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度式

●在物理学上,“速度”是指单位时间內移动的距离,这个名词有其背后严肃精确的意义,可是在图像表現上,速度就不会让人如此头晕了——它只会让我們目眩。

●日常生活中,谁都能体会速度是怎么一回事,但却不容易把它“画”出来,如果一旦表現成功,大致都会让人印象深刻。例如,摄影家將夜景中的车灯流线处理的如诗似梦,漫画家将简笔过的人物动作加上“速度线”,整个动感便呼之欲出,这些都是速度的原始本质所造成。

●如果在绘本吋,以速度作为主体表現,光靠速度的动感还是不够的(虽然它是个切人点,而你也能掌握其中的表現技巧),因为速度是让人“眼睛”为之一亮的媒介,还需其他能撞到“心”的因素蕴含在在内容中,才算是大功告成。

Donald Crews,Carousel(Greenwillow Books)

儿童乐园里的旋转木马,是很多人小时候梦幻的代名词。当音乐响起时,旋转木马开始转动,那种令人晕眩的感觉可以怎么画出來?作者把握了物体运动时的光影颜色交错,速度的动感融在一片仿佛梦幻的朦胧中。速度的视觉表現手法,并不是只有单纯的“点子”或“技巧”而已,不是吗?

唐诺•克鲁斯《火车快跑》(远流)

还记得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搭捷运的感觉吗?车窗外的远景、近景,有什么不同的变化?轰隆隆的声音里,可有什么特別的节奏?站在月台上,停在平交道前,或远远目送急驶过田野的火车,速度不同的火车,給你怎么的感觉?表达这些感觉,可不一定要透过写实的手法再現当时的经验,也可以很写意、很痛快的,运用色块的变化,经由视觉的刺激唤起某些深层的记忆。

用心想想

1.刺激的高速度:坐云霄飞车的滋味如何?快得让眼睛拉成一条长线?皮肤刮得皱巴巴的?心脏从前胸穿到后背?速度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大胆用超现实的手法表現快感吧!

2.旋转的律动:转动的风车(陀螺)是速度的典型主题,它能转出什么?彩虹的颜色?扭曲的动物造型?可怕的风魔鬼?美丽的云仙子?还是轰隆隆的爆裂声音?……。

3.表現速度的N种方式:速度的效果怎么画出來?加线条?渐后的色紙?用手指头将粉彩抹淡?喷画?用牙刷刷颜料?用水彩渲染?……你可以开发出几种方式?


焦点式

●每天打开报纸和电视,经常可见“焦点新闻”、“焦点人物”“焦点话题”……等大标题,替我們从难以计数的讯息中快速聚焦,醒目地向忙碌的现代人昭告其重要性。

●焦点式的讯息在生活中处处可见,例如:马路上一对情人大声争吵;两辆汽车相撞;二个喝醉酒的男人在吹牛;四个抬头仰望大楼的小姐……,谁都会好奇的多看两眼,如果能将这种人们的生活惯性,稍加运用在绘本中,就会有新的趣味产生。

● “一看,就被吸引!”焦点式的视觉效果也是可多多研究的,精彩好看的平面广告,备受瞩目的奇特造型,万绿丛中一点红的对比原理……生活周遭具有,“视觉焦点”作用的,比比皆是。

●绘本的主要阅读者群,通常以孩子们为主,孩子们的兴趣很容易被挑起,却也最容易被转移分散,这全要看创作者是不是提供了一个有吸引力的焦点,引发他们注目的兴趣。焦点式创作方法的优势,以棒球的术语來形容,可说是“触击点”很好,至于力道够不够则是个人功力深浅的问题了。

马丁·汉德福特《威利在哪里?》(汉聲)

到世界各地旅行的威利,以明信片问候朋友們。在一片万头攒动、花花绿绿的画面中,《威利在哪里?》——作者将威利藏匿在浩瀚人群中,和读者玩起捉迷藏的游戏,这也是焦点式作品一项极富创意的手法,每一跨页都是人山人海!整本书画满了密密麻麻生动的人。这是将焦点隐没,刻意制造盲点的手法,利用了焦点和盲点對立的神奇效果。

五味太郎《爸爸走丢了》(汉聲)

逛百货公司的時候,爸爸走丟了!真是糟糕。作者巧妙地在每一跨頁设计形狀不同的“缺口”露出一小部部份份的“爸爸”引得好奇的读者一翻页——才发现又认错人了!每一跨頁都有创意十足的趣味,直到最后找到爸爸为止。爸爸的角色在此具有“焦点人物”的效果,抓住读者的目光,也掀起了一页页的惊喜。

