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日起AM汽车经理人正式更名为车威,

诚意制作有趣有料的汽车专业内容。

感谢大家继续关注支持。


打开任何一个主流的汽车网站,在“价格查询”一栏都会赫然出现,每辆标准型劳斯莱斯魅影的官方售价高达473万元人民币。众所周知,来自古德伍德工厂的“欢庆女神”长久以来都是豪华和昂贵的代名词,但却很少有人去探究一辆劳斯莱斯的真正价值,于是,两个美国著名汽车杂志《Car and Driver》的编辑便身无分文的驾驶着一辆39万美元的劳斯莱斯魅影,从休斯顿出发,最终抵达爵士乐的故乡新奥尔良,来了一次奢华又温情脉脉的“揩油”之旅。



“有人偷走了我们身上所有的东西,现在我们没有现金,没有信用卡,没有驾照,也没有任何能证明身份的文件,现在只剩下这辆车了。”


从休斯顿一路向南到新奥尔良,在这段漫长的旅程中,这是我们向每个路人“行骗”的话术。这并不是无聊透顶的真人秀节目桥段,我俩也不是无所事事,整天靠揩油蹭吃蹭喝的待业青年。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用这种看似极端的方式去探究一辆售价39万美元的劳斯莱斯魅影真正的价值。在这段疯狂的旅行中,我们身无分文,所有果腹的食物、汽油和住处全靠这辆恢弘高贵的英国GT跑车,人们都认同劳斯莱斯是财富的象征,但它能像黄金一样成为为一种衡量价值的标准吗?又或是成为汽车中比特币一样的神秘存在?带着忐忑,我们出发了。


如密西西比三角洲一般宽阔而修长的发动机盖一直提醒着坐在驾驶座上的我:你此时所驾驶的是劳斯莱斯!要不是这样,我几乎快忘了这辆安静之极的汽车是由一台624马力V12发动机驱动的。在法定限速范围内巡航,仪表盘显示动力储备的指针懒洋洋的指向了“100%”的刻度。不过,我们都对这辆车的运动十分好奇,很快,头脑中仅存的理智就说服了我们,身处在现在的窘境,任何不安分的驾驶行为所带来的直接后果便是我们必须为“空空如也”的油箱提早开始“行骗”。一想到这儿,我马上启动了ACC主动巡航系统,魅影随即如电影《2001太空漫游》中的圆型飞船,悄无声息的滑出了休斯顿。



在副驾驶座位上,我的同事惬意的把鞋脱掉。显然,脚踩羊毛地毯的他看起来心情愉悦。要知道,几分钟前他还挤在当天最后一班灰狗巴士赶来休斯顿,现在却惬意的半躺在真皮座椅中看着窗外飘起的小雨,“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奇妙。”他朝我嘟囔道。


然后,我们在一个路口等红绿灯时遇到了这段旅途中的第一个“粉丝”——一个有趣的大叔指着我们的车喊道:“看哪,那不是劳劳吗”(RAY-RAY,劳斯莱斯英文是Rolls-Royce,这里是路人的口误)紧接着大叔又手舞足蹈的跟同伴说:“我看过这车的详细介绍,Rick Ross(美国说唱歌手)就有这么一辆。”


于此同时,副驾的同事用连接到车内蓝牙音响的手机找到了那曲“Hood Billionaire”,当混乱无比的电音前奏穿出车外,那个有趣的大叔立刻向我们伸出了一个大拇指。


来到下一个红灯,我下意识的抬头看看,1340根细如发丝的光纤组成了魅影美轮美奂的星空车顶,那若隐若现的点点银光仿佛将茫茫宇宙的一部分搬到了车内,呈现出一种不真实的奢华,我不禁用手摸了摸顶棚,随即柔软的触感和手汗留在车顶的一点污渍提醒了我,现在并非梦境。



驶过一段高速,来到了得克萨斯州的Beaumont,口渴的我们在服务区发现了一家星巴克,我和同伴默契的相视一笑;机会来了。


“您要点什么?”一位得来速通道的服务生透过麦克风向我们大声招呼到。


坐在副驾上的同事马上说出了那番让我在接下来两天耳朵磨出茧子的话。


“Hi,我们想来两杯咖啡,但今天早上我们身上所有东西确实都被偷走了,我写个保证并且晚些时候付钱给你。这可能听起来有点荒谬,但我们现在只能赊账买咖啡了。”


“这….你得让我问问经理”这位负责点餐的姑娘显然有些措手不及,20秒后,麦克风里又传来了她的声音。


“您需要点些什么?”


