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在九几年吧,那个时候正值夏季,西南山区很多浓密的山林中还有一些散布的村落,因为那个时候又没有通公路,所以在大山里几乎都是比较偏僻。

 

不通水电,一些村子很难和外界有任何联系。不过就在那个很炎热的八月,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个中午,我和村子五六个孩子在溪水边洗澡避暑,不知为何,这烈日几乎都要将周围烧着了,十分要命。

 

所以,我们闲着无事的时候,就在溪水里面消夏。我和隔壁二狗几个孩子正玩儿得酣畅的时候,突然,我感觉到了一股窒息的寒意,阴冷、我身体瞬间几乎都要窒息了,溪水居然冒着寒气,吓得我们几个人赶紧从水里钻出来了。

 

我抬头一看,发现就在山路那边一群人走了过来。

 

要知道,那山路到处都是茅草,一米多高,那一群人十来个就朝着我们走过来了。那些人距离我们越近,寒气也越来越盛,虽然这是大中午的,烈日顶头,但是那些人一靠近我们,我还是感觉自己像是被冻在冰窖里一样。

 

不过这些人很奇怪,全身上下都包裹着一层厚厚的棉衣,而且那棉衣上面敷着一层层的烂泥,好像是刚从地里面挖出来的一样,每个人都紧紧裹着身体。就连脸也用一块布包着,只看见黑洞洞的眼眶。

 

领头的问我们木石村怎么走,我往前面一指,“穿过那块大石,往后面走几步就到了。”

 

那十来个人就往木石村走了,他们走路的姿势很奇怪,很整齐,好像是训练有素的战士一样,每个人背后还背着一个大背包,不过等他们走远了,我才感觉到一丝暖意。

 

我们几个就是木石村的,我很好奇,那些人来我们村子干什么,而且一身奇怪的打扮,我们几个孩子赶紧穿好衣服,就往村子回去了。

 

那一队人直接就找到了村长,说他们是野外考古的工作人员,因为迷失了路,所以要回到一个叫黑石岭的地方,因为他们的一个同伴在那个地方出了事儿。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村子几乎都是靠打猎和种田为生,所以对山里的路还比较熟悉。

 

不过黑石岭,一直是村民的大忌。

 

与其说是黑石岭,还不如说是乱葬岗,谁也不知道那里埋了多少人,有人说,那是抗战时期打游击死去的战士全部埋在一起,也有人说那里是一个殉葬坑。因为经过那里的人都会莫名其妙地死去,而且那个地方地处深山老林,也没有几个人敢去。

 

唯一去过的人,而且还活着的,只有我爷爷。

 

因为是公家的人,所以村长一刻也不敢耽搁,直接领着这群人就到了我家门口。

 

“我们要去黑石岭,明天一早就出发。”进门的那个队长一看见我爷爷,就开口说道。

 

爷爷是村子里最有威望的猎人,常年出没深山老林,当然也有很大的收获,而且打到的猎物几乎都会每家每户分享一点儿,所以村子里的人对老爷子也很敬重。这一群人进门的时候,爷爷一看到那个队长,整个人脸都发白了,手中的酒杯哐当一声,直接落在了地上。爷爷叹了口气,二话不说,招呼那一队人休息。

 

奇怪的是,那一堆人一进门之后,关上门,就再也没有动静了,从整个下午,我注意到这些人都没有离开房间。半夜的时候,我由于好奇,因为爷爷自从有一次从黑石岭逃回来之后,就再也不让人提那个地方,一提到黑石岭,那似乎就是老爷子心里的伤痛,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但是为什么这些人一提到那地方,老爷子就答应了?

 

难道仅仅因为是公家的人?

 

等到夜深人静,我瞧瞧爬下床,然后走到那一堆人休息的屋子门口,小心翼翼地往旁边窗户上掏了一个洞,眼睛往里面望……

 

我闻到了一股子死人的味道,而且我看到那十来个人褪去了身上的厚棉衣之后,身体横七竖八躺在屋子各个角落,身体已经腐烂了,一块一块的尸斑清晰可见……

 

那年,我才十来岁,愣是没有叫出声儿。

 

后来,爷爷真的和这群人进山了,只是再也没有回来,父母似乎知道些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被埋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一问爷爷的下落,父母只是用一些敷衍的话搪塞我。

 

直到后面几年,条件好些了,修通了山路,通了水电,所以我们才有机会出去上学,从小学、初中、高中,甚至考上大学,我就再也没有见过爷爷了,似乎爷爷已经渐渐淡出整个村子里面的人的记忆中了。

 

