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属于孙宏斌的一周。


文/一条君

一周,孙宏斌都住在华贸中心丽思卡尔顿酒店的一间套房里,这里距离万达广场仅10分钟车程。7月18日,他在结束与媒体的对话后,回到房间准备前往万达开会,房间的阳台上晾着一双耐克跑鞋,桌上放着洗漱包。


这一周,孙宏斌的日程以“每天一场大戏”的节奏展开。相对而立,他头上的白发清晰可见。


他的一举一动牵动着万达、乐视,甚至远在千里之外,本以为相安无事的金科的神经。这一周,他风光无两,却也遭遇诸多质疑,融创的股票曾遭遇大跌,又再度创造跳涨的历史记录,这些起落似乎也正映衬着他的前半生经历。


而在周五这天下午,这位半年出手过千亿的“并购狂人”,站上了人生最巅峰。继买下万达13个文旅项目,增加了4973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后;他当选乐视董事长,掌控了这家互联网大鳄的优质资产。成为业务横跨房地产、互联网、影视等多个领域,资产超千亿的“网红级”企业家。


“2年内,融创将冲击地产企业收入前两名”,压轴登台的王健林点破了融创的目标;讨债者堵门与警察对峙,老乡贾跃亭行踪不定,乐视危局如何收场;远在重庆的黄红云伺机而动,步步为营,攻还是守;“狂人”孙宏斌将作何选择?


大生意


这一切源于一周前与万达的一笔632亿元的大收购。


7月10日,王健林与孙宏斌的合影出现在媒体上,在一张仅有几瓶矿泉水和计算器的谈判桌后,王健林笑逐颜开,孙宏斌一脸沉静。


当日,万达商业与融创中国联合发布公告,融创以295.75亿元收购万达13个文旅项目的91%股权,并承担项目贷款。同时,融创房地产集团以335.95亿元收购万达76个酒店项目,交易金额达到了632亿元。


而根据融创发布的公告,万达会按照银行基准利率向融创发放296亿元贷款,期限三年,再加上融创需要背负的450亿元负债,这笔交易的价格将超过千亿。


根据财新报道,双方敲定这笔房地产行业最大规模并购只用了4天时间。随着尽职调查的展开,双方又重归沉默,留给市场巨大的猜测空间,举债并购与融创的现金流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而令人意外的是,沉默之中正酝酿着新的变化,这变化一方面来源于市场,另一方面来自于交易结构。


7月18日,界面新闻独家报道,多家银行正在对融创授信方面进行风险排查,当日,融创遭遇股债双杀,2019年12月到期的债券价格跌破面值,股价重挫13%。


当日下午,融创临时召开发布会,身着咖啡色短袖T恤,脚踏运动鞋的孙宏斌看起来仍旧平静,他甚至与在场的记者讨论起了一出剧本。此时,孙宏斌才向外界透露对此次交易的看法。


他表示,因为融创在并购市场有口碑和实力,才会碰上收购万达资产这件事,对融创来说,目前能动用的现金有500亿元,未来每个月的回款将突破300亿元,尽管交易规模非常大,并且需要承担万达的450亿元负债,但资产包中还有200多亿元的现金,对融创的现金流压力也不大。


最为关键的是,孙宏斌向外界透露出了此次交易结构会出现变化,他表示,文旅和酒店会考虑合作,已经与第三方谈判了。


第二日,在那场匆忙混乱又颇为戏剧化的发布会上,第三方富力亮相了。尽管外界并不知道这家公司从背景板上消失又重新出现的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这并不妨碍富力以六折的低价拿走了孙宏斌不感兴趣的酒店。而孙宏斌需要为13个文旅项目多付142.69亿元。


在年纪比他大十岁的王健林面前,这位狂人是谦逊的。“选择融创是基于对我们的信任,我和我的团队一定努力,不辜负王健林董事长的信任。”


这笔生意划算吗?三个掌门人都觉得是,在发布会现场,孙宏斌并没有说题外话,他照着稿子念完下台,“这个调整对融创而言比原来的交易方案有了更好的流动性,降低了负债水平,同时也承担了原酒店交易对价的折让部分,是可以接受的溢价,这种交易安排三方都很满意。”


在三个大佬手中的高脚杯交错中,这笔房地产行业最大规模并购仅用了9天就尘埃落定,但对孙宏斌来说,等待他的还不止这些。


执掌乐视


“现在不是我能不能当乐视董事长的问题,是我想不想当的问题。”


