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非洲之行已经让“JACK MA”在非洲社交媒体上刷屏。“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句阿里哲学已经让人耳熟能详。随着“天下”的概念不断扩大,“不难做的生意”也在延展至非洲这片大陆。

但生意终究只是生意,这位“外星人”终究不满足于止步于此。作为顶着阿里巴巴创始人的头衔,更手握联合国助理秘书长、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青年创业和小企业特别顾问的职位的“国际主义者”,JACK MA似乎还装着更多东西,这些东西与生意二字无关。

非洲大陆的左膀右臂

非洲的制造业比较落后,很多设备、工具都依赖进口。用中国外贸商人傅朝虎的话来说,“非洲什么都缺,就连铁锹都卖得很好。”

数据也能支撑这个观点。PayPal非洲兼以色列区域总监Efi Dahan在2016年5月曾经在接受香港经贸研究专访时曾经引述PayPal委托进行的调查结果谈到,在南非42%的网购产品属于外国货品。

要知道,南非在非洲属于最发达的国家,南非如此,可见中非、北非等地区的外贸市场究竟有多大。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最新发布的报告《雄狮在迈进II:实现非洲经济体的潜力(Lions on the Move II: Realising the Potential of Africa’s Economies)》,其中关于非洲各国经济情况的汇总)

提到阿里在国际市场上的作为,就不得不提到左膀右臂——“速卖通”和“国际站”。

速卖通是BtoC的零售市场,与国内的天猫店铺相似,主要是零售为主,小额批发为辅的平台,消费者群体多,能够让商家更好打造自己的品牌。

速卖通在非洲人眼里,是一般人理解的“跨境电商”,可以个人对个人,工厂对个人,或者对小批发商零售商。以批发零售为主,供应商除了企业也可有外贸公司或个人,买家主要针对国外小商贩或最终消费者。通过支付平台支付,快递包裹送货,一笔交易的额度不大,但是频次高。

(速卖通埃及首页)

国际站和我们国内1688是相似,以BtoB批发和大订单走货为主。阿里国际站的供应商即卖家大多以外贸企业或者有外销业务的工厂为主,买家大多为国外采购商。大工厂对大采购商,交易周期长,通过信用证结汇,采用集装箱发货,一笔交易动辄几百万上千万美元。

(阿里巴巴国际站)

这样的解释或许很抽象,不过比较典型的场景是,非洲中小在国际站下单集中采购商品,商品包罗万象,有手机等电子产品,甚至包括水泵、电焊机、缝纫机以及农业机械设备这样的大宗商品。

授人以鱼到授人以渔

如果说速卖通是阿里在非洲电商的毛细血管,那么国际站则是非洲商家的肱骨动脉。毛细血管和肱骨动脉同时支撑起了中国和非洲之间的贸易往来。也带动了一批非洲中小卖家以及中国贸易公司的崛起。

2016年阿里国际站上订单较2014年增长逾2倍。目前,阿里国际站有约700万非洲注册用户,2017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31%。速卖通非洲地区2016年全年同比增长34.6%,无线成交同比上升81.7%,2017年一季度订单量同比上升46%,无线成交占比上升31%。

BtoB采购加上BtoC零售这两块业务同时走路,决定了阿里在在非洲的核心优势,也为非洲构建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商业环境。这比过去中国企业简单的慈善工作更能赋予当地社会“造血”能力。

在高增长下,中国贸易公司在非洲成为了商业、生活的基础设施。非洲中小卖家则是把先进的技术、思想以及生活方式带到了非洲的土地。

阿里巴巴国际站的商家唐立斌经营着大连德慧化工,这家公司主要从事机械及行业设备业务,业务范围包括染料,医药原料,食品添加剂,维生素及无机化学品,主要与欧洲、亚洲、北美和非洲地区建立合作伙伴关系。

唐立斌是20多年的老外贸,2003年因为非典无法参加展会,所以选择在阿里平台上成为供应商。2015年,非洲客户Sam为在喀麦隆建立瓶装水厂,反复在阿里国际站寻找靠谱的供应商。最终在反复对比下,Sam选择了唐立斌,唐立斌考虑到Sam缺少资金,还为Sam的水厂投资了100股资金。

投资的目的不是为了生意,是唐立斌的个人行为。唐立斌清楚地知道,洁净水生产线,是为了解决喀麦隆解决当地的吃喝水的问题。非洲基础设施建设落后,很多人都因为喝不上干净的水感染疟疾,Sam的生产线可以救人一命。

诸暨市飞亚纺织是一家从事生产、开发、贸易业务的纺织品公司。2003年就开始向非洲出口面料。不过,通过办事处的方式在非洲各个国家从事业务并不现实,各个海关政策变动频繁,人手同样不足。2007年开始,飞亚纺织入驻阿里国际站。

