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1年多,这家公司的股价涨到467.57元,今天,跌至10.31元,近日,控股股东被立案调查

资料图

此次公司控股股东双双被立案调查,是否会成为压垮全通教育的最后一根稻草?

7月21日晚,曾经的“A股第一高价股”全通教育发布了“关于公司控股股东及一致行为人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的公告”,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陈炽昌及其一致行为人林小雅(注:二人为夫妻关系)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二人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资料图

公告中,全通教育同时表示,本次立案调查事项系针对陈炽昌和林小雅个人,与公司无关,不会对公司日常经营活动造成直接影响,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一切正常。

公司将敦促陈炽昌先生和林小雅女士积极配合监管机构相关调查工作,并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陈炽昌、林小雅为全通教育的实际控制人,二人系夫妻关系。根据全通教育2017年一季报,陈炽昌持股1.99亿股,持股比例为31.44%;林小雅持股1636.22万股,持股比例为2.58%。

对于他们到底是因何种具体原因被证监会认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目前暂时还并未明确。

而引人注意的是,在今年一季报公布之前,陈炽昌、林小雅夫妇分别进行过一次减持,时间刚好掐点在首发原始股解禁之后、2016年业绩快报公布的10天前。

根据全通教育2014年1月10日发布的招股说明书,当时,陈炽昌持股2066.68万股,持股比例为31.89%;林小雅持股258.33万股,持股比例为399%。经过2013年度、2014年度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以及陈炽昌增持、认购股份之后,陈炽昌持有全通教育2.10亿股,其中1.71亿股为首发前限售股,林小雅持有2131.22万股,均为首发前限售股。

今年2月13日,全通教育首发前限售股解禁,其中陈炽昌此次可解禁的股份为5174.15万股,林小雅此次可解禁532.81万股。而限售股到期前三天,全通教育就公告了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股份减持计划。

2月16日,林小雅就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49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78%;2月17日,陈炽昌也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11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4%。二者的减持均价分别为16.64元/股、16.92元/股,以此计算,分别套现8236.8万元、1.8612亿元,夫妇二人累计套现约2.6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月28日,全通教育披露了2016年度业绩快报。而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15年修订)》规定,在上市公司业绩预告、业绩快报公告前十日内,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证券事务代表及前述人员的配偶不得存在买卖本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种的行为。

股价下跌,业绩下滑

受控股股东被立案调查事项影响,截至上午收盘,有着“中国教育第一股”之称的全通教育股价跌至10.31元,按目前复权价计算,相比2015年股价最高点,股价下跌高达90%。也有分析称,全通教育的市值,从曾经的500多亿,跌为如今的65亿元。

来源:同花顺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从事家校互动信息服务专业运营机构的全通教育,于2014年1月登陆创业板。

2015年头顶“在线教育第一股”的光环,全通教育开启股价飙涨模式。2015年3月,全通教育就以199.90元/股的价格取代贵州茅台,成为当时沪深两市第一高价股,市盈率一度达到800倍。

之后,全通教育股价一路狂奔。2015年5月13日,全通教育触及467.57元的历史最高价,这一价格也成为A股史上第三高价。彼时,全通教育的动态市盈率已经超过1600倍,成为国内市值最大的教育类上市公司。

之后,股价一路下行,近两年来,市值缩水严重;另一方面,公司业绩也开始出现下滑。就在今年7月16日,全通教育发布了2017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今年上半年将改变以往的盈利状态,预计亏损1300万元~1800万元。

资料图

全通教育在公告中称,该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是业务结构变化、增加技术人员及研发投入、本期投资收益同比减少三方面。其中,业务结构变化及新业务竞争加剧导致全通教育本期业务利润率同比下降。

不仅如此,EdSaaS 等业务2016 年下半年以来新进入多个区域,使得相应人员、市场等成本费用增加;EdSaaS 等业务增长带来应收账款规模增加,也导致本期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同比增加。

事实上,据公号“蓝鲸教育”报道,自2016年第四季度以来,全通教育的业绩已不复此前的高速增长状态(如下图所示):

来源:蓝鲸教育

另外,近两年来,在投资并购方面,全通教育也先后两次折戟。

2016年8月,全通教育曾策划过交易价格在28-40亿元之间的重大资产重组,但最终因“交易金额较大,标的资产的评估工作量大且程序复杂,使得重组进度受到影响。同时,本次重组在后续时间安排、核心条款等方面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全通教育不得不在2016年10月宣布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

今年3月23日,全通教育还策划了一起重组,但由于交易双方在核心交易条款上存在分歧,未能就交易方案的重要条款达成一致意见,终止此前筹划的重大资产重组。此次重组涉及的标的资产属于国际教育及留学服务领域,可能涉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预计交易金额在40亿-45亿元区间。

屋漏偏逢连夜雨,外界担忧,此次公司控股股东被立案调查,是否会成为压垮全通教育的最后一根稻草?另外,陈炽昌的创业故事也为外界所聚焦。

从数学老师到上市公司董事长

时间回到上世纪90年代初,作为广东一所中学的数学老师,陈炽昌迎来了中国计算机时代第一波浪潮。他参与了学校信息化的建设工作,发现家长对孩子校园各种信息需求很大,却苦于缺乏获取信息的渠道。教师和家长对信息的需求,成为陈炽昌第一次创业的目标。

陈炽昌和妻子林小雅

1995年,陈炽昌离开学校,和几名大学同学合伙在广州创业,主要业务是解决家长对孩子的信息需求。“当时没有任何经验,第一次创业当然没有成功。”陈炽昌说。“伙伴们先走了,但我还是想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或许就是他的那份“不忘初心”的坚持,为他未来的事业埋下了种子。