我和同事互相对视一下,以无辜的眼神说服对方和自己:这只是工作。于是,我们点了两杯豆奶拿铁,接着那位姑娘又问我们是否还需要别的,于是我们又点了三明治。当我们驶过得来速窗口的取餐通道时,那位友善的经理已经拿着我们的咖啡和三明治恭候我们多时了。他一再坚持这些算请我们的,并且一脸怜悯的跟我们说:“我希望你们今天能过的愉快。”


“我现在已经好多了”我回应道。



我们把车停在服务区的停车场,正当我们肆意的享用着免费的咖啡和三明治时,一位身着粉色衬衫的年轻女孩超我们大步走了过来。她的脸上写满了兴奋,几乎和她衬衫的颜色如出一辙。


“有事吗?”我自信的问到


“我只是想看看,这可是劳斯莱斯啊!”她回答道。


“你想进去坐坐吗?”


“你没和我开玩笑吧?”


“当然”


她迅速的钻进车内,坐在那张做工精致的皮椅上。


“这车和Rick Ross的一样。”


“没错!”我回应道。



短暂的小憩后,我们又上路了,星巴克经理的爱心咖啡让我们精神抖擞,两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路易斯安娜州一个和老佛爷百货同名的小镇。这里以结合了法餐和西班牙烹饪手法的Cajun菜系闻名于世,因此我们都觉得来到这里根本没有拒绝美食的理由。最终,我们选择了一家名为蓝狗的咖啡馆(Blue Dog Café),这个富有情调的小餐馆挂满了用当地艺术家George Rodrigue作品,此外还有种类繁多的各式高汤、以及各种有着拗口法文名字的开胃菜。我们当即决定故技重施,用魅影换一顿免费的诱人大餐。


我们把车停在了一个从餐厅里每个座位都能看到的车位上,此刻,淅淅沥沥的小雨也让我们有机会使用那两把藏在门板里、犹如艺术品般的雨伞。我们走进餐馆,一位年轻英俊的领位员热情的招呼了我们,似乎他也是除了调酒师以外这个小餐馆里唯一的服务生,看来,我们的表演并不会引来太多的观众。


“先生们,你们的宾利很棒!”他说。


“事实上,那是一辆劳斯莱斯……”


“那不是更棒嘛!你们要吃点什么?”他应和道。


“我们把所有的随身物品丢了”按照下车时我和同事达成的协议,这回轮到我了。



“我们要到亚特兰大去,我们在新奥尔良的美食博客里看到了这家餐厅,我们现在需要吃午饭,可是我们没有钱。”

小伙子的表情瞬间凝固住了,他茫然的看着我俩说:“请稍等,我去把经理找来。”

过了两分钟,一位名为Danielle ­Aguillard的女士出现在了我们身旁,和接待我们的小伙子一样,她也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们。


“我们希望吃顿午餐。”我的同伴说。“一到亚特兰大,我就设法把钱给你”


“我要看看你们的身份证”她说。


我的同事Sabatini默默的走出餐馆,回到车上,从手套箱里拿了一张名片。


“我知道我们开着劳斯莱斯来蹭饭看起来有点奇怪。”我沮丧地说,老实讲,我几乎要放弃了,Aguillard女士却紧张的笑了笑。



此时,Sabatini拿着名片回来了,他在背后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我们找了张桌子坐下来并点了菜。接着,我们喝了杯开胃酒,等着我们美味的gumbo。这是一种极富当地特色的浓汤,由秋葵、虾、新鲜的蟹肉以及香肠制成。不得不说,这家餐馆的汤实在太鲜美了,我们几乎把盘子都添了个一干二净,迅速结束了这乞讨来的美味佳肴。



看到这儿你或许开始期待我们是否能用这辆劳斯莱斯换来更多的东西,事实上当时我们也有相同的想法,比如免费的高级SPA理疗、去奢侈品中心给皮鞋做个保养或者找个顶级的造型师修建发型,甚至是去奥特莱斯采购一番,这些我们都想过。大肆放纵的短暂快感确实让我们狂喜,但最终我们还是被良知唤醒了。事实上,我们身上带着现金和信用卡,以防万一,我们还开通了一个旅行账户。