孙宏斌所言非虚,在乐视新一任的董事会中,融创已经占据8个席位中的5席,牢牢掌握了乐视的控制权。7月21日,随着乐视董事会结束,孙宏斌不出意外当选董事长,乐视正式改姓。


而在此之前孙宏斌一直对外表示对这一职位不感兴趣。


7月17日,北京异常闷热,而比天气更燥热的是伯豪瑞庭乐视供应商的心情,在公布收购万达商业资产后的一周,孙宏斌现身乐视临时股东会。他表示依旧看好乐视网、乐视致新与乐视影业的业务,对于遇到的资金问题他表示不是问题,而对于是否参选董事长却闭口不谈。


即便如此,孙宏斌对乐视业务、团队的改造早就在进行之中。将上市公司与非上市公司体系隔离、避免关联交易、将乐视体育等一批不良业务卖掉、维持银行信誉、向乐视网和乐视影业各派驻一位财务经理、往乐视致新派驻刘淑青担任CFO、监控资金动向、梁军担任乐视网总经理、力挺张昭等,乐视已经在慢慢淡化贾跃亭的痕迹。


随着贾跃亭辞去董事长一职远赴美国后,孙宏斌就成了乐视新的代名词。


不过尽管孙宏斌表示非上市公司不关上市公司的事,但此前乐视复杂的关联交易不可能会让上市公司体系“独善其身”,孙宏斌曾经阻止张昭再度将影业的资金划拨给贾跃亭,但此前仍旧有“坑”需要去填。


融创的内部人士层向接界面新闻表示:“现在所有业务都叫乐视,难免会有麻烦”。在临时股东会现场就有供应商要求见孙宏斌。


“孙宏斌还是很看好乐视,而且乐视的事情跟联想的关系很深,融创当时把钱给了贾跃亭,让他快速处置欠款,但是贾跃亭不这样想,比如融创进场的时候,


易到估值是60亿元,但贾跃亭想要70亿元,加上原来的窟窿太大,这些业务也需要不断投钱,而且上下游乐视都搞不定了,最后危机越来越多。投资乐视跟投资地产不一样,投资地产再怎么说土地还能增值,文化娱乐产业需要你不停往里砸钱”,该人士分析道。


在成为董事长后,孙宏斌向媒体表示:“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关联交易怎么办、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接下来如何处理。”


从投资乐视到成为董事长,孙宏斌仅用了半年时间,虽然这其中有着贾跃亭自身的因素,但其中也可见他的雷霆手段。


地产帝国


地产,确切地说是住宅才是孙宏斌最大的愿景。


截至2016年底,融创拥有土地量7912万平方米,同期国内土地储备前三强分别为恒大2.2亿平方米、碧桂园1.6亿平方米和绿地1.3亿平方米。随着融创接盘万达超过5900万平方米土地,融创的土地储备量有望跻身行业前三甲。


目标又近了一步。


另外,乐视还有2万亩土地,尽管孙宏斌并不一定都看得上,“他们买的地能有我买的好”?但是如果真到了冲刺的关键时刻,这些也是不可忽视的弹药。

融创内部人士此前向界面新闻表示:“如果今年把能万达的资产消化,就有可能冲第一集团,下半年将考验融创销售回款能力。”


自从“呛声”王石,折戟顺驰之后,孙宏斌绝口不提冲击行业排名与规模话题,而是常常把流动性、账面资金挂在嘴边,这或许是他觉得自己并不激进的原因,可最后目标却被王健林说了出来。


在7月18日面对媒体时,孙宏斌表示下半年会继续并购。并称,去年10月份已经停止在公开市场拍地,为之后的并购积累了资金。


今年上半年融创完成了1100亿元的销售,今年将完成3000亿元,除了账面上的资金,目前融创还没有2017年上半年更进一步的财务数据。


最近一周,孙宏斌似乎置身云端,周中一天下午,他跟记者说自己临时决定开发布会是因为,第二天,第三天,媒体又会关注他新的东西了。他的身上有着太多的话题,他不在乎外界对自己的看法、认为评级机构荒唐、觉得融创的收购太便宜了。


在酒店套房里,他一直向记者重复一句话,“我在乎过别人的看法吗”。这个山西商人身上有着太多的可能性,而未来,他又将在哪里掀起波浪?


地产一条独家报道 谢绝转载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地产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