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6年,19岁的白妞带着妹妹黑妞奏艺于大明湖畔的明湖居,一时竟风靡了整个济南城,《老残游记》第二回曾用半回篇幅记述了她们的演出盛况——



1886年,19岁的白妞带着妹妹黑妞闯济南,奏艺于大明湖南畔的明湖居,一时竟风靡了整个济南城。《老残游记》第二回曾用半回书的篇幅记述过她姊妹俩的演出盛况。书中称,听白妞演唱梨花大鼓,只觉得“有说不出来的妙境”,其唱腔“百环曲折,节节高起”,“余音缭绕,三日不绝”。《老残游记》的作者刘鹗也对自己这半回书的描写十分欣赏,他在自评中写道:“王小玉说书,为声色绝调;百炼生著书,为文章绝调。”梨花大鼓(现称山东大鼓)是一个曲种,其流传曲目少说也有数百出。可白妞在明湖居里唱的是哪一出,竟令刘鹗先生如此不惜笔墨赞叹不已呢?


白妞,原名王小玉。清师史氏著《历下志游》外编卷三《歌伎志》说她是“廪丘人,地在范县城东义东堡”(今山东郓城县境内)。她长得“眉目姣好,低头隅座,楚楚可怜。歌至兴酣,则又神采夺人,不少羞涩”。16岁那年,她在临清献艺,便已崭露头角。来济南发展后,更是红极一时。《老残游记》中假借茶房的话这样介绍道:“她十二三岁时就学会了这说书的本事。她却嫌这乡下的调儿没什么出奇,她就常到戏园里看戏。所有什么西皮、二黄、梆子腔等唱,一听就会;什么余三胜、程长庚、张二奎等人的调子,她一听也就会唱。仗着她的喉咙,要多高有多高;她的中气,要多长有多长。她又把那南方的什么昆腔、小曲,种种的腔调,都拿来装在这大鼓书的调儿里面。不过二三年工夫,创出这个调儿,竟至无论南北高下的人,听了她唱书,无不神魂颠倒。”



老残听曲那天,白妞一共亮相两次、唱了一段大书和一个小段。小段,书中有交代,说唱的曲目是“黑驴段”。“黑驴段”生动描述了一个新女婿送新媳妇骑黑驴回娘家的一路情形,生活气息浓烈,极富情趣。“说黑驴儿,道黑驴儿,黑驴儿它长得有意思儿,粉鼻子粉眼粉脑门儿,白嘴唇儿,白肚皮儿,白尾巴梢儿,白尾巴根儿,亮飒飒四只白银蹄儿。四蹄踏地跑碎步儿,好似腾空驾了云儿;绾花笼头银嚼子儿,正头顶飘着红缨子儿。脖子下,坠铜铃儿,叮叮当当好声音儿。金镶鞍,银镫子儿,紫檀木雕的驴兜棍儿。鞍子上搭着一个花褥子儿,坐一个胖不楞登小佳人儿……”这个段子韵脚全部儿化处理,赶板夺字、大段贯口,是这个段子的表现特色。《老残游记》也说:“其音节全是快板,越说越快”,“其妙处,在说的极快的时候,听的人仿佛都赶不上听,她却字字清楚,无一字不送到人耳轮深处。”


那么,白妞唱的那部大书究竟是什么曲目呢?憾哉刘鹗只为那“明湖湖边美人绝调”而陶醉,未留下只字记载。不过,我们仍可在一些典籍当中寻找一些蛛丝马迹。清人王以敏(即《老残游记》中那位夸赞白妞演技的梦湘先生)曾在明湖居亲耳听过白妞的演唱并写诗赞之,诗曰:“王家有女淡妆丰,玉娘小字香春风。明眸含睇水新剪,登场按拍天无功。稗官野史恣嘲谑,铜丝铁板来丁冬……”(见《檗坞诗存》)全诗基本都在赞扬白妞演唱技艺精湛高超,但“稗官野史恣嘲谑”一句,却透露出白妞演唱内容是嘲谑历史上轶闻琐事的。另据曾画《明湖泛舟图》的清末官员李葆恂(即凫道人)在《旧学盦笔记》记道:“光绪初年,历城有黑妞、白妞姊妹,能唱贾凫西鼓儿词,尝奏技于明湖居,倾动一时,有‘红妆柳敬亭’之目。”这段史料虽未点明白妞、黑妞唱的曲目,却明确说明二人在济南明湖居演出期间,擅唱的是“贾凫西鼓儿词”。



贾凫西,是明末清初著名鼓词作家,名应宠,字思退,号凫西,又自号木皮散客、木皮散人、木皮子,兖州人。明末曾经当过县令、刑部郎中等,后来因热衷于说唱鼓词而废政务,自劾免职。回到家乡后,他以说唱、创作鼓词为乐,所谓“木皮随身,逢场作戏,身有穷达,木皮一致”,“十字街坊几下捶皮千古快,八仙桌上一声醒木万人惊”,是他亲自演唱的真实写照。贾凫西的鼓词以嬉笑怒骂为能事,满怀激愤之情对现实进行无情抨击和嘲谑,因而贾凫西有“爱国词人”之誉,有《木皮子鼓词》传世,有人把这部鼓词比之为“子美之诗史,屈平之《天问》”。该鼓词从开天辟地说到明代末年,一定程度上抨击了封建社会的腐朽没落,结构剪裁得当,讽刺文笔犀利,语言诙谐生动,艺术成就甚高。“释闷怀,破岑寂,只照着热闹处说来。十字街坊几下捶皮千古快;八仙桌上一声醒木万人惊。凿破混沌作两间,五行生克苦歪缠。兔走鸟飞催短景,龙争虎斗耍长拳。生下都从忙里老,死前谁会把心宽!一腔填满荆棘刺,两肩挑起乱石山。试看那汉陵唐寝埋荒草,楚殿吴宫起暮烟。倒不如淡饭粗茶茅屋下,和风冷露一蒲团……为什么说到这里便住了手?只恐怕你铁打的心肠也泪如梭!”这段大书长达5000字,恕不多引。清乾隆年间的统九骚人曾称这部书为“字成鬼哭,丝动石破”。


结合王以敏的诗句和凫道人的记载来看,老残那天从中午12点半到“五点钟光景”看了四个半小时的梨花大鼓,除了白妞、黑妞的几个小段以及开场时琴师演奏的“一两个小调”和“一支大调”外,白妞唱的那段大书极有可能就是贾凫西《木皮子鼓词》中的一段或者全部。



而今,大明湖畔又重建了“明湖居”。人们期盼着能再度聆听到“白妞”、“黑妞”的“明湖湖边美人绝调”。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明府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