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半禾

故事发生在山阳镇,农夫在为大人物修建陵墓,来了一位乞丐参与劳作。农夫活儿很繁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啥娱乐项目,没事总拿乞丐玩笑取乐,发泄怨气。

他们开饭时敲钟为号,这天故意派乞丐做最重的活儿,开饭不再敲钟,等乞丐又饿又累,头晕眼花,前来吃饭时,饭早光了。劳累一天,又没吃到东西,乞丐倒头就睡,谁叫也叫不醒。农夫很扫兴,本想再拿乞丐逗逗乐子,他却睡着了。农夫抬起乞丐扔到室外,外面正下着雨,看你能在雨中睡到几时。

乞丐太困了,在雨中也是呼呼大睡,农夫们看着,笑着,累了,一挺尸,也睡了。半夜,乞丐醒来,早成落鸡汤,还说自己有夜游症,爬起来,脱了衣服窝在墙角继续睡觉。

陵墓快要建成,最后建造华丽的石棺,官差要全程监督,不能出任何瑕疵。石匠打造得很用心,几乎要完工时,一位农夫抬棺盖,不小心将手压破,鲜血直流。这种伤亡流血的事件,太正常不过,死人的事儿都有,但打造石棺,是绝对不允许的,石棺染上了血,要被杀头的。

监工的官差正好外出小解,马上会回来,怎么办,几位农夫迅速做出决断,让伤了手的农夫藏在角落,又用刀割破乞丐的胳膊,鲜血流在了棺盖上,正好官差小解回来,看到这一幕,暴跳如雷,拖着乞丐摔倒在地,抽了一百鞭子,又让农夫将乞丐捆起来,扔到外面,一会儿砍头。

农夫一点儿怜悯心都没有,不知是为伤手的农夫逃脱一劫而高兴,还是看到讨厌的乞丐被杀而兴奋,总之个个雀跃,没有兔死狐悲之痛,还往乞丐身上丢土疙瘩,骂道:败兴鸟儿,臭乞丐,真晦气!早该死了!

石棺上有了血,官差也要丢命的,赶紧派人将石头上的血迹刷洗干净,召集农夫说:你们的嘴都给我严实点儿,谁透漏半个字儿,你们要集体被杀头。没见过杀头是吧,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

说着,官差让两位农夫拖起乞丐,强行让其跪倒在地,举起钢刀,一刀下去,人头落地。让众人惊奇的是,人头落地了,乞丐的身体却不倒,脖子上明明一个碗大的口子,就是一点血也不流,刚才胳膊被割破,可是血流如注啊。

脖子不但不流血,还从中冒出一股黑烟,又有一道红光划破苍穹,像闪电一样击中了乞丐的身体,奇迹接着上演,地上人头有了灵气,挣开眼睛,直立起来,寻着身体,三蹦两蹦,跳了上去,乞丐又活了过来。

可把众人吓坏了,闹鬼的吧。故事还没到头儿,不知从哪里冒出一对金童玉女,搀扶着乞丐,坐在石头上,倒头就拜:主人,您终于度过此劫,返回仙界,我们特来相迎。

乞丐经此一死,反倒容光焕发,含笑不语。众人傻了眼,狠命地磕头,包括官差。

金童玉女很恼恨这些坏人,金童说:我们记下他们的名字,交由老阎王发落。玉女点头同意。乞丐说:不准胡来。他们也是受苦之人,不可伤害。

金童玉女站在乞丐左右,三人冉冉升天,众人又惊又怕,不知神仙会不会反悔,心血来潮,再来找他们后账。

故事到此本该结束,乞丐做人时就不和他们斤斤计较,成了仙,又以普渡众生为己任,报复的事,是不会做的。但是,农夫还是碰到了灭顶之灾,不是来自乞丐,而是来自大人物,陵墓完工,修建者必须全部处死,以免泄漏机密。这批农夫和匠人,全部被捆绑起来,推进了一处大坑,农夫们自己挖好的大坑,活埋!

农夫们个个哀嚎,却无一人反抗,反抗也是死,不如随大流,一死了之。农夫刚被推进大坑,突然电闪雷鸣,天昏地暗,一道闪电击过来,将负责填埋农夫的官兵都击到了,从空中降落两名金童玉女,就是陪乞丐升天的那两位,解开农夫绳索,给他们指了一条可以隐居的世外桃源,回家带上老小,去过安生日子吧。

农夫看到了那名乞丐站在半空中,只是在笑,笑而不语。农夫拜过之后,结队而逃。

故事到此结束。再交待一下官兵,他们都没死,醒转过来,发现农夫都跑了,就将大坑填实,回去交差,说:修建陵墓的人全被坑杀。

(故事完)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