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记者

85后,金牛座,潜伏在互联网圈,输出自媒体观点,文字终究不能尽兴,最终需要思想碰撞。


本文系互联网商业观察原创文章,转载授权请后台留言。

作者:首席记者  | 责编:Youth 

深度好文:2677字/ 阅读时间:4分钟


从2月份估值3亿的光圈直播倒在融资路上、到5月份估值70亿的映客“卖身”给公关公司宣亚,进入2017年,我们似乎看到了直播红利时代的结束,相应而来的是内容同质化快速蔓延至整个市场。


事实上,任何一个新兴行业在经过前期野蛮成长之后,都会渐渐回归到正常的商业路线:无论表现形式如何,商业本质都不会改变,只是手段和渠道不同而已,同样要遵守经济学原理。



直播行业也绝不例外。行业野蛮生长其所诱发的危机,被暴增的发展趋势所掩盖,随着规模和影响力的扩大,危机的那一面也被放大,进而触发监管机制;与此同时,内容同质化、平台定位模糊和盈利模式不清等弊病,让绝大多数直播平台无法承受成长过程中的“洗礼”,面临倒闭。


正如当年的“百团大战”,“百播大战”这出戏如今也演到了“洗牌”这一幕。


监管力度不断加大,使得原本过热的行业迅速趋冷,各路玩家的命运也各不相同:有的平台已经“暴毙”或是苟延残喘等待消亡;有的平台依旧努力寻找着融资来源和摸索自身定位的新方向;而头部平台则顺利拿到了新一轮融资,大刀阔斧布局内容和开辟流量。


中国对互联网的监管向来是以“严格”著称的,直播行业跑步进入到“下半场”,如果诸多严重阻滞行业健康发展的原则性问题继续存在,很难讲,整个行业是否会遭遇被取缔的“灭顶之灾”。


这并不是一句玩笑话!以“突然死亡”迎来一个行业的终结是有先例的,这就是同样属于UGC的微博,可以说,如今的微博是“历劫”之后的涅槃重生。


除了一些“老生常谈”的问题,例如内容同质化、IP版权隐患、平台定位模糊、盈利模式不清、隐私暴露等等,还有几座尚未被重视、但更关乎行业存亡的“巨体冰山”,需要行业速速将对其关注的优先级,提到前面。



下面,让我们来看看,行业都存在哪几个方面的“危局”。


1涉及政治话题的“爆雷区”


新浪微博在发展之初,与同期的竞争对手网易微博、腾讯微博等平台,曾以比较积极的姿态参与到一些社会热点问题的讨论之中,还树立了“微博打拐”、“微博问政”等活动专区,由于一些网友过激言论产生的社会负面效应,使得微博惨遭封杀。


对比前身,现在的微博平台的内容构成,以文化娱乐性为主,其中更是网红、段子手的活动阵地,微博前身的社会活动色彩被大大冲淡,可以说如今的微博是一块话题的安全区域。在微博不久前发布的2016年财报中,除了反应活跃度和广告收入已经触底回升的消息之外,与监管有关的负面信息也较以前大为减少。


此时此刻的直播,走上良性发展的正轨尚需时日,但笔者认为,行业自律意识和监督体系要尽快建立和落实,或者说至少要让监管层看到行业对这一问题的高度重视;如果等得过久,整个行业都随时有可能瞬间堕入万劫不复,从头来过。



