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生活艰涩,心中也要遍植玫瑰~


最近,我在读的是汪曾祺的一本书,《生活,是很好玩的》。


书,去年买下,买它是因为名字。

但一直拖到今年才读,原因是开头几篇文我在别的集子里读过,匆匆扫一眼,原来是重复的呀。


这几天,在地铁上又开始书荒。

读完十几本小说想要换换口味,但一时又找不到轻松的可读性强的好书,遂想起手机里还有这本,便重新捡起来读。


中国人爱吃,也爱谈吃。

在中国,大抵是有点文化的人总会写几篇与吃相关的文章。这里面,汪曾祺名气很大,当然,他写得也相当不错。


作为一个美食家,汪曾祺对食材的接纳程度可以说得上令人感喟。


从地域上来看,内蒙的羊肉,北京的豆汁儿,湘西的腊肉,广东的糖水,他样样称赞。

从地位上来说,乡间的野菜,平常的萝卜,古诗里常有而现在人大都不识的“葵” “薤”,最名贵的鳜鱼,曾经贱卖的虎头鲨,他都爱。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有毛的不吃掸子,有腿的不吃板凳,大荤不吃死人,小荤不吃苍蝇”。不仅自己身体力行,汪曾祺还奉劝年轻人口味不要太窄,要多积累一些生活知识。


古人说诗的作用,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还可以多识于草木虫鱼之名。其实,不仅是诗,食也能丰富人的见识。


人,特别是年轻人,尽量多尝尝不同种类的食物,不管是古代的还是异地的。觉得好吃呢,就多吃一点,不好吃,下次就别买了。反正来来去去也花不了几个钱,即使不合口味,也比总吃大白菜强。


对食物的普遍接纳,不仅是对口味的锤炼,也是对见识的拓宽,对情趣的重构。当你识得越来越多的蔬果,花朵,游鱼,飞禽,你的生活自然变得丰富,心境也开阔得多。


除了对心性的塑造,食物还能体现人心。

就做食物的人来说,你是愿意恪守食谱的规定,按部就班以确保成功,还是愿意粗略一遍,然后相信自己的感觉,赋予菜谱弹性而自我发挥? 

你是否注意菜品和容器的配搭,是否花心思去摆盘?

每一项都诉说着个人的心态和审美。


陆羽在《茶经》里说,烹茶用的水,山上最好,江水次之,井水最差。

“其山水,拣乳泉石池漫流者上”,明月松间,清泉石上,如此灵水水烹出来的茶自然有出尘之气。它的好,胜在原料。


可他又说,“其江水,取去人远者。井取汲多者”。如此看来,大多数人所用的原料都不荣乐观。所以,在平常煮茶时,器具就显得尤为重要。


因原料受到限制,所以就想着从别的方面弥补,惟其如此,才能保存喝茶这一行为的仪式感。我想,这也可能是从古至今爱茶人士讲究茶器(《茶经》里面就列举了二十四中之多)的原因之一吧。


对于食物来说,也是一样的。身在城市,大多数人买到的食材并不占优势,这时候如果能在审美、心态上做一点补充,吃起来应该更有滋味。


就写食物的人来说,他对食物的描述和表达体现着自身的情感和观念。

汪曾祺在文章里常常借饮食表达对往昔的眷念。在《故乡的食物》里,他写到:“我很想喝一碗咸菜茨菇汤。我想念家乡的雪。

这里的咸菜和茨菇,不只是一时一地的食材,更是一种抹不去的乡愁。


我深深觉得这种带着审美,携着情感的食物很动人,所以愿意花时间花心思去找。上天从不辜负有心的人,前段时间,我发现了一个公号:<最好的食光>


做一张葱油饼,用藤编篮盛着,原木的朴实和葱油饼的辉煌搭配得相得益彰。隔着屏幕,恍然可见,葱花在酥油里爆香,面皮层层纠葛的情景。


 “做一张葱油饼,你要用心,不能假手于人。你要去感悟这个过程,感悟葱花在酥油里爆香,感受面皮与葱香的缠绵。你要带着情感、耐心去创造它,就像创造一个生命,一段生活。”


这是食光君通过《泰囧》里卖葱油饼的小哥看到的真谛。


做一份意面,它用晶莹的骨瓷盘安放,清润的白色打底,辅以灵动的水波纹,质感肌密的意面和活色鲜香的番茄肉酱被衬托得可口非常,看得人只想拿着刀叉上阵。


“她日复一日在意大利街角观望人群,从他们身上看到没有目的的生活是那么惬意,不必去追求壮美宏大,所谓幸福不过是重视生活本身。而意面浓重朴实,讲究原滋原味,或许她正是从食物里看到这么美好的生活态度,从而身心激荡,感动不已。”


食光君从意面里看到意式风情,看到人的个性。给我留下的,是一个诗意的畅想。


我常常为食物的情意所感动,所以喜欢厨房。

那是个有温度的地方。

愿意为你做一日三餐的人在里面忙碌,你会觉得安心,心中会升腾起暖意。


你知道,为你做饭的人,会为操持食材去尽可能多地认识果蔬鱼肉,会耐住性子搜罗各种食谱,会亲自探索那种食谱所得更好吃。他一定足够在乎你,才甘愿囿于几平米的厨房,为你付出大把的时间和感情。


所有有情有趣的日子,都是我们最好的食光。

作者,狐狸团子。

双子座,喜读书,爱手作,擅跑步。

身材好,气质佳,人生何处不起浪。

豆瓣账号:狐狸团子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人生莫负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