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落在A市环山半岛的私家别墅,曾经被地产杂志多次评为‘人类的理想天堂’,入住这里的居民,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据有关人士透露,A市排名前十位的富翁里,就有七位曾在这里购置房产。


    享有环山半岛黄金位置的一户一千多平米的豪华庄园内,亮丽的水晶灯里里外外的镶嵌着,好似耀了天上的星辰的眼。


    以至于,这天夜里,立在环山半岛最好的视觉位看星空,都会觉得暗然失色。


    原因是……今日是肖家的掌上明珠,在A市的富翁榜上排名第三的地产界龙头领袖肖德正唯一的女儿,肖梓童的八岁生辰。


    后院的私人游泳池里,碧波水澜中倒影出一个精雕玉琢的女孩的脸,那对如黑曜般的眸子在水中倒印出骄傲和灵动的色彩。


    她双手托腮,一头长发被整齐的束在脑后,用个精致的水晶蝴蝶结夹子固定好,绕成一个可爱的公主髻,额前剪着齐眉的刘海,再加上她今日穿了一身繁复的蕾丝公主裙,乍一看上去,就是从艺术家的油画里,从诗人的意境里,从那似真似幻的梦境里走出来的,仿佛一生下来就注定被万人捧在手心的公主殿下。


    “童童,你今天好漂亮呢……”


    肖梓童的身边围了一大群年龄相当的小男孩、小女孩。亦都出身不低,着装不菲,但是,所有的人只要往肖梓童身边一站,便会自动的暗然失色。


    说话的女孩一脸的羡慕,那对亮晶晶的大眼睛里闪着向往。


    要是……她也能有这样一张可爱的脸那该多好。


    上流社会里,子女都成了大人们攀比的对象,而像肖梓童这样的,自然是走到哪里都能耀眼夺目,成为大家的焦点。


    几乎是所有的母亲都怀着对她的喜爱和嫉妒这种矛盾的心理去关注她。


    能生出这么一位可人儿,她的母亲原本也该是位倾国倾城的美人儿,但事实却让人失望了,肖梓童的母亲并不十分出色,放在那些富家太太群里,只能算得上中等之姿。


    这让太太们更是嫉妒的抓狂,为什么明明相貌比肖太太好,生出来的孩子却没有人家那般可爱和灵动?


    因此,曾经有人质疑肖梓童并不是肖德正和妻子顾芸的结晶,而是肖德正和别人的孩子。


    这个猜测在夫妻双方默契的配合下,最终被击得支离破碎。


    “当然了,这可是妈妈精心为我订做的!”


    肖梓童一脸的骄傲,活像那展翅开屏的孔雀,粉嫩粉嫩的小脸微微扬起。


    对于旁人的赞美,肖梓童早在三岁之时就不觉得稀奇了。


    上流社会的孩子,经常出没这样的宴会,心态自然比一般的孩子要早熟些,听了肖梓童这话,几个女孩互相看了看,带着几分不甘,几分嫉妒的退出了人群。


    “童童,我们去玩捉迷藏吧?”


    一个长得胖呼呼的小男孩,一边啃着手里的美食,一边笑嘻嘻的建议道。


    旁边的小伙伴都附和起来,大伙都觉得这个建议不错,毕竟……在这样的场合,孩子那爱玩的天性被强制的压了下去,大多数人都是不自在的。


    现在,有人提议了,自然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


    肖梓童翻了个优雅的白眼,也成功的将现场的气氛降了下来,那个小胖子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说错什么了。


    “嗨……你们快看,那不是星辰哥哥吗?他今天穿得好帅气呢……”


    不知哪个女生兴奋的这么一说。


    肖梓童原本了无生趣的脸上立即像开了花似的,那对黑黑的眸子随着女孩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名十一、二岁的小少年正由下人领着往这边走来。


    那小女孩的话有些夸张了,其实少年的穿着和其他男孩无异,都是正规的宴会装。


    穆星辰的脸上带着几分与年龄不符的老成,举手投足间满是贵族王子的风范,见着女孩这边起了哄动,他并不十分得意,而是扬起嘴角,扯出一个淡淡的浅笑算作回应。


    肖梓童‘腾’的一声站了起来,拨开身边的男孩便往穆星辰的方向跑去,一张可爱的樱桃小嘴咧得像是开了花似的。


    原本骄傲的面容上,有了不一样的愉悦,仿佛这种愉悦只能为一个人而绽放。


    “辰哥哥,你怎么才来?”


