水是不可以枕的,石头也不能用来漱口的!”孙楚不仅知错不改,反而将错就错狡辩道:“所以枕流,欲洗其耳;所以漱石,欲厉其齿。”用清泉濯洗受世俗纷扰的耳朵,用石头磨砺牙齿使其保持犀利,这格调比“枕石漱流”更高一筹,因此“枕流漱石”这一成语就这样将错就错流传下来。

孙楚有一怪癖——学驴叫,而且学得维妙维肖,王济对他这一特长很是赞赏。王济死了,孙楚到王济灵前恸哭,宾客都跟着掉泪。不料他哭了一会,擦干眼泪对着灵床说:“先生常爱听我学驴叫,如今先生去了,我就再为先生叫一回,且当送行吧!”说罢,旁若无人地引吭作驴叫数声,这匪夷所思的举动逗得大家也是醉了,忍不住哄堂大笑。孙楚恼怒地骂道:“你们这帮家伙才该死!”

孙楚就是这么个任性的人。

孙楚有个孙子名孙统。孙统生活于东晋时期,他的才气比不上爷爷,而放荡不羁却完全继承了爷爷的秉性,整天游山玩水。曾被征北将军褚裒(chǔ póu)命为参军,嫌累不干。后来做了个县令,也心思全不在公务,依然纵游名山胜川。《世说新语》说他:“每至一处,赏玩累日,或回至半路却返。”如果不是王羲之,如果不是《兰亭集序》,后人可能不会知道这个浪荡公子。

东晋穆帝永和九年(公元353年)三月三日,身为会稽地方长官的王羲之,在山阴(今浙江绍兴)兰亭举办了一次“修禊”的集会,集会上客人们玩着“曲水流觞”做着诗,畅叙幽情。活动最后由书法水平和名气都最高的王羲之乘着酒兴,挥毫为这些诗写序文《兰亭集序》。这次聚会本来就是一场“二代的游玩”,因为聚会集合了当时有头有脸的41位官二代、富二代、士二代,其中有的在当时也是官居要职。但这次聚会却因一篇《兰亭集序》而流芳后世,成为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次“雅集”。作为山西人不能不知道,在旷世的兰亭雅集中,有两位“平遥家的”,其中一位就是孙统,另一位是孙绰。不过当时孙统就是个不好好上班的浪荡公子,孙绰却已是皇帝身边人(尚书郞)了。

附:

孙统《兰亭诗》

茫茫大造,万化齐轨。罔悟元同,竞异摽旨。

平勃运谋,黄绮隐几。凡我仰希,期山期水。

地主观山水,仰寻幽人踪。回沼激中逵,疏竹间修桐。

回流转轻觞,冷风飘落松。时禽吟长涧,万籁吹连峰。

孙绰《兰亭诗》

春咏登台,亦有临流。怀彼伐木,肃此良俦。

修竹荫沼,旋濑荣丘。穿池激湍,连滥觞舟。

流风拂枉渚,停云荫九皋。莺语吟脩竹,游鳞戏澜涛。

携笔落云藻,微言剖纤毫。时珍岂不甘,忘味在闻韶。

(张建武)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