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在这里不去点名,而且纯属偶然,如果要说联想到哪个企业的话”这是白岩松在昨晚央视CCTV 13台播出的一期节目中所讲的一句话。近来央视的尺度可谓十分之大,矛头直指依靠海外投资的著名企业,更是多次引用历史资料和影像来说明监管部门对企业海外非理性投资的数次警告。


苏宁和融创被直接点名,万达更是成为了弦外之音。好事的小编随便数了一下,最近深陷各种流言蜚语的民营资本,还有海航、复兴、腾讯,安邦,明天等等;贴近A股的资本系中,清华系导演的“证券史上最大定增”刚刚宣布流产,向来低调的中植系则在“有节奏”地抛壳,一派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感觉。


海外投资在中国企业腾飞之后,也可谓高歌猛进,红红火火地发展了好几年。部分企业海外投资额更是超过了2000亿人民币,因此也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持续关注。监管部门已经开始关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发改委新闻发言人严鹏程认为这些巨额投资的动机与目的没有那么纯粹,“建议”有关企业审慎决策。


央视更是在7月18日CCTV13台播出的“新闻1+1”节目中直接讨论《企业对外投资,谁在“非理性”?》。



尹中立:转移资产!



节目中,白岩松不仅连线了社科院金融研究员尹中立,还多次援引了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周小川、钟山和潘功胜多名金融大佬对于非理性海外投资的警告。节目刚开始,更是直接表明,今年1-6月,中国对外投资合作同比下降45.8%。今年上半年,全国房地产业对外投资同比降幅超八成,仅占同期对外投资总额的2%;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对外投资同比下降82.5%,占同期对外投资总额的1%。


尹中立借此表明了自己的观点,认为今年的减少在情理之中,因为去年的对外投资数字实在增长太快。与其说,今年非正常下降,倒不如说是回到了一个正常的区间。而5个非理性投资的重点行业即为: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以及体育俱乐部。尹中立更是直指,这些并不是真实的、增加生产的交易行为,实质上就是一种资产转移的行为,就是把境内的资产转移到境外,而那些交易行为只是一个幌子罢了,万达集团就是他们实际所指,大肆收购海外产业,境外投资额超过2000亿人民币。


而之所以说这些投资为非理性投资,并非出自财产保值增值的理性目的,是因为这些文娱产业都不是企业的主业,并且大都为亏损产业,为什么还要把钱“扔到水里呢”?



白岩松:墙外开花,墙内很脆弱



尹中立再次分析道,中国企业拿着境内银行或是金融机构借来的钱到境外去“购买”资产。而一旦这些境外投资出错,境内银行的坏账必然会大幅增加,也就是增加了境内的金融风险。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同时,大大增加的境内金融机构的坏账风险。企业墙外去开花,但是墙内却十分脆弱。


很多企业明知境外投资不会赚钱,反而会亏,但是仍会坚定不移地选择境外投资,是因为他们看中了强现金流。



监管部门:洗钱很严重



很多企业看中国外现金回收能力强的产业,然而在国外金融圈,有一个共识就是一个企业如果经常和现金打交道,那么其涉嫌洗钱的可能性就相当大,这就已经动到了监管部门的底线。之前央行行长周小川早已提到,投资那五大产业并在境外产生纠纷,对中国没有很大好处带来的只有负面影响。外管局局长潘功胜此前更是直截了当地说,中国企业负债高企,还借一大笔钱去海外收购国际米兰等球队,就是在转移资产。


以海外投资之名,行转移资产之实,这和监管部门严防境内资产转移海外,外汇流出来稳定进出口的根本方针背道相驰。


尹中立更是直接说道,现在中国的企业都已达成了共识,任何投资都要讲求政治。与监管者对着干,不会有任何好处的。监管规定的个人每年30万外汇额度的管制早就成了硬杠杆,而有些企业却假借着海外投资的目的,违背这一铁律。


刚结束不久的金融工作会议已经说明了一切,“机构监管”变为“功能监管、行为监管”,一批“父爱行为”即将结束。赋予了你金融特权,也可以随时将你撤销。从前企业靠身份特权介入金融、直接瓜分利益,但是竟然用特权做出了“转移资产”等监管层重视的底线问题,并且所心所欲。


好事的小编随便数了一下,最近深陷各种流言蜚语的民营资本,有万达、融创、海航、复兴、苏宁、腾讯,安邦,明天等等;贴近A股的资本系中,清华系导演的“证券史上最大定增”刚刚宣布流产,向来低调的中植系则在“有节奏”地抛壳,一派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感觉。


还有谁没被传过流言?马云爸爸和强东叔叔,你们要挺住。


END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