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庭筠:文采诚可贵,情商价更高

【徐读诗词】第20期

文 / 江徐



1

如果你看过《甄嬛传》,一定对其中插曲留有印象,但你不一定知道演唱者是患乳腺癌去世的年轻歌手姚贝娜,也许更加不会知道,作词者是唐代诗人温庭筠。

小山重叠金明灭,

鬓云欲度香腮雪。

懒起画蛾眉,

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

花面交相映。

新帖绣罗襦,

双双金鹧鸪。

可能你会说,温庭筠?好像不太有名气嘛。

实际上,人家诗词写作很屌很厉害的。

庭筠是他取的笔名,原名温岐。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温岐小小年纪就富有天才,文思敏捷。

八斗之才的曹植在求生本能逼迫下,七步成诗,咱温同学可以跟他有一拼:每次考试,写作文他都不用打草稿,一气呵成,八次叉手就成八韵。(是不是和我一样,很想知道“叉手”是怎样一个动作?)

长大后的温庭筠凭借上面这首精致秾艳的代表作,就可成为唐代流行乐坛的方文山,认不认同?

在词作上,与韦庄齐名,并称“温韦”;最重要的,他被后世誉为花间词派鼻祖。词风富丽、繁密、唯美是这个派别的风格。

在诗作上,他又与李商隐齐名,并称“温李”。唐诗宋词宛若灿烂星汉,其实也是良莠不齐。

2

怎样的诗能够称得上好诗?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品判标准。在林黛玉看来,词句属于末事,立意和意趣才是关键。鉴于此,她给学写诗的香菱首推王维。

宋朝的梅尧臣和欧阳修也讨论过这个问题。梅尧臣认为,好的诗,应该做到“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

欧阳修让他举例。

梅尧臣举了两个人的诗句作为例子,其中一个,就是温庭筠的“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后来,欧阳修借用这个句式仿写过,到底没法超越。

苏东坡恨不得对这一原创金句点三十二个赞。

照理来说,像温庭筠这种文采,在以文取胜的科举时代很吃香才是,事实并非如此。

不知道是否跟原生家庭有关,温庭筠性格不怎么好。

《旧唐书》上这样写他:“士行尘杂,不修边幅”。由此可见,文,未必如其人。温庭筠的诗词精耕细作,对待皮囊却随意邋遢。

3

仗着自己有写作天赋、艺术细胞,恃才傲物,放纵自己,整天与一群纨绔子弟酗酒掷筛、吃喝嫖赌。他不想,人家有爹可拼,虽说自己算起来是宰相文彦博后裔,那都是八辈子之前的事,沧海桑田,世道更迭,谁还认识谁?

因为他喜欢讥讽权贵,权贵就不给他好果子吃,所以每次考公务员都白费劲。因为每次考公务员都白费劲,所以他越发讥讽权贵。

性格决定命运,命运左右性格。温庭筠的一生没有走出这样一个怪圈。

性格不好,我们常常会说情商不高。温庭筠的情商是高是低,从以下几件事可窥一斑:

唐宣宗有个爱好,批完折子喜欢听几首《菩萨蛮》之类的流行歌曲,放松放松。当时的宰相令狐绹为取悦上司,同时显示自己能耐,就请哥们儿温庭筠写了一首曲子,以他自己名义献给唐宣宗,又嘱咐温庭筠不要外传。

作为写字的人,对这种为他人作嫁衣裳(而且人家穿了衣裳出去炫耀)的事情确实难以忍受。

最近,我为一个团队写古诗品评的文章,为稻粱谋,我接受了不署名的要求,但也告知对方,不可标署其他任何人名字。否则宁可不写。

温庭筠一来火,管不着之前答应过哥们儿什么,还是把事情捅了出去。结果,令狐绹肯定也很来火。

有一次,令狐绹请教一个文学方面的问题,温庭筠做出解答。令狐绹又问答案出自何处。温庭筠嘚瑟了:出自《南华经》啊!这又不是什么生僻的书,看来宰相大人应该在日理万机之余吧啦吧啦……

可能,温庭筠只是心直口快的一个人,但对方听着肯定不舒服,会觉得你是在讥讽他学识浅薄。

朋友就此慢慢疏远。(这样的朋友,又如何算得上朋友?)

除了“温八叉”之外,温庭筠还有一个外号:“救数人”。

也许带着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也许为了显示自己才高八斗,又也许只是出于“乐于助人”的精神,温庭筠同学考试时候特别喜欢向别人传纸条,帮助别人作弊,他还以此为荣,得意洋洋。在考官看来,这不算捣乱算什么?

4

还有一次,温庭筠在路上遇见微服出巡的唐宣宗,不认识皇帝老儿也就罢了,还“傲然诘之”:你是司马、长史之类的官吗?要么就是六参、主簿、县尉一类的官?

结果可想而知,皇帝将他贬谪到十八线城市,还降了职。对此惩罚,他还得回上一句“谢主隆恩”。

在诏书中,唐宣宗教训这位有眼不识泰山的家伙:“孔门以德行为先,文章为末。尔既德行无取,文章何以补焉。

这番话,用裴多菲体解释就是:

文采诚可贵,

品德价更高。

若为品德劣,

其文亦可抛。

皇帝老儿是会当凌绝顶的人,在我这个布衣草根看来,温庭筠的德行、人品倒没有什么大问题,要说问题,也只是太把自己的才能当回事,不懂得收敛锋芒,又因为怀才不遇而愤懑不已。

温庭筠有才,但是他没有李煜那么好的出生,又没给自己一个潜龙在渊的过程,想一飞冲天,又总是枪榆枋而止,郁郁不得志。路过陈琳墓,写下“词客有灵应识我,霸才无主独怜君。”瞧瞧这口气。

五十多岁,还因醉酒滋事被打落牙齿,最终得一个流落至死的收梢。所谓亢龙有悔。

相比那些在官场左右逢源,游刃有余,容易取得世俗意义上成功的一类人而言,温庭筠的狷介耿直、不会说话反倒有一份真意。

人情练达这篇文章,温庭筠没写好。作为花间词鼻祖,他的那些诗词作品,用现在流行语来说那可真是,屌爆了,美炸了。


 





江徐,

80后老少女,自由写作者

煮字疗饥,借笔画心

个人原创号:江徐的自留地

ID :  jiangxv08


苹果读者打赏入口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江徐的自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