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期

 编辑:陈若冰

腾讯新闻出品

导语
野生动物娱乐是全球的一种流行趋势,在东南亚尤为明显。从2014年到2016年,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对泰国、老挝、斯里兰卡和印度等国总计220个旅游景点进行了实地调研。调研的近三千只大象中有七成居住在恶劣环境下,大多数从事骑乘或表演活动,遭受巨大痛苦。


野生动物娱乐是全球的一种流行趋势,在东南亚尤为明显。从2014年到2016年,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对泰国、老挝、斯里兰卡和印度等国总计220个旅游景点进行了实地调研。调研的近三千只大象中有七成居住在恶劣环境下,大多数从事骑乘或表演活动,遭受巨大痛苦。大象被认为是智商和情商较高的动物,母象的孕期是哺乳动物中最长的,大约为22个月,每隔4-9年才产下一仔,双胞胎都极为罕见。供图:世界动物保护协会

越来越多的野生大象被措捕并人工圈养,进入旅游行业供人骑乘或进行表演。这是一头在圈养环境里出生的小象和象妈妈。通常,人工圈养的小象在一到两岁之间会被带离母象,开始接受高强度训练,而在野外环境中雌性后代会终生与母亲一起待在象群中。

在泰国曼谷一个旅游场所里,正在进行的大象表演。随着野生动物旅游娱乐的流行,越来越多的野生象被措捕,流入东南亚的热门旅游胜地。

泰国是东南亚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之一,游客抵达泰国后,往往会看到各种关于野生动物旅游娱乐场所的宣传,而与大象有关的娱乐项目尤为受欢迎,例如“大象骑乘”、“一日象夫体验”、“观看大象表演”等。

泰国某个营地的一头大象使用颜料和画笔,大象在营地接受训练并进行表演。象夫使用带有尖钩的象钩训练亚洲象,以便让大象给游客表演特技。大象长期被训练用于表演把戏会导致健康问题,还会造成受伤的风险。

大象旅游项目持续火爆,吸引了各国的游客到达泰国、老挝、柬埔寨、尼泊尔、斯里兰卡和印度等国家观看大象表演。游客与大象短短几小时的接触无法展现大象的真实生活,例如,大象画画的表演看起来毫无伤害,但要使大象画画需要高强度密集的训练,这样才能使大象在表演过程中服从象夫的命令。

很多表演项目并非大象的天性活动,但旅游场所依靠这些娱乐活动所表现出来的“可爱”、具有异国风情、新奇的特点来招揽游客。游客往往对大象表演背后的日常枯燥生活,训练和表演中身体所经受的疼痛与痛苦,以及大象在其他时间被囚禁的事实毫不知情。

根据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发布的最新报告,东南亚地区用于旅游娱乐活动的近3000只大象,有四分之三居住在恶劣、无法忍受的环境中,动物福利非常恶劣。大象被铁链锁起来或关在狭小笼舍里,活动受到限制,与同类的互动社交受到限制,缺乏或者没有兽医护理 ,甚至还会营养不良。

大象不供骑乘或表演时,日夜都被铁链锁起来,而且大多数时侯都是用不到3米长的铁链锁着。大象经常被圈养在水泥地面上,周围是嘈杂的音乐,靠近道路或有旅游团体,这些都会令大象紧张不安。

这些用于旅游项目的大象往往在幼年时期经历过严重的心理和身体创伤。小象与母象过早分离,且经历残酷的训练,通过摧毁它们的意志使其驯服,从而顺从地提供骑乘和表演活动。

野生大象绝不会让人类骑在它的背上,更不要说表演等非自然行为。控制大象的过程要从大象被捕获后就开始。这一过程通常被称为“摧毁”或“精神折磨”,这包括用钩子或其他工具刺戳大象,以征服大象并建立主动权。

泰国一家动物园的象夫和大象。训练大象的过程极其残忍,经常会使用到象钩、斧头、木棍或其他工具,用极端手段摧毁其意志,迫使大象服从。

一头大象的象鼻上放着一个象钩,象夫通过象钩来控制动物的运动和行为。

游客通常认为大象是温顺的动物,但象夫和大象训练员却一致认为大象是最危险的动物之一。圈养大象的野性要求象夫需要付出巨大努力才能管理和控制大象。近年来,利用大象获得商业利益已经损害了象夫和大象之间的关系。通常在大象营地中,象夫需要不断地强化对大象的征服与控制,有时需要通过给大象造成直接疼痛来实现。除了象夫与大象之间关系的问题,在许多大象营地,象夫的生活条件也非常恶劣,工资也很低。

大象表演在中国的旅游业中同样受欢迎。在西双版纳的一个著名公园里,每到节日便游人如织,整个大象表演场就成为了景区里人气最旺的地方。

大象为游客表演跳舞、过独木桥、倒立、踢足球等多种把戏,游客可以与大象亲密接触,近距离喂食,拍照留念。大象在休息时被很短的铁链绑住脚,不能自由行动。公园里的小象与另外一头大象在休息时分别拴在不到一米的铁链上,不得互相靠近,大象作为群居性动物,与族群内其他大象进行社交互动对大象福利有着极大的影响。

进入旅游业的大象终身都会受到严酷的训练,并且经受高强度的工作。“王妃”是一头27岁的雌性亚洲象,它生活在水泥笼舍中至少9年时间。“王妃”全年365天都得劳作,就像此处的绝大多数大象一样。在被贩卖而进入旅游业之前,“王妃”经受了残忍的训练,最终不得不屈服于捕获它的人,像一个木偶接受象夫的命令。

自2005年4月以来,世界动物保护协会一直给泰国国家大象研究所运作的流动大象诊所提供经费资助,使得该流动诊所能够继续在泰国北部给被人利用和剥削的大象提供兽疾治疗服务。

一名BLES(泰国大象福利较高的大象庇护所)的工作人员正在看守着河里洗澡的大象。BLES保护区的三头母象经过救助,整天都呆在一起,还时常呼唤彼此。它们三个形成了非常亲密的关系,一起觅食、睡觉和玩耍。大象在群居状态下身体和心理状况都会比高强度工作下的大象好。

斯里兰卡卡杜拉国家公园的野生亚洲象,在这里母象和小象不会被人为分离,也不会从事繁重的工作。游客在与大象保持安全距离的前提下,可以在自然状态下观赏大象的活动。世界动物保护协会认为野生动物应当生活在野外环境里,而不应被用作娱乐工具。野生动物旅游娱乐业应当在尊重大象群居习性的基础上,保证小象与母象在一起,向大象友好型旅游行业转型。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腾讯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