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战争而病痛连连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林彪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后改为中南行政委员会)主席、中南军区兼第四野战军司令员、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书记。此后,他过起了长达10年的“隐退”生活,主要原因是病痛。


从1948年9月到1949年1月,在短短的4个半月的时间里,林彪指挥了两个大仗——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歼灭和改编国民党军队近百万。随着战争的顺利发展,林彪却病倒了,开始是长期失眠,发展到头痛,后来头痛越来越厉害,一痛起来,头直晃。再后来,他又开始拉肚子,据说原因是在汉口吃了两个桃子。从那时起,林彪对水果就很忌讳了。


1950年初,林彪住在汉口,为了恢复健康,他抓紧了锻炼,但效果并不明显。后来,林彪的病情加重,只好请示中央,决定离开前线,返回北京治疗。朝鲜战争爆发后,林彪“称病未出”,毛泽东最终只好让彭德怀去朝鲜。领到“转业令”的林彪,过起了赋闲的生活,退出了权力中枢,在长达数年的漫长岁月里,固守不串门、不做客、不探视病人的“三不主义”。


为救兄长而干涉家乡“镇反”


1951年11月,林彪担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作为党和国家的领导人,通讯联络总是少不了的,所有高级干部的办公室、卧室,甚至轿车内部都装有一部或多部电话,唯独林彪的卧室内没有装电话机,他从来不接电话,也从来不打电话。一次,周恩来特地来看望林彪,中间有事想打电话,林彪说:“叶群房间里有。”周恩来找到叶群处,却发现叶群把电话安在厕所里,他只好在厕所里打电话。


1952年6月,林彪的父亲林明卿拿着一封电报,急如星火地来找儿子:“回龙镇的土改工作队要枪毙你大哥,你不出面说话,恐怕他就完了。”林彪有一个劣迹斑斑的大哥林庆佛,人挺聪明能干,林家就是在他手上富起来的。刚解放时,林家四兄弟只有林庆佛在家,土改划成分时,按照他的财产情况,应该划为地主。但由于有林彪这层关系,土改工作队经请求上级批准,定为“小土地出租”成分。对此,群众意见很大,议论纷纷。土改时,群众要求惩治林庆佛。


林彪虽对兄长没有好感,但也不忍心弃之不管,便授意叶群写信给中南局负责人邓子恢。后来,黄冈县作出释放的决定,林庆佛也通过林彪的关系到武汉参加了工作。



身不由己的“专列”


林彪身体稍好一些后,一天,黄克诚来看他。看完以后,黄克诚就跟林彪的司机楚成瑞说,希望林彪到外地去疗养一段时间。


当楚成瑞把要林彪外出疗养的事告诉叶群时,叶群说她也作不了主,还是得问首长本人。不得已,黄克诚只得亲自上阵劝说林彪。结果林彪答应外出转转,但提出一个条件,不能搞专列,只跟老百姓的客车一块儿走。林彪这样级别的领导,外出肯定是专列。为了不让林彪生疑,和铁道部商量,让林彪的专列先跟客车停在一起,等他上了专列,再让客车先走。林彪在车厢里,也就被蒙在鼓里了。


车刚开时林彪还没有发现,哪知走了一段以后,林彪自己掀窗帘一看发现不对,就很恼火,坚决要停车,还很严厉地问楚成瑞:“这是谁的主意?”楚成瑞装傻,说不知道。林彪还是坚决要停车,楚成瑞就劝他:“你说要停,就停得了吗?要是真停了,全铁路线都得停,损失不少呢。你说怎么办吧?”林彪不说话了。这一下就把他拉到了南京,又拉到了杭州。



险被高岗拖下水


1953年春,中央准备召开大会调整领导班子。当人选还在内部酝酿时,高岗频繁地四处拉票,将矛头对准刘少奇、周恩来,企图取而代之,做毛泽东的第一助手。


1953年初,高岗对时任中组部副部长的安子文说,毛泽东有意改组中央政治局和加强中央各部机构。安子文听后没有报经中央授权,便自己草拟了一份名单。


安子文将名单给高岗看,高岗疑神疑鬼,认为这名单一定是刘少奇授意安子文向自己试探的。于是,他将这个名单在高级干部中扩散,并编造说:“政治局名单中有薄(一波)无林(彪),连朱总司令也没有了。”消息传开后,林彪被气得大骂。林彪在东北与高岗相处数年,关系本来就十分亲密,经过名单风波,林彪更认为高岗够朋友,为自己说话,于是表态支持高岗。


毛泽东认清高岗的真面目后,派陈云做林彪的工作,提醒他提高警惕。事后不久,高岗因阴谋败露,畏罪自杀。对于这件事,中央对林彪未予深究。


(据《党史天地》楚成瑞/文)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世纪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