    跑到穆星辰的身边,肖梓童亲昵的拉着他的手,抬着小脑袋,半撒娇半埋怨的看着他,从始至终,那张笑着的嘴就一直没合上。


    见到肖梓童拉了穆星辰的手,其他女孩也只能在心里埋怨几句,却不敢明着和她争。


    穆星辰低头看了她一眼,从怀里掏出个精巧的小盒子,笑着递到肖梓童的手上,带着几分歉意的说道:“童童,我迟到了,没生气吧?”


    说罢,宠溺的点了点肖梓童那可爱的俏鼻梁。


    这个小动作让原本就心里不痛快的小女孩们更是添了几分对肖梓童的怨气。


    有肖梓童的地方,她就是聚光点,就是人们捧在手心的公主,让人会自动忽略别人的存在,而此时,他们二人站在一起,就如同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和公主,无可挑剔的一对。


    肖梓童心里那仅存的一丝不痛快,都随着穆星辰这淡淡的一句话完全烟消云散了。


    穆星辰能来参加她的生日PARTY,比任何珍稀的礼物都让肖梓童高兴,她胡乱的摇了摇头,仰头带着孩子特有的直率,笑得如同刚偷吃了蜜糖的笨狗熊,哪里还有半分公主殿下该有的骄傲。


    漆黑的眸子里倒印出穆星辰浅浅淡淡,却又带着几分宠溺的微笑。


    一旁的大人们不知何时注意到了这纯真的一幕。


    “小芸,我们迟早要做亲家,你看,这两个孩子多般配”


    说话的是穆星辰的母亲,顾芸对这位还未长成的小少年也是颇有好感的,淡笑着点了点头。


    正在此时,一双如鹰般深黑的眸子突然紧紧的锁了起来,紧接着,一道黑影自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冲了出来……


    “啊……”


    肖梓童发出一声惊吓后的尖叫。


    原本和谐唯美的画面,原本梦境般相配的王子的公主,却是被人生生的隔开了。


    穆星辰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撞得往旁边踉跄了几步。


    肖梓童只觉得身子被人用力搂住,紧接着,粉嫩的小脸上灼热一片,她瞪圆了双眼,待看清楚眼前这个强亲她的男孩……眼中的惊吓变成了愤怒,继而再演变成屈辱,最后,公主殿下的骄傲让她扬起手掌,狠狠的朝男孩的脸上甩了过去……


    “啪……”清脆的巴掌声,张显了这位娇柔的公主殿下到底有多么的恶心眼前亲她的男孩。


    男孩捂着脸,他看着肖梓童眼中的变化,那不是愤怒……是讨厌!


    他原本只想证明自己也很优秀,他原本只想向她表达自己对她的喜爱,他原本只想引起她的注意……


    但是,她眼中的厌恶,却深深的刺痛了他。


    双方的父母已经将两个孩子拉开了,男孩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除了父母的赔礼道歉,他什么也听不见。


    肖梓童似乎还不解恨,她咬着牙,即使是生气却还是那般的可爱。


    她的唇一张一合,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但男孩却读懂了她的意思……


    那一年,肖梓童八岁,而那个莽撞的男孩的个子还不及肖梓童高,目测在七岁左右!


