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缘这个东西,真是无解。自由二岁多第一次见爷爷。那个场景,确切地说是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当时,我抱着她,指给她看,并向她介绍:这位就是爷爷。小小的她,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睁得大大,目不转睛地盯着爷爷看。我理解那时的她,以前爷爷只是一个称号,即便叫爷爷也是别人家的爷爷,现在终于见到自己的亲爷爷,活的人啦,要把爷爷刻到心里去。让我不可理解的是,人家不让任何人抱,爷爷要伸出手来时,她就往爷爷怀里扑。更让我不可理解的是,爷爷去哪儿,这个小家伙就跟着去哪儿,甚至爷爷去喂鸡啥的,她也屁颠屁颠地跟着,也不嫌脏臭啦。我这个妈妈也不再被她依恋啦。

对姥姥的依恋已留在昨日

遵循着隔一年回爷爷家一次的规律,自由在四岁多时又见爷爷了。这次,她与爷爷的“亲腻”更多地体现在对我要求上。去之前,给她备衣物的时候,她就啥都想着她爷爷。“妈妈,给我爷爷也买个,爷爷也会冷,也需要的。”等到了爷爷家,那更是不拿父母的钞票当回事啦。开口闭口就是给爷爷买买买。那个大方劲儿啊,从没见过她对别人如此过,即使她的父母,即便是从小看她长大的姥姥姥爷。我清晰地记得,有次我给我亲爸买衬衣,因为搞活动,买了两件。回到家后,这家伙的第一反应就是:“妈妈,你疯了吗?买两件,买一件就行,日子还过不过了。”等到给爷爷买的时候,人家就会问我:只买一件吗?

综合这两次相见,都是在春节期间,前前后后加起来不过二十天。若是再除去与其他小朋友们一起玩,与妈妈一起睡觉的时间外,我想她与爷爷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可以以时为计,最多不超过48小时。

但是奇妙的是,就是这短短的时间,人家对爷爷的喜欢程度已是无以复加。想爷爷,爷爷好,爱爷爷之类的话就不停嘴。爷爷简直就是她的大红人。此外,说起她最爱的人,人家也会是妈妈、爷爷或者爷爷、妈妈之类的,只是顺序前后有异,但没有内容上的变化。以前听说爷爷要来,她就会要求我们:“咱们得去爷爷家接他啊,接了他后再来我们家啊。爷爷那么老了,自己怎么来啊?”对爷爷的关心那是不要不要的啦。

在爷爷要来之前,人家就安排好了:要与爷爷、妈妈一起睡。在得到我的确定回答后,她放弃了。现在,爷爷真的来了。当天晚上,人家就抱着枕头要与爷爷一床睡。可是,在此之前,她从没有与别人一起睡过,除了妈妈和姥姥外。她在爷爷床上趴了半个多小时后,又抱着枕头爬上我的床,要与妈妈睡了。

还有一次,我带着这一家老小在外吃饭。爷爷觉得不合胃口,吃得少。考虑到他喜欢喝粥,我就说不行回家把早上的小米粥热热给爷爷喝。结果,这小家伙就大叫起来:“妈妈,你疯了吗?给我爷爷喝剩粥!”那一刻,不清楚的还真以为我这儿媳妇怎么虐待老人呢。

罢了罢了,我也要认认清楚,毕竟他们是同姓的,我还是个外人吧。

她喜欢这个雕像,每次来都要抱一抱

给她买不起狗狗,总要满足一下她爱狗狗的心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