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象网讯(麒麟/文)与贾跃亭相关的企业,还有酷派……


从贾跃亭接替郭德英出任酷派集团董事长之后,酷派就渐渐远离了我们的视线,直到最近乐视资金危机的全面爆发。


7月3日,因为持续停牌等原因,恒生指数公司发布公告,将酷派集团从恒生综合指数、恒生港股通指数等多个指数中删除。


7月11日,深交所发布公告称,因恒生综合大型股指数、恒生综合小型股指数实施成份股调整,将酷派集团调出港股通股票名单。


7月14日,易方达基金发布估值调整公告称,根据中国证监会《关于进一步规范证券投资基金估值业务的指导意见》的有关规定,自2017年7月14日起,对旗下证券投资基金(ETF除外)持有的“酷派集团”按照0.11港元进行估值。


也就是说,酷派的股价估值被砍掉了85%。


成立于1993年的酷派,2002年转型进入手机研发领域,2012年酷派销售额曾破百亿,在国产四巨头“中华酷联”中,排名第三。


据酷派2017年第一季度财报,前三个月亏损约4.6亿港元,上半年亏损额预计将扩大到6亿-8亿港元,去年同期为1.6亿港元。


2016年8月,乐视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当时有报道称,据专业人士保守估计,乐视与酷派在2016年的总销量约为5000万—6000万台,有望跻身国产手机三甲。2017年,双品牌总销售量有望突破1亿,将冲击国产手机冠军的位置。


而实际数据是,2016年年底,酷派出货量仅为1500万台。


2017年,酷派希望出货量能达到2000万-2500万台,但能否实现,在现在看来还是未知数。


财报和销量,是衡量一个企业财务状况的标准。对于一个手机制造企业而言,最重要的还是产品,但酷派在产品方面的情况要更糟糕。据第一手机界研究院的数据显示,酷派在今年5月国内手机市场的排名为第13,更可怕的是在市场中,酷派一款畅销机型都没有。


这对于一个手机制造企业而言,无疑是致命的。卖手机的却没有手机可卖,这就尴尬了。


在贾跃亭看来,乐视收购酷派,是想通过酷派既有的智能终端覆盖更广人群,把大量酷派用户转变为乐视生态用户。将酷派打造成为乐视全生态的成长和扩张添加重量级筹码,甚至成为乐视生态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随着乐视生态链的土崩瓦解,和酷派产品更新方面的问题,之前的设想在现在看来,就像空中楼阁一样飘渺。


但酷派并不是没有出路,作为手机制造企业,二十多年来的技术积累不容小觑。酷派前董事长郭德英曾自豪的称,“酷派2005年把双卡双待研发出来,最终成为一个中国的世界标准。双卡手机,我们是发明者,更是标准的创立者。”


双卡双待只是酷派的技术缩影,酷派的应用协同功能、三笔定位、私密模式和流量安全监控技术还分别荣获了第十三、十六和十七届中国专利奖。


据统计,目前酷派累计已持有10000余件专利,并在全球已拥有七大研发中心。此前,酷派每年都会投入10%的销售额,用于标准研究与创新研究。


作为较早进入欧洲市场的中国手机品牌,截止目前,酷派在欧洲已推出8款产品,涵盖高中低各个价位段,能满足不同消费群体的需求。从地域上看,酷派的业务范围已覆盖中东欧、西欧等近30个国家,与T-Mobile,O2,TAG,TeliaSonera(北欧电信)等100余家运营商在欧洲多国均有合作。


如果酷派能够将产品定位更准确化,走一回“小而美”的路线,凭借多年来的技术和渠道积累,或许能搭上“最后一班车”。同时,对乐视手机和贾跃亭而言,也将起到雪中送炭的重要作用。


这并非不可能,毕竟酷派近期在海外市场的动作频繁。诺基亚怎么样?不也回来的了吗?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飞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