没有人预想到,21年后,陈炽昌会成为中国在线教育企业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回顾创业初期的计划和理想目标时,他说:“心目中的理想目标,我真没有,现在也不知道。但是我有恐惧,我最怕一事无成,我希望做一些有价值的事来实现自己的价值。”事实上,他所做的每一次探索,都是为了解决一些教育的“痛点”;他事业的每一次进步,也是因为就抓住了中国教育发展的需求。

2003年,中国信息产业飞速发展,他决定继续做之前喜欢做的教育服务业。后来某电信运营商找到了他,提议合作为家长提供学生在校的信息服务:家长短信箱。由于有之前做老师的经验和在学校的人脉积累,很快他的团队发展和壮大起来。三年后,全通和广东移动合作正式向市场推出“校讯通”。

进入2005年,互联网、手机、笔记本电脑开始大量普及,信息化技术推动教育创新变革。同年,他和一群年轻的创业者创建了全通教育,定位于教育科技服务领域,致力于打破教育的物理和阶层界限,让优质的教育资源和服务到达每一个学习者。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陈炽昌带领全通教育,不断研发科技含量更广更深的产品,面向全国教育布局。不到十年,从中山起步,从服务一所学校、一个班级,到如今服务55,000 所学校、300 万名教师、4,000 万名家长和811 万名学生用户,全通教育最终一跃成为中国K12基础教育领域最大的服务运营机构。

陈炽昌将全通教育发展历程描述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起步阶段,主要聚焦在用户规模和服务能力上。“一开始,我们既想做好产品,又想做好服务,还想扩大规模。但后来我们意识到,软件在实施服务的过程中,成本会持续提高,规模化很关键。最终,全通选择先扩大规模并提高服务能力。这样我们就可以雇更优质人才来做更有竞争力、用户更满意的产品。”

第二阶段主要聚焦在产品的技术研发上。“当服务能力达标后,关键就看你能用什么样的产品让客户满意。”

第三阶段主要聚焦在服务和产品阶段,也就是软件服务规模化,这是一种创新的服务模式。“现阶段,全通教育已将产品做到更具规模化。简单来说,全通教育涵盖“智慧校园”、“智慧教育”和“在线教育”三大板块。”

经过不到十年的发展,2014年1月21日,广东全通教育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创业板上市。上市之时,陈炽昌也收到了来自外界质疑的声音,但他认为,这其实就是对全通教育的鞭策。“我们不敢不专心,也不敢做错一件事。我们只能更拼、更用心,这样才能交付市场对我们的信任和期望,也是一个教育企业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

能否再造昔日辉煌

陈炽昌一直将自己的公司定位为教育服务公司,而不是教育服务的互联网公司。他说:“我们对学校来说是提供软件和服务的公司,但是对于个人来说是提供互联网教育的公司。

在很多公开报道中,陈炽昌是一个更愿意谈支持年轻人创业话题的人,他曾说:“马化腾说,把半条命交给他(合作伙伴)。我们鼓励他们自己创业,通过孵化、加速器阶段,若有更好发展空间,我们鼓励他们创立公司,我们做投资人,提供资金、大数据、推广平台等资源支持。”

面对如今的年轻人,是否会让陈炽昌回想起自己的创业历程?陈炽昌说,我不往后看,我只往前看,看公司5年、10年后是什么样子。“一个管理者要带领团队去一个(之前)到不了的地方,以后我们提供的教育是以‘你’为主,教育是让‘你’成为‘你’想成为的人。可能三五年后,通过在线学习,这些就可以实现。”

陈炽昌很推崇的一句名言是"持志如心痛"。这句出自王阳明《传习录》的话,说的是守持自己的心志,就如同心痛一样,一心在痛上,岂有工夫说闲话、管闲事?陈炽昌说,教育事业本身就是一个"慢行业",推动教育事业的发展,恰恰离不开这份坚守。

近几年,全通教育也在各地推动“互联网+教育”的落地。作为K12基础教育领域里最大的运营服务机构,陈炽昌认为,互联网+”是国家的宏观的战略,而在K12基础教育领域里,他的观念是“教育+互联网”模式。

“学生从幼儿园到基础教育阶段,未成年人几乎不能自我学习,这一阶段学校整个服务体系都很完善。自互联网诞生之后,学生可通过网络吸收更优质的教育资源。但年龄是有规律的,在K12基础教育领域里,我认为更多的是利用互联网技术、内容以及资源给学生创造更好的教育条件。”

此外,全通教育还开展了和教育部的合作,并与教育部共同设立了在线教育基金。“在线教育基金的意义就在于鼓励更多教育从业者投身教育信息化发展,让教育科技技术与实际教学有机结合。”陈炽昌在谈及合作与设立基金的初衷时说。

全通教育还获得了国家发改委的授权,作为牵头单位在中山建设“互联网教育系统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这是中山市首个国家工程实验室。作为实验室的负责人,陈炽昌认为,这标志着中山市和全通将站在国家层面,汇聚全国研发能力,以先进科技实现教育科技服务产业化的目标。

目前,全通在做互联网与教育的连接器方面,已经形成相当规模的汇集了教育资源和教育参与者的教育大数据。陈炽昌说,未来公司的目标是成为“中国最值得信赖的教育信息化专家”。

作为中国在线教育上市企业的创始人,陈炽昌曾说,20年前短暂的从教经历,造就了他一辈子的教育情怀。在创业的道路上他也曾做出了多次尝试,他深深地领悟到:教育是能做一辈子的事业。

如今,全通教育若想回归昔日的巅峰时期,不知他是否还有力回天?

购买杂志请戳抢购

300米空中思想碰撞
下单24小时内发货
¥20立即抢购

二手车万亿鏖战
下单24小时内发货

¥20立即抢购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版权说明:我们转载的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经理人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