前段时间,韩国路人王dopa在“虎牙直播”时意外点开某国外网站的敏感视频内容,导致其直播间瞬间被封。可以看出,监管对此的重视程度之深、监控时效性之强,可谓空前。


涉及政治话题的内容绝非直播行业的浅层危机,平台一定要下大力气加强内容审核,或许可能防患于未然,为行业步入正轨争取到更多生存时间。


2政策“真空”下的纳税重灾区


今年5月26日,某媒体曝出北京市地税局召集映客、花椒、陌陌等在内的各家网络直播平台进行集中培训,培训内容则为《网络直播平台的个人所得税自查情况》。


而事实上,地税局所谓的培训,名为培训,实为约谈。这也让直播行业存在已久的税务问题,正式摆上了台面。


消费升级时代,资本疯狂涌入将直播市场推向风口,这也让行业中的每个参与者坐享红利,特别是各大平台的直播,动辄百万年收入已不鲜见。


然而,却似乎很少有人会关注到表演打赏之外的细枝末节,一些网络直播平台、经纪公司的管理层面亦缺乏纳税意识,以及政策的“真空”,让直播成为逃漏税的重灾区。


虽然,新兴行业在税收遵从度等方面确实还有待提高,但这绝非是“法外之地”可以存在的借口。按照规定,主播们在直播平台上产生打赏收益,个人所得税应该由平台代扣代缴。



据了解,目前仅有少数头部直播平台对旗下的签约主播做出了纳税说明,并由平台代为扣缴:


YY主播的佣金收入超过800元的部分就需要缴税,扣税后的金额才是主播的实得金额;


斗鱼平台的公告显示,鱼丸(平台礼物)按照100公斤=100元比例全额发放,主播自担该部分税费,且鱼丸奖励按性质缴纳个人偶然所得税;


花椒官网给出的说法是,平台出钱给主播缴税,所以缴税都是用平台利润在给主播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


其实,主播网红的收入不止打赏,还包括广告、代言、线下商演等,监控这些收入以确定其个税扣缴基数,是相关部门日后需要加大监督与检查力度的关键。可以说,税务机构对直播平台收入方面的监管,也助推了整个行业迈入规范期的进程。


3和“非法集资”扯上关系 这事儿大了


咋一看标题,可能大家都觉得有点儿懵,这还要从咸蛋家的欠款风波说起。此前,咸蛋家出台了一项“充值返现”的政策,这让不少用户看到了其他获取收益的机会,纷纷把这条政策当成了一项理财产品。兑付危机爆发后,咸蛋家随即陷入了“非法集资”的舆论漩涡之中。


直播平台通过购买虚拟货币进行预消费是合法的,比如映客的“映票”、熊猫的“猫币”,这里的充值其实相当于“预消费”,虚拟币只能作为消费使用;但是理财行为,充值过程是可逆的,即充值后的现金可以取现,但直播平台不具备相应的金融牌照,绝不可以承诺和开展高回报率的融资行为,是法律明令禁止的。


也就是说,直播平台的虚拟币充值环节设置按照不同的充值金额设置回报率,当这些游戏币不仅仅是用来消费而可以随时进行提现,并且回报率较市场存款利率高的时候,那很有可能已经触碰了刑法中“非法集资”相关罪名,这事可大了。



可见,由于网络直播牵涉面广,相关的法律法规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面对拥挤的直播市场,未来在行业深度洗牌过后依然能立于不败之地的,一定是那些规范经营、同时具有差异化竞争优势的平台。


直播行业看似繁华的背后充满了复杂和浮躁的气息,许多平台为了迎合风口“短视”红利,在找不到盈利模式的情况下数据造假自己炮制可观的“规模”,更有平台创立的“初心”就值得反复揣测,一门心思为了融资而融资……


厮杀至今,笔者认为,中小型直播平台奇袭“上位”的可能性目前来看并不大,未来行业霸主仍将从几大头部平台角逐出来。从盈亏状态来看,除了陌陌靠付费用户和主播实现了营收的稳步上涨,其他平台如虎牙、斗鱼、一直播、花椒等均处于亏损的状态,但这绝对不代表行业终局的确认。


洗尽铅华始见真!监管督导下,直播行业最终势必向良序成长的道路上并轨,作为一种全民娱乐驱动下的新兴领域,用户的认可才是决定平台生死存亡的那“一支笔”。


  • 本文系互联网商业观察原创文章,转载授权请后台留言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商业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