不过,那时候断断续续听到了关于村子的传言,说爷爷因为到黑石岭摸了一座古墓,拿走了里面的宝贝,所以那些死人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还要老爷子索命,所以被那群死人带走陪葬了……

 

然而后来,村子里一个疯疯癫癫的人却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村子里有一个神志不清的人,大伙儿都叫他赖子。早些年他好像是受到什么可怕的刺激变得疯疯癫癫,到现在还是孤家寡人。

 

但是这个人就在爷爷消失的几天之后突然莫名其妙地清醒过来了,而且直呼有妖怪。

 

最后他讲了一件很奇怪的时候,多年前,爷爷带着他们经过了一处很奇怪的地方……

 

赖子口中的那个地方叫黑石岭。

 

方圆百里之内,寸草不生,怪石嶙峋,上面都附着一层黄沙,只需微风一吹,漫天黄沙肆掠。不过那地方却热得出奇,哪怕只在这荒山走上半步,就会透不过气了。

 

荒凉的土地上留下一行脚印。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约莫六十来岁的老头,那人就是爷爷,那个时候看上去很干练,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

 

身后一群人在他的带领下正往前面走。那些人挑着担子,最小的个儿也就是赖子,那时候他也有四十来岁了,黝黑的皮肤,一看就知道是常年在外奔波的。

 

赖子说他们其实是替雇主东家干活儿的,具体什么我爷爷没有说,是他接的活儿,其余的人只要有钱拿,也就没多问什么了。

 

“呼呼——”

 

突然,一阵怪异的风吹了过来,卷起一阵狂沙,顿时,所有的人都赶紧停下了脚步,蹲在一处乱石后面。约莫一刻钟时间,那一阵诡异的风才散去。

 

“咳咳……”

 

当时老爷子咳嗽了好几声,才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然后皱着眉头,说道,“还真是这个地方!”

 

“啥地方?”

 

“玄奘西行的时候,途经此地,八百里开外,荒无人烟,寸草不生!”老人微眯着眼睛盯着远处若隐若现的轮廓,远处红彤彤的一片。

 

好像半边天都被血染红了一样。

 

老爷子摸了摸自己的胡须,然后说道,“话说唐僧师徒四人前往西天一路上,本该是天凉之秋,哪知道奇热无比,酷暑难耐,面前一座大山阻挡了去路,那山中烈火正旺,不熄不灭,往周围百十里处蔓延……”

 

“火焰山?”

 

身后的一群人目瞪口呆,原本该是秋凉的天气,却也酷热难耐。

 

“传说是在天的尽头,火焰山中,三昧真火,无论铜骨铁身,只要一碰到瞬间化为汁水!”老人叹了口气。

 

突然,周围变得也有些炙热了。

 

“传说罢了,哪里有这种事情。”那时候赖子天不怕地不怕,笑了笑,看到那些人一个个神色慌张,就叹了口气,“咋了,你们还当真了?”

 

“再说,这火焰山在几百里之外,距离我们这里还不着边儿。”赖子说道。

 

“也是,你看,这四周荒凉,若说是有个强盗什么的,我还信了,说这妖怪,怕是言过其实了。”有人说道。

 

“哈哈哈……林老头儿,看来,你还挺会讲故事的。”

 

“哈哈哈……”

 

人群中一片哄笑。

 

“轰——”

 

突然,从不远处发出剧烈的咆哮般的声音,像什么怪物嘶吼一般,震天动地。

 

“莫非还真有妖怪?”赖子神情变得有些严肃了,“传说他们经过火焰山的时候……?”

 

“啊,妖怪?”

 

突然一群人中变得骚乱起来了,“快跑啊——”

 

一团血红色的云雾,从西边天空漂浮过来,在空中出现了若隐若现的龇牙咧嘴的人形模样,朝着这群人快速靠过来……

 

赖子后来说,自己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醒过来的时候,就回了村子,一恍惚也就好多年过去了。而他讲出这件事情后,不出三天,也莫名其妙地死了,是在家被火活活烧死的。

 

多年之后,阴差阳错,我大学主修的是田野考古,而毕业之后,我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我们山区的那个怪异的黑石岭,以及在黑石岭周围发生的怪事。从我对那里的了解和村民口中断断续续的线索不难看出,那黑石岭确实可能有些不同寻常。

 

十几年前,黑石岭、一群诡异的死人走进了村子带走了爷爷,难道老爷子真的动了不该动的东西吗……

受微信篇幅尺度所限

想看完整版猛戳下方阅读原文后续情节高潮迭起!

↓↓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神秘风水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