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IT圈着实有些无趣,不是贾跃亭就是乐视,最多再加个孙宏斌。这几个关键词包了场,刷了屏,再深刻的思想看多了都有些审美疲劳,恰巧赶上小爆的BOSS发了条朋友圈感慨股市行情,小爆决定写写股市,劝他回头。

 

 

老板,不是股民变少了,应该是大陆股民早就跳得差不多了吧?


不过大陆的熊市比起香港创业板来说,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香港创业板的行情,大概只能用“有毒”二字才能形容。

 

1

宗馥莉小试牛刀遭遇惨败

说起最近神奇的香港创业板,就不得不提一个人,宗馥莉。

 

宗馥莉,哇哈哈大王宗庆后独女,哇哈哈集团钦定接班人。

 

宗馥莉和她父亲宗庆后在最新的胡润家族富豪榜上以656亿的身家排在第8位,较上一年下滑4位,但与之前几位富豪不同的是,哇哈哈迄今为止没有上市。


然而作为哇哈哈未来的接班人,宗馥莉似乎已经做好了让哇哈哈上市的打算。

 

2017年3月30日,上市公司中国糖果发布公告称“主要股东与潜在买家订立意向书”,“潜在买家拟作出自愿要约以收购本公司投票权不少于50%。”

 

中国糖果公司成立于2000年4月,生产包括凝胶糖果、充气糖果、硬质糖果以及巧克力等各类型糖果产品,于2015年11月在香港创业板上市。中国糖果2016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年度收益为人民币7576万元,同比减少6.7%,年度毛利约为人民币1598万元,同比减少21.9%,年度亏损约为人民币329.1万元,十分符合国内大公司在香港借壳上市的需求。

 

2017年5月11日,中国糖果停牌,并发布即将被收购的公告,潜在买家是一家境外注册的公司——恒枫控股。

 

在当时恒枫控股已持有杭州宏胜饮料98%的股份,同时宏胜饮料承担了娃哈哈集团近三分之一的产品加工业务,更为主要的是,恒枫控股的总裁,就是宗馥莉。

 

无论此后装入中国糖果的是哇哈哈集团还是恒枫控股,对于中国糖果来说都是一大利好消息,因此这条消息一经传出便使中国糖果股价飙升至0.45港币,升幅超过100%。

 

5月12日,宗馥莉给出要约收购价0.365港元/股,要约收购的首个截止日期为2017年7月13日。

 

在大量利好消息被传出的情况下,中国糖果股价在5月18日攀上0.94港元/股,市值超过15亿元。

 

 

K线图可能看起来有些复杂,各位读者只需要知道在这段时间里,中国糖果的股价涨得飞快就好了。

 

然而截止到2017年7月13日,宗馥莉只收到26.03%的股票,除手握26.01%股权的主要股东之外,并没有散户响应要约。

 

当日中国糖果宣布要约失败,次日宗馥莉在微博发布声明,宣布要约失效。

 

 

7月14日,中国糖果放量大跌超过56.8%,收于0.229港元/股,全天成交量5.9亿股,换手率高达36.8%。

 

7月17日开盘,中国糖果继续暴跌,截止当日下午14点30分,跌幅达到29.69%,成交价0.161港元/股。

 

至此,中国糖果的股价被打回原形。

 

2

香港创业板是怎样的江湖

哇哈哈未来接班人的故事似乎已经告一段落,除了仍在狂跌不止的中国糖果外,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事情发生,但事实上整个故事远没有如此简单。

 

可能很多人会将这次借壳上市失败的原因归结于宗馥莉“太嫩了”,但事实上宗馥莉的失败可能更要归结于中国糖果,宗馥莉的错不在操作手段不行,而是目标选错了。

 

宗馥莉以为中国糖果是一个优质的壳,没想到在这个壳里面还隐藏着一条剧毒无比的蛇……

 

在这里要给各位介绍一个新的概念——老千股。

 

老千股,香港股市土特产,顾名思义就是利用骗局来获取他人钱财的股票,老千股的公司无论从股民手中获取多少资金,都能坚定不移的保持连年亏损的状态,再配合庄家操纵股价,吸引散户买入或者投资者入局,性质极其恶劣。

 

老千股的发行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基本都会以全配售形式发行,也就是说公司上市时股票并不公开发行,股票全部归于商家,散户一股没有,这也就保证了老千股的大部分筹码都在庄家手中。


然而,通常庄家都与大股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者说大股东本身就作为庄家操盘。

 

平时这类股票的成交量并不高,价格也维持在极低的水准,但一旦市场上有利好消息出现,庄家就会将股票炒高十几、几十倍的高价,然后出售给跟风的散户。

 

