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对于偌大的医院来说,我就是个小小小小的医生......


有的人找我加号,就和我希望天桥下卖煎饼果子的是我二姨是一个道理。这样,我每天早上,就可以不用排队不用花钱拎个煎饼就赶紧去上班,还能告诉她多撒点香菜还有我爱吃的香肠。


不管是亲戚还是朋友,甲求乙、乙求丙、丙求丁……最后,我还得求其他医生。


经常有不认识的亲戚朋友找到我说:哎呀,我都听你XX说啦,你那时候给XX弄的可好啦,就拍了个片子别的都没交钱!


现在是我求别人加号,还得人家像我一样自己掏腰包啊?对于偌大的医院来说,我就是个小小小小的医生,能给我加号的也都是我的同辈,收费这件事下有护士把关,上有医院的工作量要求,中间还有种种流程限制,这医院可不是我开的呢。


就算,如果,比如,这医院是我开的,您能同意有人来占咱们家的便宜吗?


如果以上两条都不是障碍,那么就到了最最重要的,找谁来看呢?


专家!能给我找专家看吗?能给我加个专家号吗?我就想找某某专家!大专家!


我想说,医院是一个很大的群体,而我目前尚在食物链底端,和专家隔着十万八千里,属于走在路上我跟人家问好人家都不知道我是哪根葱的状态,我凭什么啊?


我能提供的加号,都是刷情谊刷脸刷人气换来的同学之间的加号,我能保证的,是他们都是科班出身的很优秀的医生,完全能满足人群中90%的治疗需求。这种要求不但是对这个行业的不理解更是对我的侮辱有木有?


所以对于挑三拣四的要求,我也只能说,目前我的能力还没有达到我指派谁来看谁就来的阶段,我只能麻烦到我有资格麻烦的人,更高的需求,真的是太难了,这太难了,一点也不简单……


累死人的友情沟通…


接下来的,就是繁冗复杂的沟通阶段。


当可以加号的医生给我腾出了时间,往往会出现更多的要求。能周末吗?能早点吗?能晚点吗?能别等吗?能这吗?能那吗……一般这个阶段的讨论会持续20分钟到2天不等。


有时真的让我怀疑,您到底是急还是不急?如果不急,您就去预约嘛,电话网络都可以啊,今天的号没有两个月之后的总会有的啊!拿出刷火车票一半的劲,怎么都刷到了。


如果急,那就把别的事情先放一放啊,让公公婆婆送一次孩子、跟单位请个假、跟同事换个班有什么不可以吗?总不至于你病的不能上班了人家还把你捆在哪里吧?做任何一件事情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对吗?


你以为看病是逛菜市场吗?


经过了以上所有的流程终于约到医生了,结果呢?


爽约的、改时间的比比皆是暂且不论了,因为也没啥可说的。居然还有打电话问我要不要治的,也有干脆怕疼不治走了,后来还要再约时间的。


好在没有找我要求换医生的。可见即便是普通号也真的是绝对保证质量,但是您也注重一下医生的时间和劳动好不好。


加号,之所以称之为加,就说明这是额外的贡献。是在日常的工作安排以外挤出来的时间。您说来就来说不来就不来,那就干脆别来了。


其实看病并不难也并不贵,只是要满足您那么些个个性化的需求,和少得可怜的预算那是够难的也够贵的。


还记得某个仲夏夜我因为在路边摊一碗酸辣粉没端稳把自己手烫了,没想麻烦同学,直接打车到积水潭医院,进门先交60的挂号费。很快就喊我进去就诊了,听了我的病史,人家立马给我手上喷了点不明液体让我去水龙头底下冲个15分钟凉水,然后医生就出门去忙了。


如果我觉得不值,那我会说这个医院真黑心啊,60块钱够我买好几吨凉水的了轮到你让我在这还得站着冲?!我会说你这医生怎么这么玩忽职守啊把我撂这就跑了?!我会说怎么什么检查都不做也不给我开药?!


但我没有,因为我理解,因为我觉得超值。专业的医生会根据经验给出最简单有效的疗法和最专业的医嘱。我花了同样的价钱在打车之前买了一管烫伤膏涂了满手丝毫没有缓解钻心的疼痛,人家一眼就判断出了我的病情,一句医嘱就缓解了我的疼痛,你说值不值呢,反正我觉得超值。


约法三章


但是,怎么说呢,总有一些亲戚、朋友说我太高傲了。


那好,谁让咱也是食着人间烟火长大的,加号这个任务既然不可避免那约法三章总是可以的,凡事总要有个秩序。


1.要信任你的医生,反正我是信任,你要不信那就不必看后面的了;


2.要能配合医生的治疗时间,医院不是我家开的,也不是他家开的,都是劳动人民,否则也不必看后面的了;


3.要能珍惜医生的劳动,爽约什么的只能拉黑处理了。任何的劳动都是值得尊重的,但是当下国人对医生的劳动这件事貌似并没有多认同,有时候还不如理发师傅。


最后,我想说:


每天早上卖煎饼都是要一样的排队,排到了清楚的告诉人家我的需求是要加个香肠的,该补多少钱就补多少钱,如果能在放香菜的时候给我多抓一把那就感激涕零了,为了人家在大风小嚎的清晨让我能有早饭吃,还要适时的说声谢谢再拎走。


那么下次,如果我给您加了号,不要求更多,希望您也能这样去尊重接待您的医生,那就很好了。




来源:新浪微博  作者:joyshuai

本文转载仅作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必删除,谢谢!


如何联系我们:

贵阳中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风湿免疫科

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飞山街32

咨询电话:0851-85556970

如何分享:点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如何订阅:点右上角---查看公共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观注贵州省风湿病公众微信平台

 


长按识别二维码观注贵州痛风家园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贵州痛风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