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中国网讯】刚闭幕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强调,要让金融回归本源,把更好服务实体经济作为金融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全面提升服务效率和水平,把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更好满足人民群众和实体经济多样化的金融需求。金融业如何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如何构建多层次金融市场?金融业如何借助互联网提质增效?本版今起推出系列调研报道。


“有的企业不需要贷款但银行追着贷,我们想贷却贷不到”


华宇工艺品股份有限公司是阜南县一家柳编制品生产企业,产品畅销欧美市场。眼下进入了产品销售旺季,订单充足,负责人王东营却愁眉不展。


“上个月仅原材料支出就达五六百万元,有的订单要两三个月甚至半年才能回款,流动资金跟不上,企业有订单不敢接。 ”王东营介绍,由于资金占用量大,回款慢,资金不足成为制约企业发展的拦路虎。轻资产是外向型企业共同的特点,没有可供抵押的资产,很多中小企业普遍面临融资难。


同样的烦恼还有安徽华林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班勇。 “一个韩国客户要预订30个货柜,我们只接了10个货柜。流动资金不足,让我们有单吃不下。 ”班勇介绍,企业主要从事烤鳗出口,鳗鱼从养殖、加工到出口,周期长达三四个月,一个货柜20吨货,仅原料成本就近400万元,流动资金量大,融资难,成为制约企业发展的瓶颈。


“有的企业不需要贷款银行追着贷,而我们想贷却贷不到,还面临银行抽贷的窘境。 ”班勇告诉记者,前几年霍山部分企业经营不善,导致全县农业产业化企业遭银行大面积抽贷,“一人感冒,全家吃药”,其它银行也跟着抽贷。 “2013年,公司从县里一家银行获得了2500万元流动资金贷款。不到3年时间,银行通过各种理由抽贷1620万元,现在仅剩下880万元。 ”


华林公司上游的一家鳗鱼养殖企业,2013年获得了银行资产抵押贷款1000万元,3年来连续遭到压贷、抽贷,造成该企业投入的“过桥费用”高达400万元,紧接着其他银行也相继抽贷2000万元,现在企业举步维艰。


班勇介绍,相比大企业,中小企业不仅融资难,而且融资成本高。 “不像国有企业能享受基准利率,我们的贷款利率一般上浮40%~60%,有的甚至上浮100%。企业现有贷款4000多万元,每年仅还利息就要400多万元,另外担保费、过桥费、评估费等各类费用也高达上百万元。即使产品毛利润在30%左右,也只能保本经营。 ”


“当前金融市场确实存在结构性矛盾。一方面大国企、大企业占用信贷资金过多,另一方面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现象仍然突出。 ”安徽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教授郑兰祥表示,金融机构投放贷款优先考虑大项目、大企业以及房地产等行业,投向民营、小微企业的贷款比较少,民企信贷资源被挤占现象比较明显,其融资成本也显著高于国有企业。


近年来,受房价大幅上涨影响,金融资源大量向房地产领域倾斜。2016年,我省新增贷款中与房地产相关的贷款比重超过50%,水电气、建筑业、交通和水利等领域比重超过24%,而制造业贷款的余额反而下降了1%。


数据显示,3月末,全省各项贷款余额3.22万亿元,比年初增加1403.9亿元,其中基础设施行业贷款新增520.7亿元,房地产贷款(包含保障性住房开发贷款)余额增加809.6亿元,九成新增信贷投向基础设施和房地产。


“银行发放100笔贷款,有一笔不良贷款,风险补偿就不得了”


省经济信息中心预测处副处长阮华彪分析,从去年底以来,受美国加息、房价过快上涨等多种因素影响,国内金融环境处于持续收紧状态。近期一系列政策和监管措施的出台,表明金融领域去杠杆的力度远超预期。银行业的风险容忍度正在降低,金融机构对中小企业贷款的积极性会受到较大影响,“融资难”问题可能会更加凸显。


“国家金融去杠杆的导向非常明确,就是在‘僵尸企业’、部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等金融低效领域去杠杆,引导资金更多流向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 ”阮华彪认为,我省应切实推动投资结构调整,加大房地产领域投资调控力度,合理确定基础设施领域投资规模,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尤其是制造业有竞争力、有发展前景企业的金融支持。


除了金融结构的不平衡外,金融脱实向虚的倾向也值得警惕。 “银行同业业务发展迅速,同业业务量、收入、利润等在商业银行各项业务的占比和贡献明显提高。资金在金融机构内部空转,这表明资金进入风险性更高的实体经济领域的动力不足,而银行同业业务不仅安全性更高、流动性更强,而且收益率更高。然而客观来看,金融机构脱离了服务实体经济,过度膨胀和畸形发展,只会加剧金融脱实向虚的不良倾向和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郑兰祥表示。


“中小企业融资难,有其自身的原因。 ”中国工商银行安徽省分行营业部副总经理方伟认为,不少中小企业由于过去固定资产投资过快,导致当前资产负债率偏高,融资成本的上升既加大了企业的运营压力,也影响了企业的再融资能力;小企业抗风险能力弱,生命周期短,信息不规范,公司治理结构不完善等因素,也是得不到银行青睐的主要原因。不同于风险投资,银行贷款属性更稳健,追求低风险、合理回报。 “风投投资10个项目,1个成功可能就带来高额回报;银行发放100笔贷款,有一笔不良,风险补偿就不得了。 ”


“小企业融资难主要分为两类:一类确实经营不善,难以为继;另一类企业本身很健康,有不错的市场和产业前景,但是由于信息不对称或银行认识不足,而没能获得资金支持。比如人工智能、量子通信、集成电路等高新技术项目,银行受自身认识能力的局限,往往也难以判断。 ”方伟说。


“适当提高对小企业不良贷款容忍度,完善银行内部考核机制”


“我国融资渠道单一,过于依赖银行。从长远来看,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还需建立多层次的金融服务体系。对银行而言,服务实体经济尤其是广大中小企业,关键在于选准客户。 ”工行安徽分行营业部小企业金融业务部总经理鲍晓天介绍,该行重点加强对小微企业优质客户的筛选,从全省高新技术企业、专精特新企业、优质小企业中筛选了 1000多家作为重点服务对象,加强金融对接。


为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工行安徽省分行先后成立了普惠金融部、小企业中心,加大对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支持力度。针对小企业融资需求相对集中的流动资金和企业扩大再生产领域,创新金融产品,先后推出小企业周转贷款、小微企业固定资产购建贷款、小微企业纳税信用贷款等,满足小企业融资需求。安徽工行营业部近三年来累计发放小企业贷款75亿元,惠及1090户。


方伟认为,打通金融回归中小企业的“经脉”,还需要适当提高对小企业不良贷款的容忍度,完善银行内部考核机制,加大对小企业贷款激励机制,对信贷经理实行尽职免责工作制度等,鼓励信贷人员发放小企业贷款。同时,银行等金融机构还需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加强从业人员技能培训。进一步下放贷款审批权,赋予基层银行机构更多审批权限,提高审批效率。


阮华彪认为,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关键因素是银企信息不对称,融资风险溢价高。一方面,要引导企业健全财务和会计管理制度,加强信息披露,支持新设立企业按照股份制完善组织管理架构。另一方面,要积极完善社会信用体系,建立信息披露和诚信档案制度、失信行为联合惩戒制度和黑名单制度,推进信用信息接口标准化建设,消除政府、银行和企业之间的信用信息不对称问题。


版权声明:

本文转载自中安在线-安徽日报(合肥),如原作者如不愿意本网站刊登使用相关素材,请及时通知本站,我们将在最短时间内予以处理,联系010-53572272。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MBA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