    男孩胖乎乎的小脸上,五个鲜红的手指印特别的显眼,他从起初的不知所措,到最后居然是咬着牙蹙起了双眉,那对原本漆黑童真的眸子渐渐的染上了一层阴戾……




 第二章  触碰记忆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棂,跳皮的洒在床上那熟睡的人儿的脸上,带着几分恶作剧的捉弄,在她的脸上留下星星点点的斑澜。


    肖梓童不适的伸出手背挡了挡,刚进入了黑暗,床头的闹钟却没命的响了起来。


    几乎是条件反射,肖梓童一个弹跳从床上坐了起来,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不知为何,昨夜居然会梦到小时候……


    那个场景已经过去了十六年,她甚至不记得那个男孩的名字,只有他眼中那抹受伤后的屈辱依旧清晰可见。


    甩了甩有些凌乱的长发,肖梓童快速的跳下床,今天是周末,她却不得不起个大早,原因是,学校里有个同事过生日,她约了几个要好的同事去挑礼物。


    这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那个过生日的同事是这所学校里出了名的富家女,礼物送得太寒酸又怕别人嫌弃,送得太华贵,又买不起。


    于是……几个家境并不富裕的女孩便商议着一同凑钱挑份能上得了台面的礼物。


    洗刷完毕之后,肖梓童看了一眼墙壁上的老式闹钟,时间尚早,离约好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回到房间挑了件简单的圆领连衣裙,配上唯一的鹅黄色单肩挎包,用手指将一头乌黑的秀发再顺了顺,正准备提前出门,却瞥见衣柜的角落里,那个尘封了多年的水晶盒子在折叠整齐的衣服底下露出了一个明闪闪的角。


    肖梓童的眼眸一下子暗淡了下来,脸上闪过复杂难忍的情绪,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将水晶盒子从最底层抽了出来。


    一颗颗如钻石般闪耀的水晶像是炫耀般,迎着从窗口射进来的阳光发出五彩斑澜的色彩,肖梓童握住盒底的手指像是掉进染色罐般,红白黄绿交错晖印着。


    打开水晶锁扣,肖梓童拿起盒子里唯一的一张全家福,终是渐渐红了眼眶。


    相片上的她不过十一、二岁,粉嫩粉嫩的小脸上挂着骄傲却幸福的笑意,父亲和母亲分别站在她的两侧。


    一颗晶莹的泪珠突兀的落在了父亲那温和的笑脸上,肖梓童的视线开始模糊……


    十年了,父亲离开人世已经整整十年。


    那一年,肖梓童十四岁,正是青春萌动的季节,不知道收了多少男生的礼物和情书,在那所让人仰视的私立学校里,她骄傲的像只孔雀。


    她记得那个唯美的夕阳夕下的傍晚,在校门口,她等得脖子都长了,却没有见到每日准时接送自己的那个司机。


    那是肖梓童唯一一次步行回家,半个小时的路程她走得异常气愤,心里还在盘算着,呆会到家铁定要好好数落一下接送她的司机。


    结果……就在那个唯美的傍晚十分,夕阳染红了肖家大宅上空的天,染红了妈妈哭得已经瘫软无力的身影。


    就在那一晚,肖家的辉煌不复存在,就在那一晚,她和母亲成了流浪街头、无家可归的人。


    肖梓童轻轻的抚摸着相片上父亲曾经慈爱、温和的笑脸。


    直到第二年,她才知道,父亲据说是犯了罪,挟款私逃后不知所踪,有人说父亲偷渡时落海身亡了,但尸体也一直没的找到,所以这些年来,她供奉的只是父亲的一些衣服而已。


    肖家所有的财产被封,虽然肖梓童和母亲都不相信父亲会做犯法的事……


    但是,所有的亲人朋友还是视她和母亲如过街老鼠,唯恐占了半点晦气去。


    曾经一度,肖梓童以为自己会这样倒下,但是,看到母亲的精神状况一日比一日差之时,她终是挑起了家庭的重担,一边上学,一边外出打工维持家计。


    “叮叮……”


    正当她限入痛苦的沉思之际,包里的电话适时的拉回了她的思绪。


    肖梓童抹了一把眼泪,这才记得约定的时间大概已经过了。


    “喂,媛媛,我马上过去!”


