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以南30英里,白令海峡以北,在一片正在消融的永久冻土之上,有一个不到六百人的村庄。这个名为希什马廖夫的村子,属于美国阿拉斯加州。


希什马廖夫所在的萨里契夫岛四面环水。随着全球变暖,水温上升,这座小岛每年将失去约10英尺的临海土地。而二十年后,整个小岛很可能消失在地图之上。


希什马廖夫的雪橇犬正等待着主人喂食。Hossein Fatemi/摄



希什马廖夫的居民主要是传统的爱斯基摩人。


长久以来,希什马廖夫文化因其高质量的海豹油、驯鹿肉、鲸须制品和海象牙雕,对整个阿拉斯加地区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Andrew Ningealook,26岁,是当地的土著居民。他正在破冰,以便把渔网撒到冰层下面。几天后,他们会重新回到这里检查是否有猎物出现。Nima Taradji/摄


▲两只刚刚被捕获的海豹躺在冰雪之中。Hossein Fatemi/摄


▲Fred Weyiouanna,32岁,从小出生在希什马廖夫,他的猎枪主要用于捕获驯鹿。Hossein Fatemi/摄


▲Fred Weyiouanna正将捕获的驯鹿运去冰窖冷藏。Hossein Fatemi/摄


▲阿拉斯加西部的泻湖冰面出现裂缝。冰冻的泻湖为希什马廖夫当地居民提供了通向大陆的的地面,同时也为他们提供着捕获驯鹿、熊、狼等猎物的可能。Hossein Fatemi/摄


Dennis Sinnok正在抚摸并检查挂在他家墙上的北极熊皮。Hossein Fatemi/摄


▲Perry ,今年53岁,并非土著居民,他随家人搬到这里。他没有当地常用来捕猎的猎枪,但有一把左轮手枪。Hossein Fatemi/摄


▲刚刚被捕获的海豹等待着它被宰割的命运。在室外直接宰杀捕获的海豹,是当地人常采用的方法。这样做能够保证海豹肉质的鲜美,同时也便于储存。Nima Taradji/摄


▲当地居民赶着雪橇犬回家。Nima Taradji/摄


正在烹饪海豹肉的当地居民。海豹肉是当地居民的主要食物,雪橇犬也常以海豹肉为食。Nima Taradji/摄


希什马廖夫的雪橇犬等待着被投食。Nima Taradji/摄


如今,这片土地却在快速地消融着。


希什马廖夫所在的萨里契夫岛是一条暴露在风暴大浪和潮汐变化下的动态障壁岛链。

尽管有着20世纪较完善的基础设施和70年代初建立的多重海岸线防御结构,海岸线还是在气候和冰川的压力下持续崩塌。


▲从飞机上俯视阿拉斯加的苔原。Nima Taradji/摄


▲当地一家兄弟俩在小镇外游荡。远处的飞机即将抵达希什马廖夫机场。在冬天,飞机几乎是唯一一种能够抵达希什马廖夫的方法。Nima Taradji/摄


在这个还不到600人的村子中,冬天的来临仿佛更为它增添了几分“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之感。Hossein Fatemi/摄


在这里,即使有着20年后即将从地图上消失的预言,生老病死、陪伴搀扶仍如常进行。

时间似乎被拉长,变得有了温度。


▲Lena Weyiouanna,64岁,在村子的一家诊所工作。Nima Taradji/摄


▲小女孩在村子里遛狗。Nima Taradji/摄



▲当地一家人的团聚时光。Hossein Fatemi/摄



▲Howard Wayiouanna,已经担任了三年希什马廖夫的市长。他正在洗碗,并准备出发参加市政会议。Nima Taradji/摄


▲希什马廖夫中心广场。摩托是村庄内的主要交通工具,也用来运载猎物。Nima Taradji/摄


▲Fred Weyiouanna,希什马廖夫的常驻居民,他从附近的淡水水库处穿凿冰块带回家中。在希什马廖夫,几乎没有一户家庭有自来水以及下水道系统,当地居民必须自己寻找水源。Hossein Fatemi/摄



Gilford ,是Nora的儿子,他正在自助洗衣店的女生公共浴室内洗澡。因为村庄没有供水系统。这里是当地居民沐浴、洗衣的唯一去处。图中这样一桶热水大约需花费2美元。Nima Taradji/摄


62岁的Neyoktok正在用海豹皮缝制手套,26岁的女儿Allison Neyotok看着她。Nima Taradji/摄



▲Neyoktok和Allison在家门口吸烟。Hossein Fatemi/摄


▲废弃的车辆。在村庄中散落着许多这样废弃的车。如今,在希什马廖夫只有学校和当地一户居民拥有尚能使用的车辆。Hossein Fatemi/摄


当地民众的娱乐并不多,捕猎、去教堂做礼拜之余,最大的娱乐就是一种叫做“bingo”的游戏。


▲宾果游戏是当地居民消遣时候最爱玩的游戏。除了周末每晚的教堂活动,当地居民几乎每晚都会聚集起来玩宾果游戏当作消遣。玩家确认赢得游戏并喊出“Bingo”就能获得赏金。Nima Taradji/摄


▲宾果比赛间隙,人们在附近吸烟。Nima Taradji/摄


一名男子趴在窗口玩手机。Hossein Fatemi/摄


村里的大多数居民都是路德教会信徒,不过他们也遵循着当地爱斯基摩的信仰传统。


▲牧师 Marvin Jonasen 正在为希什马廖夫的一个孩子施洗。Shishmaref lutheran是当地唯一一座教堂。Hossein Fatemi/摄


一位当地人在他姐姐的墓前悼念。这一天正是姐姐去世17年的忌辰。Nima Taradji/摄


▲牧师给孩子们唱歌。Nima Taradji/摄


▲希什马廖夫的居民将圣诞节彩灯悬挂在自家屋子上。Nima Taradji/摄


2002年,村庄投票通过了搬迁的决议,希什马廖夫将成为美国首个受气候变化影响而整体搬迁的村庄。

然而高昂的搬迁成本以及迟迟无法推出的搬迁计划,使得这项决议一直处于搁浅状态。


当地居民在等待的热望中逐渐冷却,依旧固守着原有的生活。


▲持续不断地暴风雪侵蚀,镇子内几处建筑倒塌了。冰层带来的天然屏障正在被变暖的海水吞噬。没有这层屏障,希什马廖夫可能会渐渐地消失。Nima Taradji/摄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在人间liv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