最终,我们决定揭穿自己的诡计,告诉Aguillard女士我们的计划。


“其实我们只是想看看一辆劳斯莱斯能为我们带来什么?”我说。


不料她却回答道:“即使那样我还是会给你们提供午饭,要知道,没人应该忍受饥饿。”



我们在旅途中实在幸运,一路上都遇到Aguillard女士这样的大好人,实在令人愉快。每当我们把车听到路边,都会有人围上来问东问西,他们握着我的手、用手机给车拍照。此前,我们从未受过如此礼遇,就像是电影《当幸福来敲门》中潦倒的威尔史密斯一脸艳羡的看着股票经纪人拉开法拉利的车门。那种眼神好像在说“恭喜你啊,伙计,你做到了。”如果我们开着这辆车去拉斯维加斯或是贝弗利山,那里的劳斯莱斯多如过江之鲫,路人们甚至都不会多看你一眼。但在我们的旅途中,这辆车却扮演了“大救星”的角色。



当我们第二天在阿拉巴马州的Prichard,加油时,一位21岁的轮胎修理工Mario Gibson从他的卡车上走了下来,他一看到我们的车,就和我们搭讪起来。据他说,孟菲斯城有个叫Young Dolph的说唱歌手因为被发现在车里吸食毒品被捕了,而警察正是在一辆没有车检标志的黑色魅影里发现他的。“说唱歌手都那副德性。” Mario告诉我们。


所以我们又对可怜的Mario说了那番话,希望他能帮我们付清20美元的油费,他抱歉的摇摇头,并表示他只能支付10美元,随后我们让他给车拍了很多照片,他耍了自己的借记卡,我们加了10美元的汽油,我开车带着他在加油站附近的停车场兜了一圈,他的表情看起来十分满足。


“你们应该在车里放把枪。”他说。


“我最害怕枪了。”我真诚的回答道。


“我也是,但我想人们应该都会害怕手里有枪,还开着劳斯莱斯的人!”他继续跟我说。



最终,我们觉得欺骗这样一个简单善良的小伙子,实在违背底线,于是,我们给了他一张20美元的支票以感激他的慷慨,并且告诉他我们并没有丢任何东西。他则对我们说:“刚刚在加油站付钱的时候,我还跟收银员说,”这两个开着劳斯莱斯的家伙怎么可能连5美元都掏不出,他们肯定是在骗人”


“但我给你钱是因为我是个好心人。” Mario紧接着又说。

  

在先后成功“骗取”了咖啡、午餐和一箱汽油之后,我们即将完成这次旅途中一个最为艰难的任务:用我们的劳斯莱斯搞一个免费的房间。可能是之前的胜利来的太过容易,又或者是我们已经彻底在这个恶作剧中不能自拔。总之,Sabatini和我制定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目标:入驻利兹-卡尔顿酒店。


我们把车听到酒店门外,刚走进大堂,就发现这里的工作人员似乎十分警惕,每个看到我们的人都透过无线电耳机小声的汇报这我们的位置。这不禁也让我们紧张起来,后来我们才得知,就在几分钟前,警方刚刚封锁了一个凶杀现场,地点距离酒店只有几个街区。我和Sabatini立刻送了口气,心想着:还好封锁的不是恶作剧现场。


“那我们换个地方吧” Sabatini悻悻地说。



回到车上,很快我们又在罗斯福大街附近找到了一家华尔道夫酒店,这看起来像是劳斯莱斯车主经常出没的地方。于是我们迅速开车赶到那,把信用卡和身份证件留在手套箱里。当然,魅影还是停在了最靠近大堂、也最容易被看到的车位上。


圣诞降至,整个酒店装饰着漂亮的彩灯,它们把这座19世纪末期新艺术主义风格的建筑衬托的更加雍容华贵,我们径直走向前台。


“我们被抢劫了,”我用十分诚恳的语气说到。“我们所有的随身物品都被抢走了,包括身份证,你可以看看我们停在外面的劳斯莱斯,我们要开车去亚特兰大,我们一到那,就用补办的信用卡补交房费。”


服务生们迅速找来经理,她看着我们,思考几秒钟,然后说:


“好吧,我们可以用汽车当作抵押。”



“妥了!”我心中窃喜“我们可以留在华尔道夫酒店了!”


