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回想起来很意外,不知不觉间,甘肃竟然也成了团结湖参考(微信ID:Talkpark)频繁关注的地区。从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虞海燕,到原省委书记王三运,这片从地图上看去很像一柄如意的西北省份,屡屡吸引各方回眸。

 

就在昨天,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就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发出通报。责成甘肃省委和省政府向党中央作出深刻检查,时任省委和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认真反思、汲取教训,并对副省长杨子兴省委常委、兰州市委书记李荣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罗笑虎三名副省级官员以及其他8名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的责任人做出党内严重警告、行政撤职等等不一的处分。另外7名负责人由甘肃省委省政府进行问责。因为环保问题,中央直接开出如此重磅的罚单,说实话这确实挺罕见。

 

祁连山保护区的生态恶化问题如何闹到这般地步?不久前王三运被宣布审查时,很多当地读者在团参后台留言提到,祁连山生态保护区在他的“无中生有抓项目”论之下,生态一天天恶化下去。从“两办”的通报来看,“时任省委省政府”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今年4月,中央第七环保督察组在向甘肃省反馈督察意见时,着重指出非法采矿、水电开发对祁连山生态造成的严重破坏,并指出这些问题源于甘肃省一些干部依然只看重经济发展,而轻视生态保护。巧合的是,就是在当月,王三运卸任省委书记,转任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环保工作成效,对于一省“主要负责同志”究竟会产生多大影响,看看周本顺也许会有更深理解。去年中央环保督察组对河北省通报时就指出:“原省委主要领导对环境保护工作不是真重视,没有真抓。”这些人被处理可能原因多样,但他们对环保的轻视态度,折射出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他们并没有真正理解十八大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深刻涵义,没有把转变发展方式的要求落实到位。说白了,就是没有领会、或者说与中央精神搞阳奉阴违,所以早晚要出事。

 

转方式过程中遇到的阻力,不仅仅是发展观念的滞后,更多的是因为触及了很多人的利益。所以中央环保督察组在地方执法时频频遭遇阻挠,在河北、山东等地,督察人员甚至被环保违法企业非法扣留。这些企业这么硬气,离不开地方势力的撑腰。

 

当然,与污染企业勾结成利益集团的干部还是极少数,但确实有不少人还没晃过神来,发展思路还没有转变过来,意识不到生态环保已具有关乎政治和全局高度的意义。那些停留在陈腐发展观的人,势必将不断感受抓环保不力带来的政治压力。比如环保部不定期约请地方市长“喝茶”,据统计自2014年《环境保护部约谈暂行办法》出台后,已经有47个市(区)政府主要负责人被约谈。被约谈的领导干部压力可想而知,决心都很大,媒体统计发现目前还没有两次被约谈的地方政府。

 

几天前,环保部副部长翟青赴四川督办饮用水水源地环境问题整治工作。为了推动整治,翟青采取了一个很“互联网”的方式,将所涉12个城市的分管市长拉到一个微信工作群里,由四川省杨洪波副省长和他任群主,随时沟通调度。新闻中说,这一做法“得到了与会人员的积极响应”。看到这我嘿嘿地笑了,这12位市长响应完了之后,应该感到压力山大吧。这下子没有了总结汇报等等组织程序的掩护,如此短兵相接地和领导直面,任谁也要出一身汗。

 

这事儿隐秘的新闻点在于,四川饮用水水源地的环境问题是在环保部召开的长江经济带饮用水水源地环保执法会议上被点名批评的。长江经济带饮用水源保护区内107个环境违法问题,四川省相关地市占30个,居全国之首。而关于长江经济带的生态环境保护,习近平去年在重庆召开的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强调,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这被认为是长江经济带建设的思路已发生明显变化,改善生态环境被排在了经济发展之上。

 

而昨天发布的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通报中指出,“习近平总书记多次作出批示,要求抓紧整改,在中央有关部门督促下,甘肃省虽然做了一些工作,但情况没有明显改善。”我想看了这份通报,微信群里的一位副省长和12位市长心情应该很沉重,四川饮用水水源地的环保情况,大概不久就会有“明显改善”了。


(文/于永杰)


点击

阅读原文

查看团结湖参考 [2017年精彩文章目录]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团结湖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