    电话是同事打过来的,肖梓童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过后的沙哑,虽然刻意伪装过,却还是没能平复。




 第三章  看望母亲


    挂上电话,将那尘封了多年的记忆轻轻合上,肖梓童的眼角还残存着思念和痛苦的泪水。


    到达市中心的高档百货商场时,肖梓童离大家约定的时间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


    三个女孩在商场逛了大半天,最后还是咬着牙用了自己大半个月的收入买了条上等的翡翠珠串。


    摸着空空如也的钱包,肖梓童有些懊悔,刚刚替母亲交了医药费,这仅有的二千块钱,是她留给自己的家用,却不想用在了这种无聊的应酬上。


    但抱怨归抱怨,她总不能每回都以‘家里有事’为借口推拖吧?


    久而久之,估计连校长都要挤兑她了。


    “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摸出包里的公交卡,跟着人群上了一辆开往市郊的车。


    今天是周末,没有特殊的事,肖梓童都会陪着母亲渡过,早上买礼物已经消耗了大半天了,母亲要是精神正常的话,一定得念叨她了。


    进了疗养院的大门,往左走是住院区。


    这里环境优美,医疗设备也比较先进,在A市算得上是顶尖的精神科中心,当然……庞大的医疗费用也是不可避免的。


    自父亲离世后,顾芸的精神便一天比一天差,刚开始那几年还能勉强干点活维持两人的生计,到肖梓童读大学的那一年,母亲的精神终于陷入了半疯颠状态,时好时坏。


    家里的东西常常被撞得七零八碎的,最可怕的一次,是肖梓童放学回来,找遍了整个公寓也不见母亲的身影,不得已下,她只好报警,最后……警察在十一楼的楼顶找到了母亲,当时,母亲的半个脚掌已经腾空了,若不是警觉来得及时,只怕肖梓童就真的成孤儿了。


    想起那一幕,肖梓童的心还是猛的颤了一下,即使事隔六年,她却依旧历历在目。


    也是因为那件事,肖梓童才狠下心来将母亲送进了疗养院,她可以不上学,但不能不工作,一家人的生计就压在她的肩上。


    进了这里,至少……母亲的生命得到了保障,不管她以后会不会好起来,肖梓童都自私的不希望母亲离她而去。


    “梓童,又来看你母亲呢?”住院部的护士熟络的与她打招呼。


    肖梓童轻笑点头,顺着电梯上到五楼,拐个弯走到过道的尽头,将路上买的新鲜水果和一些零食放在床头,母亲刚好从外头回来。


    见着肖梓童,先是一愣,而后露出了难得的慈爱微笑:“童童,我以为你今天不来了!”


    是的,平常肖梓童都是一大早就赶过来,今天有事担搁了,迟了大半天呢,顾芸的眼里泛着失落后的惊喜,似是寻着心里那唯一的牵挂一般,她看着女儿懂事的为她收拾房间,将一些杂乱的东西都分区放好。


    “妈,早上公司加班呢,我给前台那里去了电话,没跟您说吗?”


    肖梓童冲母亲笑着,眼中闪过一丝不自在,毕竟,说谎不是她的长处,但为了不让母亲担心,她必须经常这样做。


    “哦,好像有,我忘了!”


    顾芸有些着急,脑子突然又不清醒起来,急得她直拍自己的脑袋,肖梓童耐心的安抚着她,直到顾芸的情绪稳定下来,才左右拜托了护士,这才起身离去。


    肖梓童即使猜测过千百遍,也万万没有想到,向敏的家居然是在A市的环山半岛里面。


    车子是向敏派来的,环山半岛位置较偏,一般出租车又不让进,于是……这位寿星公便好心的安排了数辆豪华轿车来到学校里接人。




 第四章  激情盛宴


    夜幕一点一点的吞食了光明,环山公路上亮起了整齐明亮的路灯,将这条长长的弯道照得犹如一条盘山的巨龙。


    肖梓童的心里感概万千,事隔十年,再次踏入这里,居然是参加同事的生日PARTY,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死命的压住一般,久久透不过气来。


    曾经……她也这般奢华过!