当一段时间过后,股价回落,打回原形,这时上市公司再以超低价批出海量新股或供股,增发或者供股的比例极高,折让力度也很大。

 

这里请一些读者冷静一下,并不是打折力度大就很好。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散户没有继续跟进,其手中的股权就会大幅度的被均摊,最后自己投入股市中的资本就会被分摊一空。但如果散户继续跟进,那么当上市公司再增发几轮股票,散户依然会变成无钱可跟的情况。总而言之当散户投入老千股当中后,迟早都会血本无归。

 

当股票已经跌至一分钱,不能继续拆分的情况下,这些公司就会选择合股,10合1,20合1,50合1……就跟小时候玩小霸王的卡带差不多。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00273威利国际,多年来合股不断。根据港交所网站所提供的数据,仅仅从1999年开始到现在,公司就经历了2合1,5合1、50合1、25合1、10合1、5合1。


简单算一算,2×5×50×25×10×5=625,000,即假如在1999年买入62万5千股,今天则仅仅拥有1股。再查其股价,1999年合股前的价格是5分钱左右,如果当年以30万港元买入六百二十万股威利国际,那么今天这笔“投资”将变成5角钱,损失达99.99984%。

 

老千股果然名不虚传。

 

允许合股和全配售形式发行的香港创业板,就是这样成为了老千股的大本营。

 

3

老江湖中国糖果亲身教学

所以说宗馥莉的失手也不能全怪她本人,强龙玩不过地头蛇,一个稚嫩的新人实在玩不过一个在香港股市中摸爬滚打多年的老骗子。更何况做成现如今这样的局面,中国糖果也可以说是煞费苦心。

 

早在2015年1月,重组及资本化发行后的中国糖果已经发行10.728亿股。

 

到了2015年11月,中国糖果来到香港创业板上市,总股本为13.4亿股,并且与众多老千股一样,采取了全配售形式上市,在首个销售日当天以0.2港元/股配售3.75亿股,收盘时达到了3.25港元/股,为开盘价格的16.25倍。

 

新股上市,翻个几倍实属正常。

 

然而在该日实际成交额只有234万港币的情况下,中国糖果的市值却增长到了40亿。

 

你丫不就是个卖糖的么,唐僧肉做的啊?

 

当股民们看到如此利好的消息后,纷纷购入中国糖果的股票,然而在股票派发完毕后,11月18日,中国糖果亮出了他的獠牙,中国糖果股票狂跌81%,收于0.7港元,成交量3930万港元,成交股数3570万股。

 

一部分等待着触底反弹的股民在第二天又有惊喜——中国糖果没有底,无从反弹。

 

19日中国糖果再跌62.8%,跌至0.26港元/股。

 

第三天中国糖果以一路跌串地球,跌到美国的气势继续跌至0.2港元以下,打死了最后一批等待抄底的散户。

 

至此中国糖果赚到了香港创业板上的第一桶金,开始冬眠。

 

2016年中国糖果的大股东徐金培开始减持,通过两轮减持后,徐金培累积套现7266万港币,持股比例下跌11.19%,不再控股中国糖果。

 

2017年3月17日,中国糖果以0.148港元/股向6名承配人配售2.68亿股,募集资金3970万港币,总股本增至16.08亿,据称名义上散户持有9.21亿股。

 

2017年3月30日,中国糖果发布公告,至此文章开头的故事正式上演。

 

6月22日,迪臣建设(8268.HK)公告称抛售5100万股,得款3451万港元、均价0.68港元,净赚2642万港元;

 

散户在买入。

 

7月11日,惠生国际(01340.HK)公告称抛售6440万股,得款4619万元,均价0.717港元,净赚3595万港元;

 

散户在买入。

 

抛售的散户在哪?


7月13日,宗馥莉要约失败,中国糖果暴跌。

 

所以说,在这次宗馥莉要约中国糖果失败的故事中,7月14日宗馥莉发出声明要约失败不是故事的终结,7月17日中国糖果继续暴跌29.69%,以0.161港币收盘才是。


老千股坑完了股民和投资人的钱,走了。

 

香港创业板就是这么血腥。

 

4

结语

时至今日再登陆宗馥莉的微博,在她要约失效的微博下小爆看到了骂声一片,可惜宗馥莉不但没能成功借壳上市,还为中国糖果背了锅,扛了一个背信弃义的骂名。

 

最后真正获利的,只有中国糖果的庄家,老千股技高一筹。

 

好在小爆在宗馥莉的微博评论区没找到BOSS的名字,看来他并不是这次股灾的受害者之一。

 

老板,还是回A股来玩吧,安全,不过大概你得把头像换一下,绿衫军教练的头像不吉利,咱们改粉公牛队(红色)怎么样?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IT爆料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