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说了六季的“凛冬将至”,这一次真的来了。


凛冬已至


二丫这一出血色回首,一锅端报了大仇,瞬间让不少影迷大呼过瘾。刚播出一集,豆瓣上的评分直接飙到了9.7。在第六季的结尾,维斯特洛大陆的政治局势迎来了新一轮的大洗牌:雪诺成为了北境之王;瑟曦登上了铁王座,“龙妈”和“小恶魔”正率军渡海;长城以北,尸鬼大军奔袭南下。


三王鼎力


三足鼎立的局势逐渐清晰,最终围绕铁王座的争夺也势必在这三个人之间展开。根据HBO放出的消息,《权力的游戏》将在第八季完结,七八季共计13集。也就是说,除去已经播出的一集,我们将在剩下的12集中看到整个维斯特洛大陆的最终结局。


在这之前,关于原著和影视剧的各种解读早已是层出不穷。作为《权力的游戏》和《冰与火之歌》的忠实粉丝也都知道,乔治·R.R.马丁所讲述的这个恢弘庞大的故事,很大部分是以真实历史作为背景的。很多死忠粉甚至可以将一些较明显的现实灵感倒背如流,例如:英国历史上著名的“玫瑰战争”;中世纪苏格兰的影子下的北境等等。


异鬼大军向南进发


作为中世纪文学和文化的研究学者,卡洛琳·拉灵顿不仅仅从那些读者已知的角度对原著和电视剧进行解读,同时还用自身的专业能力,在更大的范围内挖掘了“冰火文化”和真实历史之间的联系,其中就包括很多之前没有被粉丝注意到的细节:家训、待客之道、正义与复仇,还有龙的形象。


下面,跟随小编,在原著和电视剧的基础上,看看作者如何为我们解读这片奇幻世界。




撰文  |  卡洛琳·拉灵顿

 

家训与族徽

誓约与荣誉


维斯特洛各家族都有自己的族训,象征家族的自我形象。“兰尼斯特家族有债必偿”实际上并非兰尼斯特家族的族训,其族训乃是“雄狮怒吼”,但第一句话耳熟能详,不管是兰尼斯特族人亲口所说还是人们口口相传;史塔克家族的族训“凛冬将至”最为称道;“强取胜于苦耕”体现了葛雷乔伊以劫掠为荣、坚决抵制他种生活方式,但阿莎在宣誓继承父亲统治时对此提出质疑;提利尔家族族训“生生不息”看似平淡无奇,瑟曦却从中听出了威胁;当史塔克、拜拉席恩、徒利家族没落之时,玛格丽家族的野心越发膨胀。每个家族的族徽象征自身价值。


临冬城史塔克家族族徽


故事开篇,史塔克家族的族徽便映入眼帘:史塔克家族的子嗣各自领养了一只冰原狼幼崽,与主人的命运紧紧相连。狮子、海怪、雄鹿以及面目可憎的剥皮人都体现着各家族代表的身份。在文字出现以前,徽章在社会中身份识别的作用尤为突出,与中世纪纹章图样的作用相同:例如都铎玫瑰、代表英格兰和苏格兰不同的狮子图案、法国鸢尾花纹章。


坦格利安家族族徽


在没有文字或是文字有限的社会,例如中世纪欧洲,人的言语极为重要。在无法订立书面合约的情况下,誓言、承诺或誓约等言行举止就显得尤为重要,通常还会有见证人在场或是召唤神灵见证,以加强效力。待守诺履约之时到来,无论人神,见证人需时刻准备提醒宣誓人履约。因而,卓戈宣誓助其子登上铁王座,最终在履行自己对韦赛里斯和丹妮莉丝的诺言时,召唤了“圣母山”:


我将带领部落征服世界尽头的土地,骑着木马横渡大海……杀死铁王座上之人,摧毁他们的石头房子……我,卓戈,拔尔勃之子,在圣母山面前起誓,苍天为证。


马王承诺送丹妮莉丝铁王座


旧英语诗《贝奥武夫》的某一场景中写道,英雄贝奥武夫在丹麦国王朝堂之上向赫罗斯加将士和部众宣誓,将刺杀劫掠王室宫殿的男妖格伦德尔,发誓不成功便成仁:“壮士兮,克苦攻坚,视死如归,否则我将舍生取义,命亡此殿。”


待客之道

被破坏的宾主关系


现实社会中,热情好客是人类交往的应尽之道。若有客来访,你须护其周全。你为他们提供饭食,安排住所,与之交谈,离别之时馈赠礼物,为之送行。反之,客人应接受主人馈赠之礼,遵照主人家族习俗,按时启程,心怀感激。


然而,无论是在已知世界还是在中世纪寓言中,待客之道并非如此简单。拉丁语的“主人或客人”(hospes)与“军队”(hostis)紧密关联,而主人、宾客与热情好客(hospitality)或互相敌对(ostility)又联系颇深。宾客入室,他们同时带来的也有未知因素,旧时之恨。良善之主须加以防范。正如劳勃和瑟曦造访临冬城一行,主人需对宾客观察入微,不能为旁人察觉。宾客总是弱势一方:他或她必须完全相信主人的良好用意,希望自己安全无虞。中世纪传奇小说中时有描绘“恶毒主人”的形象:粗鄙危险之人对宾客冷眼相待。