    再美的夜景,再好的空气也缓解不了她此时的缺失。


    “哇……真美,有钱人真会享受!”耳边传来何媛媛那夸张的呼叫,带着让人遥不可及的羡慕,终究让这些穷人家的孩子羡煞了双眼。


    肖梓童拉回思绪,极免强的扯动嘴角,算作回应。


    这样的夜空,她仰望了十四年,早已不觉得有多么稀罕了,只不过……她所有的幸福都流失在了这片繁华的土地上,再次仰望,只觉得离自己太过遥远,远到让人不敢伸手。


    “呼……”的一声,黑色的宝马车旁边不知何时窜出了一部火部的悍马,擦着她们这辆车的后视镜,刷的一下便不见了踪影。


    “靠,玩命呢!”开车的司机吓了一跳,忍不住暴了句粗口。


    车子往旁边一摆,又恢复了正常的速度,再往前看,那辆火红的悍马只余一串张扬的尾气了。


    紧接着,一辆接一辆的豪华跑车都呼啸而过,男人的欢呼声和女人的娇笑声不断的回旋在山道里,余下一声声尾音,显得特别的突兀!


    “梓童,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豪车,激动死我了!”


    何媛媛不知何时已经拽住了肖梓童的手腕,激动的差点掐出血来了。


    是的,若不是向敏,她们这些平民百姓,恐怕一辈子都搞不懂奢侈的真正含义。


    车子进入别墅区后,驶进了一扇朱漆雕花铁门,再前行了好一段路才看到被水晶灯装饰的如同白昼的大厅会所。


    这里哪里像是居家的住所,在何媛媛看来,根本就是人类的顶极奢华,眼到之处,皆是珍惜物品,即使是墙角的装饰也极尽奢华。


    大厅里放着悠扬的音乐,穿戴华贵的公子、小姐正穿梭其中,人人脸上都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对于这样的宴会,肖梓童早已见怪不怪,所以,她表现的异常淡定,连个惊叹的眼神都显得奢侈。


    “梓童,你今天是怎么了?被向敏家的富有吓坏了?”何媛媛并不了解状况,只当肖梓童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


    她故作高傲的推了一把肖梓童,示意她别在这些富人面前丢了脸面。


    理了理新买的斜肩小礼服,何媛媛拉着肖梓童的手臂缓缓的步了那片专属于上流社会的天地。


    其他同事比她们要早到一些,已经三三两两的凑到了一块。


    将礼物交给负责接收的下人手里,肖梓童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悠扬的音乐声若有若无的回响在耳边,她断断续续的听着,食不知味的享用着那一叠叠装饰精美的点心。


    何媛媛还在小声的唠叨着什么,她回以浅浅的微笑,心里暗自庆幸自己来的时候将头发放了下来,此时随着她低头的小动作遮住了大半边的脸。


    事隔十年,上流社会的名媛和公子们应该记不起她这号人了,但是……肖梓童还是下意识的去逃避,心里像是装了颗定时炸弹似的,只要身边有人经过,她便会下意识的低头,侧脸……


    “呯……”的一声,烟花弹在空中绽放,由十米高的顶端猛然炸开,巨大的冲击力带动着里头五彩缤纷的彩带,四散而下。


    原本闹哄哄的大厅瞬间静了下来。


    “欢迎我们今晚的公主殿下向敏小姐……”


    男人轻佻的口哨声带着刻意的尾音,紧接着,从盘旋的白色阶梯缓缓走下来一个艳丽的人儿,她穿了身黑色雷丝露背小礼服,长长的拖尾足足有一米,一头粟色的长发盘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浅笑中带着一丝骄傲和自负。


    肖梓童静静的注视着向敏,今夜的她像极了曾经的自己,被人捧在手心,骄傲、不可一世,仿佛所有的男人都必须拜倒在她的裙摆之下。


    男人眼中的惊艳和女人眼中的嫉妒散布全场,肖梓童静静的收回了目光,不着痕迹的往角落里退了退。


    心里想着,一会跟向敏打个招呼她就回去了,这样的场合并不适合她。


    “谢谢大家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为了感谢你们的到来,今晚我将会带你们体验一场激情的盛宴……”


未完…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好看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