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之前竞选口号一脉相承,特朗普上任之后就大力推动美国人购买自己国家制造的商品,以拉动本国就业,振兴本国工厂。但是,特拉普的口号喊起来容易,真正实施起来却难上加难。

作为全球化最为彻底的美国公司,大部分已经在几十年前完成了全球化和世界工厂+全球市场模式,所以翻遍美国所有的商品目录,你几乎就找不到所谓的美国制造。

这种尴尬最近在美国媒体对特朗普形而上的口号进行批判时被暴露无遗,美国媒体称,就算是总统特朗普真的在鼓励美国人购买“美国制造”的商品,但是可操作性其实为零,因为连特朗普本人也难以做到。

据美联社披露,就连特朗普用来签署法律的镀金笔是在罗德岛组装的,但笔上的雕刻和喷漆是在中国完成的。他为展示美国工业实力而摆出的波音飞机,有高达30%的部件是在外国制造的,而这已经算是美国制造比率比较高的商品之一了。本周,为展示美国制造而停在白宫外的一辆消防车,其10%的零部件是国外的。

报道称,在21世纪的全球经济中,几乎没有什么产品完全是美国制造的。美国制造商依赖全球供应链,许多人购买外国商品,原因很简单,因为它们的价格较低。

凯托学会贸易分析师丹·伊肯森说,当人们感到有必要购买美国本土产品时,他们一般会花更多的钱,这意味着他们在其他事情上的支出或是储蓄变少了。报道称,在本周庆祝美国制造的庆典上,特朗普尚未承认这种微妙之处。相反,他认为只购买美国货将创造更多的国家财富。

报道称,特朗普面临的挑战是,大多数美国人更有可能从国外选择成本较低的商品。

去年,美联社与GfK的一项调查发现,美国人说,如果外国产品更便宜,他们更愿意购买外国制造的商品,而不是美国制造的商品。当被问及更愿意买外国制造的50美元的裤子还是美国制造的85美元的裤子时,67%的人说他们购买国外的裤子。

调查发现,家庭收入的差别几乎不影响这方面的选择。年收入超过10万美元的美国家庭与收入较低的人群一样,也会购买国外制造的价格较低的商品。

哥伦比亚大学的经济学家阿米特·坎德尔瓦尔的研究发现,廉价的进口商品给那些无法负担日常开支的美国穷人带来了巨大的好处。坎德尔瓦尔表示,低收入家庭把更大一部分收入用于购买食品和服装等基本商品,而这些商品的价格往往反映了来自海外的廉价供应。相比之下,更富裕的家庭往往会花更多的钱在服务上,从健身房会员到儿童教育。

他说,如果特朗普要提高某些进口商品的关税,就像他鼓励的那样,推动美国制造,那么低收入家庭将不得不在更高的价格中求生。

他说:“这对穷人造成的伤害远超过富人。”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