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香斋是一间脾气很大的小馆子。麻酱凉面、辣肉面、素什锦、焖肉、炸猪排,样样都很普通,不知道凭啥,就是脾气很大。


这个夏天热死了,天天高温预警,红灯黄灯亮起没完,走在街上感觉要自燃。我妈说,冬病夏治啊!不要吃冰啊!呵呵,恨不得泡在冰可乐里才好呢。虽然体重没减,但是没啥胃口倒是真的,要在北京,最好是冰水过抻面,拌上大块肉炸酱,码上黄瓜、水萝卜丝,狂吃一海碗。但是上海妹有炸酱面。。


上海,国际化大都市,凉面还是有的。资格最老是四如春食府,据说是发明了蒸面、吹面神技,面条不粘不黏,再浇上无与伦比花生酱、芝麻酱、醋和熟酱油调配的冷面汁,一粒葱白都不能加,光面上桌,食客拍手相迎。


但是,四如春太远了!没车这么热,钟鸣鼎食都不去,何况一碗凉面。所以走在淮海路上快死了,路过味香斋,小店再招人烦,平日再怎么看不上他家,这时候也比毒日头强。革命意志太弱,还是钻进来了。


“只收现金!” 柜台阿姨果然凶。老老实实递上20块,一碗咖喱牛肉清汤,一碟凉面。下午四点不是饭点儿,还是坐了一半人,穿着健身服的姑娘,大胸细腰,吃凉面;隔壁两大爷一大妈,相谈甚欢,也吃凉面;放暑假的两学生,吃凉面,还外加了一碗辣肉浇头。


凉面呀,酱汁不能太稀也不能太稠;面条不能太滑也不能太黏;拌起来要感觉能使上劲,才爽快。挑起来一缕,嚼起来香、咸、甜,吃完一口忙着赶下一口,停不下来,直到快噎着了!


赶紧一勺滚烫牛肉汤吞下去,把嗓子眼儿冲开了,一路涌到胃里,再满意的嚼一嚼牛肉片,之后再开始新一轮的吞面行动。味香斋的东西,的的确确没什么了不起的,吃完喘口气,精神回来了。收钱阿姨还在那边凶顾客,她身后有个小精钢箱子,上面三个大字 意!见!箱!哦,我妈应该蛮喜欢他家,店里不卖冰饮,只能喝滚烫牛肉清汤,冬病夏治嘛。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味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