用外贸经理Sandra Zhang的话来说,这几年国际站越来越被非洲客户认可,非洲客户甚至无需进行线下考察就选择采购,飞亚也因此逐渐撤掉了在非洲的线下驻点。

除了国际站上的面料业务外,飞亚纺织还在速卖通上设立了一个零售品牌Feitex。因为速卖通上最受欢迎的品类分别是:服装服饰、手机通讯、美发饰品、汽车摩配以及消费电子,服装服饰在其中位列第一。

对很多非洲普通居民来说,中国货不仅仅构建了基础设施,甚至也是生活方式的选择。

非洲民族服饰来自于中国浙江,非洲每家必备的蚊帐也来自中国,非洲人甚至学会了来自中国的麻将。

这些现象在某种意义上表明,马云的e-WTP理念正在非洲生根发芽。这个全称是全称Electronic WorldTrade Platform,也就是电子世界贸易平台的概念正在为中小企业提供一切全球贸易的基础设施,让“全球买全球卖”成为现实。

丝路的潜力、障碍与未来

当然,阿里在非洲“全球买全球卖”的设想与这片大陆的潜力与障碍还有密切关系。

说起非洲,大多数人想到的只有贫穷落后。不过,实际上非洲移动电商环境远非外界想象的那样恶劣。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最新发布的报告《雄狮在迈进II:实现非洲经济体的潜力(Lions on the Move II: Realising the Potential of Africa’s Economies)》,理解非洲市场的潜力)

据全球移动运营商协会GSMA的数据,非洲大陆约有5亿多人注册移动网路服务。4800万人口的肯尼亚,手机注册人数超过了3700万,移动渗透率超过88%。手机渗透率高这点成了电商平台业务发展的最佳助力之一。

次撒哈拉非洲国家移动支付交易量占全球的一半以上。截至2016年底,撒哈拉以南非洲39个国家的移动支付运营商达140个,占全球277个运营商的一半以上。有超过40%的成年人是移动支付的活跃用户。

不过,正因为非洲互联网发展是跨过PC端直接到移动端,据估计有90%的采用智能手机进行购物。对于惯用手机进行消费行为的非洲网民而言,上网费率太贵是希望未来能得到改善的问题。 

非洲的移动支付服务并不一定是由银行主导的业务,银行不服务收入微薄的客户,这类客户数量正巧又多过中产阶级和富人阶级。

银行帐户不是人人都有,但注册电信服务的用户数常是惊人的多,许多非洲移动支付服务是电信商咬着的大饼。 比如说,肯尼亚移动运营商Safaricom在2007年3月推出的手机银行业务“M-Pesa”,到2015年年底,客户数量达到2010万,覆盖了肯尼亚绝大部分手机用户。2016年数据统计,肯尼亚68%的成年人都在使用该“M-Pesa”的移动支付产品。

PayPal非洲兼以色列区域总监Efi Dahan对南非电子商贸市场非常乐观,认为其增速可能超越全球任何国家。Efi Dahan表示,南非的网上消费增长较全球平均高出逾倍,按年增长27%。2015年,南非互联网用户的网购总额达280亿兰特,折合约20亿美元。

当然非洲的电商环境依然有不够健全的地方。

网上交易的安全程度仍是消费者的一大顾虑,他们不信任网上支付系统。尼日利亚网上外卖食品公司Hellofood就遇到这一难题。该公司常务董事Guillaume Leblond称,很多顾客享受网上点选食品的便利,但只愿意在食品送抵时以现金付款,原因是不信任。

此外物流同样也是问题。许多非洲国家的邮局都处于瘫痪或半瘫痪状态。非洲交通设施破旧、交通堵塞,物流时间是发达国家的2-3倍,物流成本占商品零售价格的50—75%,成为了电商的主要障碍。

索性,在这次肯尼亚内罗毕大学的报告厅内,马云对提问的非洲小哥说,阿里巴巴想做五件事情,让所有人全球卖、全球买、全球支付、全球运输、全球旅游,“支付宝肯定对非洲和肯尼亚有兴趣,关键是找到合作伙伴。”

无论是物流还是支付的问题,都仅仅只是时间问题。对马云来说,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

当然,一个马云对非洲来说当然不够。当看到马云说要带200个非洲徒弟来杭州学创业的“B200计划”之后,倒是越来越期待,非洲大地上,何时能够多诞生出几位马云这样的商业人物。

作者:深几度,微信号:852405518,微信公众号“深几度”,转载请保留版权内容。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深几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