“我们得先查查你得信用卡记录。”这位经理接着补充道。


随即,被打败的我们被迫回到魅影上,夜幕缓缓降临,油表的指针飞快地下降着,当警示灯亮起时,我们正讨论着是否应该去希尔顿酒店,用Sabatini终身会员的身份“骗取”一个房间,但这打破了游戏规则。我们坚信,新奥尔良有1000家酒店,其中一个酒店的老板肯定会因为我们驾驶了一辆漂亮的汽车而答应我们留宿,哪怕是提供个睡袋也行。



最后我们开到了一座奇特的建筑跟前,它有着高耸的科林斯式立柱和一个气派的大门,在入口处,还摆了几尊奇奇怪怪的雕塑。一块被塑料常春藤盖住一半的牌子用法文写着:“Le Pavillon”


“那地方看起来不错,我们去这吧”,我说。


我们拐进了Poydras大街,还没到酒店门口,透过前风挡玻璃,我甚至就能看到一个身着西装中年男子从柜台后面跑到门口。我们的魅影刚停稳,他便拉开了酒店的大门“先生们,需要帮忙吗?”他殷勤的询问我们。



尽管接连碰壁,我们还是祭出了那些已经练习过无数次的台词:“我们被抢劫了,这听起来有些荒谬,但你看看我们的车。”


“我看到车了”经理跟我们说。


他为我们不幸的遭遇叹了口气,然后用手碰了碰额头,好让我们继续央求下去。


“好吧,他说,这是我在这儿的最后一天,它们不会开除我的”他说。


然后他给我们指了指房价的牌子。


“但是,我们会暂时扣下这辆车,直到你把房钱付清。”他又补充到。


“这可真是太好了” Sabatin说。



最后一个任务达成了,我们在没有信用卡,也没有身份证的条件下新奥尔良最终获得了一个标准的双人间。前提是我们必须用劳斯莱斯的钥匙交换房卡,当我们走向电梯时,就听见经理正在给代客泊车的师傅打电话:“没有我的许可,不许把车钥匙还给前台。”



古老的Le Pavillon酒店法房间里,烛台四处可见,各种古旧且不知名的奇怪画作和褪色的天鹅绒墙纸更为这里增添了一丝诡异的气氛。这家酒店是“全美历史酒店成员”,自1996年以来,更被推选为“3A级钻石酒店”。不过,据坊间传言,这里也是新奥尔良最容易发生灵异事件的酒店之一。据说,这里常年居住着四只鬼,这当然不包括门口那辆漂亮的劳斯莱斯。(注:劳斯莱斯历史上众多著名车型以ghost命名,如silver ghost等)


不论如何,我们按计划完成了本次旅行的每个任务,我和Sabatin不由得在房间里欢呼起来,早先时候我们原本想用一辆斯巴鲁力狮完成这个选题,但显然,用魅影完成看起来更加有趣。



其实,通过这个故事,我们只是想证明:人们之所以伸出援助之手,是因为内心深处的善意和良知,并不是因为我们开的是一辆昂贵的劳斯莱斯。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在一个加油站,一个只会很少英语的服务员用自己的钱帮我们加满了汽油,当我们最终向他解释了事情的原委并把钱还给他时,他有不由分说的硬塞给了我们四瓶饮料。



第二天一早,当我们下楼像酒店经理解释了我们的选题和整个策划的内容后,这个来自澳大利亚的中年人告诉我们,他叫Nathan Stewart,是汽车节目TopGear的忠实粉丝,他看过“三贱客”时代的每一期节目,自己最爱的是BMW的M系列车型。看来,最终能完成这个任务,还要拜一个车迷所赐,这听起来可真是有趣。



“实话实说,我不是因为你开了劳斯莱斯,才让你留下来的。”Stewart告诉我们。“我们接待过很多奇葩的客人,他们有的谎称自己是艺术家,有的在房间里大展厨艺,弄的乌烟瘴气;有的拆了墙上所有的烟雾报警器。甚至还有一个客人不穿裤子,在健身房里呆了18个小时。”


“但显然,你们这两个家伙没那么坏。” Stewart最后和我说



本文作者

车威编辑:王禹


我就是有一种骚浪精神






不一样的态度

不一样的车威

给我留言,我们来聊一聊汽车


 精·彩·推·荐

重归巅峰——新一代奥迪A8将于明天亮相

实拍东风风神AX4,小型SUV最潮车型诞生

宝马X2专利图曝光 正面硬怼奔驰GLA

车威 Top10 |必火!十大即将上市车型盘点

又一款加价提车种子选手!全新东风本田CR-V上市,起步价仅16.98万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车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