露丝·克劳斯/文,马克·西蒙/图《快乐的一天》(远流)

张开双眼的田鼠、吸气的大熊、树洞里的蜗牛、树上的松鼠……都往同一个方向奔跑,穿过森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原来是雪地里开了一朵小花!作者具有很強的线条与造形表現能力,在情节的安排上,不断地用心铺设气氛,一直到最后的結局豁然而出,焦点式手法的运用,营造了不平凡的感动。

五味太郎《小金鱼逃走了》(信谊)

从小魚缸逃到大魚池,造形可爱的小金魚一路躲,躲到窗帘的图案中,躲到绽放的花朵上,躲到五彩缤纷的糖果罐里…… 出乎妙想的地方。故事以“…逃走了!…在哪里?…又逃走了…在哪里呢?…”的节奏推进,作者设计的视觉动线,要引导读者做“移动——对焦——再移动”的焦点路径漫游,对于学龄前的孩子富有特别的趣味。

用心想想

1.考考你:空白的本子里,每跨頁随意贴上一枚相同的“焦点”(可以是一只小魚、一块钱、一頂帽子、一朵花、一顆紅心……),再将每一面的这枚焦点加以发挥,串成有趣的故事。

2.破绽在哪里:把焦点藏起來!创作一本“破绽大全集”,运用很普通的小故事,可是在每一頁中设计不同的“问题点”,让读者发挥明察秋毫的本事,找出画面中不合常理的地方。

3.原來如此呀:把“焦点”放在全书的最后,有一种答案揭晓、真相大白的戏剧张力。先设定“焦点”,再往前逆推制造悬疑,就好像先设定答案之后,要动动脑设计谜题,让读者来猜谜。


分裂式

● 一本书中有好几节分段故事,可说一点也不足为奇,但是在一个跨頁的绘本画面中,如果同时包含了两个(或以上)故事描述,那可就奇怪了——这种吸引別人目光的手法,要能够表現得令人激赏实在不容易,往往很可能因为混乱的视觉导致,反而变成被抨击的箭靶。

●在“分裂式”的绘本里,创作动机无法多作解释,一方面是从作品中便可发现多面向的理由,另一方面,作者的大企图心勇气何來,实在很难解释清楚。最好的态度是“欣赏”吧!因为这种呈現方式的成功作品,他們的整体布局、画面切割,乃至故事的相连关节,都必須精巧准确。“分裂式”的画面就像合唱团里分开的声部,各自有它们的旋律线,用“分裂式”的手法创作绘本,就如同要写一首多声部的曲子吧!

安野光雅《旅之绘本》(福音馆)

全书沒有文字述说故事,而以细腻的笔触彩绘出一幅幅欧洲大陆的风景民情。你发现了吗?森林里的小紅帽、童話中的牧羊女、米勒的名画“拾穗”,出现在同一个画面中。《旅之绘本》系列便是以此方式,揉合了许多我們所熟知的元素:秀拉的名作背景、梵谷画中的小桥、堂吉诃德大战风车、尼斯水怪、阿里巴巴四十大盗、玛丽莲梦露、劳莱哈台等画像……,这也是,“分裂式”视觉分割效果的运用。

大卫·麦考利《黑与白》(上谊)

这是一本讲一个故事,或两个,或三个,或四个故事的书?我们完全不能断定。画面上分成四个部份,似乎同时进行着四个故事,但彼此有好像若有联系。只有用心看过的人,才会知道,“黑与白”之间的灰階地带,原來如此不确定——我们一直都在听一个故事的故事吗?也许未必!

Remy Charlip,Jerry Joyner,Thirteen(Four Winds Press)

一本书中有十三个跨页,从13、12、11、10……倒数,每一跨页安排了好几个图像变化,每一頁的小图像变化都有故事的连贯性,从第一跨页连到第十三跨页,甚至连到封底。巧妙非凡,异想天开!“目不暇給”可能是最好的形容词,也可说是,令人看得不知如何是好。

用心想想

1.生活画面:社区公寓一扇一扇窗子,乡下郊外一亩一亩田园,沿海地区一方一方魚池,SOGO百货报时钟一格一格跳舞娃娃,学校里一个班級一个班級……,适合以,“分裂式”发挥的素材还真不少。

2.有意思的立体派:一张脸,可以同时画出正面和側面;一棵大树,可以同时呈現春夏秋冬;一个画面,可以同时进行白天、黄昏和黑夜——只要你喜欢,画什么不可以?

3.你的旅之绘本:做过环岛旅行吗?以台湾为主題,彩绘自己的旅之绘本,或是以你所生长的县治,或是你所居住的社区,用绘本的方式,向一个“旅人”,呈現他们吧!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