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规范招生之后,迫切需要当地学校提高办学质量,重获学生、家长的认可。单靠处罚民办高中,取消或限制其在外地招生资格,没法从根本上解决优质教育资源分布不均的症结

记者 张兰太

近日,河北承德、石家庄、张家口、沧州等多地教育局密集发布公告,取消或限制衡水第一中学(下称“衡水一中”)等民办高中在当地的招生资格,引发广泛关注。


河北多地密集出手 抗“衡”生源保卫战升级


本轮生源保卫战于6月底打响,并于7月初升级,其直接导火索或为河北省教育厅6月16日发布的对衡水中学和衡水一中的“整改令”以及6月23日发布的《关于2017年中小学招生工作有关问题的补充通知》。河北教育主管部门的官方表态像一枚石子投入了表面平静、实则暗流汹涌的河北中学教育界,激起层层涟漪,不断向外扩展。长期苦于衡水第一中学等民办高中及其依附的公办学校跨地区“掐尖”“虹吸”做法的河北多地瞬间被引爆,密集发文抗“衡”,保卫本地生源。



7月9日,张家口市教育局在其官网上发布公告,取消衡水第一中学、石家庄二中实验学校、正定实验学校等五所学校在张家口市三年之内的招生资格。7月10日,沧州市教育局也发布公告,点名批评衡水第一中学等“外地民办普通高中利用教育培训机构、家长微信群、公众号等形式公布虚假招生信息,进行虚假招生宣传,有的甚至租用车辆到我市擅自提前违规招生”,并决定“凡是到我市进行招生的外地民办普通高中学校,根据协商原则及时来人商定招生计划,经核查与总招生计划、办学条件等不符的进行核减,对拒之不理违规到我市招生的学校取消招生资格”。


此前,河北省已有多市取消或者限制衡水第一中学等民校的招生资格。其中,承德市教育局7月5日发文,取消衡水一中等8校在当地三年的招生资格;廊坊市教育局也在7月5日发布公告,虽未点名衡水一中,但历数衡水市民办高中的违规招生做法,称“希望衡水市教育局重新核定民办高中招生计划,将2017年在该市的招生计划核减到2016年指标”;石家庄市教育局于同日发布公告,称将“在衡水第一中学2016年招生计划205人基础上,核减该校招生计划,核减后衡水第一中学在该市招生计划不超过155人”。


财新网此前报道,保定要求外地市民办普通高中在保定招生须向所在地市教育行政部门统一汇总招生计划并备案,若违规招生,不予办理初中学籍档案转移手续。邯郸则将衡水武邑宏达学校列入“黑名单”,三年内不准其在当地进行招生。(详见财新网《衡水中学办初中为“掐尖”?河北多地干预生源战》)


财新记者梳理,无论是否明确点名,前述河北多地教育局的公告矛头直指以衡水一中为代表的衡水及其他地市相关民办高中,针对这些学校利用教育培训机构、家长微信群、公众号发布“虚假”招生信息、进行“虚假”招生宣传、随意增加招生计划、假借公办学校名义、违规组织招生考试、提前违规招生等做法进行处罚,无论在时间上还是措辞上都具有很高的一致性。


“打压”?“封杀”? 教育专家澄清质疑


虽然上述河北各地教育局在公告中均表示,如此处理是依据河北省教育厅相关文件的精神和要求,对本市中学招生秩序进行规范,但因处罚主要针对“衡中系”民办学校,不少人把这解读为对衡中系的“打压”与“封杀”,认为这样不利于教育领域公平竞争、有地方保护主义之嫌,也剥夺了学生选择优质教育的机会。对此,不少教育专家则认为,上述处理是对衡水一中等民办高中长期“掐尖”“抢跑”等违规招生行为的一次拨乱反正,值得肯定。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连续撰文发声,他指出,“作为民办学校的衡水第一中学,从开办至今,一直与公办的衡水中学公办民办不分办学,背靠公办衡水中学的资源,利用民办学校的全省招生政策,在全省范围招生,且一再违反有关民办学校的招生规定,提前招生、扩大招生计划招生,以各种手段抢生源。这严重破坏地方招生秩序和教育生态,教育部门进行治理,这是依法治教的基本要求”。


“衡水中学发展的秘诀其实很简单,就是不惜代价地跨地区‘掐尖’,以及用高额奖励拉来高分学生。”此前,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也曾告诉财新记者,一到招生季节,衡水周围的邢台等地,就对衡水来的招生人员严防死守。


“建立在违规基础上的办学奇迹,只是泡沫和幻影。”熊丙奇认为,“衡中系”的壮大,是地方政府违规纵容的结果;对于地方政府部门来说,需要从中吸取教训。


优质教育资源分布不均 地方教育生态治理不易


不过,也有多位专家对财新记者表示,衡水一中等学校的违规做法固然需要整改,但不应“墙倒众人推”,只盯着衡水一中等发力,而应该有更好的解决方案。他们认为,单靠处罚衡水一中等民办高中,取消或限制其在外地的招生资格,没法从根本上解决优质教育资源分布不均的症结,治理地方教育生态依旧任重而道远。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认为,“物极必反,(衡水一中被罚)很正常,大家现在用聚光灯检查衡水(第一)中学,就如当年人大附中停办仁化学校一样。作为一个民办学校,限制其招生是否合理?”他担心,在推墙之势下,各方处理措施难免矫枉过正。


问题在于衡水一中并不是唯一存在违规招生问题的民办高中。“其他学校是否也都限制或禁止了?依据是否有足够?为什么以前没有做,而是现在?”陈志文问。


熊丙奇也指出,治理超级中学违规办学,还不止河北一省。“通过公办名校举办民校,以民办学校名义违规招生,打造超级中学的做法,在全国很多省区都存在。这需要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启动治理。”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各个地方都想尽可能留住自己比较好的生源,“这是很正常的”。因为生源是办好学校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各个地方能够留住自己的生源,当地的中学也就可以办得更好。


“但是留下生源之后,怎么做教育才能办得更好,在河北省范围内形成良性教育生态?我觉得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储朝晖说。


储朝晖认为,要从体制上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就要让多种形式、多种主体的教育共同发展,公立学校、私立学校并存,让它们适度竞争,并且权利均等,在法律地位、政府政策上“一碗水端平”,这样才能让教育发展更加均衡。


熊丙奇指出,在规范招生之后,迫切需要当地学校提高办学质量,重获学生、家长的认可。“各地应该加大基础教育投入,落实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提高学校办学质量,让学生在本地区(县市)就能读优质高中,以此学生、家长减少跨地区择校的需求。”熊丙奇说。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