维斯特洛和厄索斯境内的待客传统被主客双方严重破坏。魁尔斯城中,丹妮莉丝的龙遭人偷窃,卡拉萨被刺身亡。临冬城中,凯特琳因提利昂曾入室为客,误以为提利昂是买凶刺杀布兰的罪魁祸首而怒不可遏。凯特琳与罗德里克爵士在国王大道上的一间客栈偶遇提利昂时,公开斥责他蓄意谋杀布兰,成功召集效忠徒利家族的封臣擒获他。更有甚者,艾德慕•徒利与萝丝琳•佛雷婚礼上的惨状令人发指:


人们管它叫血色婚礼。瓦德•佛雷犯下了渎神的恶行。他跟史塔克家分食了面包和盐,给了他们宾客权利。诸神会为他们复仇的(……)佛雷会因此在七层地狱中受烈火焚烧。


审判与复仇

被权力支配的正义


在社会写作技术出现之时,法律条款便拓写成文了。在基督教传入以前,文字未出现之时,冰岛法律就已编纂成册,每年法律发言人都要在集会(阿尔庭)上诵读法典三分之一的条款,以便世人铭记,供人商议,如有必要则稍作修改。中世纪的冰岛以不设国王(不行君主礼制)闻名欧洲,欧洲各领主闻之则疑惑不已——那谁来主持正义呢?冰岛人民在年度集会上自行处理案件,给罪犯定罪量刑,就刑事或民事违法犯罪提请赔偿协商及罚款偿付。


然而,无论是萨迦(古代长篇小说)还是当代历史都明确讲道,若一人无法召集强大势力联盟,那么,以个人权力对抗首领利益,难如登天。欧洲其他地区的法律则是国王的法律,大臣负责实施。重大案件则由国王亲自审理定夺,传召目击证人,估案量刑。因此,在君临城,国王或首相审理案件,接见苦主,听取陈情,被告方则允许传召目击证人。


但在被控谋杀乔弗里一案中,这一程序对提利昂几无助益。提利昂的父亲和沉湎于丧子之痛的姐姐恶意设计,置提利昂于不复之地。詹姆与泰温虽达成协定,计划将提利昂发配当守夜人,但瑟曦传召提利昂的情妇雪伊作为对方证人出庭。雪伊称,珊莎唆使提利昂替其谋杀乔弗里。提利昂怒斥审判庭及父姊,斥其罔顾自己在黑水之战中的功绩。他也因此失去了所有法外开恩的机会。


先前,在鹰巢城的审判中,提利昂要求比武审判,雇佣兵波隆救他于危难之际;他此次也希望波隆能再次为自己而战。但波隆称,自己将与贵族小姐联姻,已被他人收买,提利昂的希望就此破灭。波隆面无表情地说道:“我跟你一样……还是爱自己多一些。”


小恶魔提利昂·兰尼斯特


中世纪比武审判的传统真实存在,传言发源于日耳曼地区。争议双方或代表在决斗中比试,决胜者赢得案件。这一规定诟病颇多,法国与英格兰分别在14世纪中期及15世纪中期先后予以废除。


龙的想象

来自远古的恐怖与灾难


飞龙


虽然人们以为龙早已消失遁迹,但龙却是已知世界中的终极战略武器。龙在走向绝迹之时,体积会越来越小:坦格利安家族从瓦雷利亚带来的巨龙最后只有差不多马匹大小;伊利里欧•摩帕提斯作为新婚礼物送给丹妮莉丝的龙蛋乍看之下像是古玩,但丹妮莉丝却深深被其吸引;韦赛里斯只将它们看作购买船只和军队的货币,而他的妹妹则试着用火唤醒它们,不过,仅仅用火是不足以孵化龙蛋的。


在丹妮莉丝成功将她的“孩子们”带到世界上来时,大地一片黑暗,云波诡谲。在卓戈的葬礼上,柴堆烈火冲天,燃烧着弥丽·玛兹·笃尔死祭而成的血魔法,也孕育着巨龙重生,表明丹妮莉丝复兴坦格利安家族统治的坚定意志。


巨龙的优势不言自明:为掌控者发动空袭,火力堪比核能设备。伊耿的巨龙对赫伦堡的破坏有目共睹,摧毁了七国最大的城堡,焚王塔中居民被烈焰吞噬殆尽。残垣断壁响彻历史,维斯特洛全境百姓难以忘怀。


喷火龙


然而,豢养巨龙不易。想要驾驭巨龙,将其用作空运装备和战争武器也并非易事。12世纪著名的《祭司王约翰的来信》(Letter of Prester John)一书中就有提及印度的御龙骑士。据传,基督教祭司国王约翰居于印度,便是他授意送出此信。信中(实系一僧侣伪造)祭司王约翰写到,他听闻基督教十字军在近东地区讨伐伊斯兰军队身陷困境,提出出兵增援。缚影士魁晰说道:“巨龙的血肉由烈焰铸成,火焰即力量。”


《冰与火之歌:凛冬将至》

作者:[英]卡洛琳·拉灵顿

译者:罗钦芳

版本:黑龙江教育出版社 2017年8月


今日话题


你最喜欢《权利的游戏》中的哪个角色?为什么?


< END >



| 发送“书单” ,你喜欢的各类书都在这里 |

| 发送“共读” ,千万书友等你加入 |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博库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