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赤血在深圳的最后一天,赤血马上回家,把这些天的经历汇总成文,谢谢大家



即将到来的八月一日是解放军的建军节,在诸多中国人无所不知的日子里,八月一日是个重要的日子,1927年的今天,共产党所掌握的武装在南昌武装起义,共产党第一次掌握了自己的武装。

对于这一天的描写已经很多,赤血无论怎么写,也都跳不出大圈圈,但有些事情,就需要今天的我们努力思考了。

除了建党节,中国人最熟悉的日子还有十月一日,1949年的101日,毛泽同宣布新中国成立27年到49年,22年的奋斗,天安门终于挂起了共产主义领袖们的头像,挂过列宁、也挂过斯大林;后来,其余人都不挂了,中国人的天安门自然只留下了中国共产党的领袖。然而,在天安门正前方,那个世界最大的广场上,只要是重大节日,中国的执政党就会把孙中山的画像放置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放着,孙中山与毛泽东,中国近代两大政党的领袖就这么一直深邃的对望着,孙中山仿佛在对毛泽东说:为什么继承了我遗志的为什么是你?而毛泽东似乎也在对孙中山说:为何你造成的隔阂如此之深?


孙中山与人民军队

孙中山与毛泽东,两人都没有经历过过南昌的硝烟,但在纪念建军节时,这两个人却是建军历史上影响深远的人。

孙中山——心胸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远大

在电影《黄埔军人》中,有这样一个经典的画面,就是面对国民党员对国共合作的质疑,孙中山拍案而起,大声说道:不服从就退出国民党,我个人可以加入共产党!

然而这一幕终究只是艺术的加工,孙先生的心胸远不像善良之人所想象的那么大。


革命先驱孙中山

面对着堕落殆尽的国民党,孙中山先生发现了苏俄的革命,发现了中国共产党的勃勃生机,他不止一次问到下属,为什么我们的起义多不过几百人,而共产党组织一次罢工就有数万人参与?国民党没人能回答他,于是孙中山决定联合中共,但联合的办法却是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历史证明,这并非什么好办法。

也许有人说,在孙先生的保证下,共产党不仅参与了国民党一大,甚至有党员成为国民党的部长,这还不叫心胸宽广吗?

真的不叫。

面对加入国民党的共产党员,孙中山先生的想法很简单,就是用国民党的纪律约束,用国民党的理想消化——那要是约束不能、消化不了呢?

孙中山先生制定了后手——在党章中制定《纪律》一章,给未来可能的制裁“提供依据”,同时,孙中山还组建了专门执行纪律的中央监察委员会,选举监察委员5人,候补监察委员5人,10人中无一是共产党员——后来在“清党”活动中发挥积极作用的蔡元培,就是中央监察委员会的一员,屠刀已经打磨完毕。


孙中山葬礼

即便是一贯主张联合国民党的陈独秀,面对孙中山的咄咄逼人,也在给别人的信中写道:不能没有条件和限制的支持国民党,否则就是帮助自己的敌人,就是给自己制造反对派!

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怎么可能依旧不考虑组建自己的武装呢?

毛泽东——最后选择的最后选择

为什么继承孙中山先生遗志的是毛泽东的共产党?回答起来也许可以很简单:忠于孙先生遗嘱的廖仲恺被刺杀了、资历深厚的汪精卫发动了反革命政变、手握军权的蒋介石背叛了大革命,这些人都比共产党实力强大,但都已经不再把孙先生的遗嘱当回事。

所以,能完成《建国方略》的,也就只剩下了共产党。

李大钊曾经说过,共产主义革命是诸路接不通的最后选择!而毛泽东也在信中写过,俄国式的革命,是无可如何的山穷水尽诸路皆走不通了的一个变计。

所以,在最后之路都可能被堵死的前夜,在得知南昌起义已经发生的情况下,毛泽东在八七会议上高呼“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是保留最后希望的唯一办法!


毛泽东与八七会议

也许,说这话时,毛泽东想到了挚友蔡和森的惨死,想到了湖南民众被无情的屠杀。

他知道,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可他这个秀才,已经别无选择

南昌城——群星璀璨

文革时期,有人说建军节应该改为秋收起义爆发的日子。在今天看来,这明显是舔了些墨水却有胸中无墨之人所为。

192781日,共产党的第一枪在南昌打响,第一枪之响亮让无数史学家惊叹。

在第一批授衔的十大元帅和十位大将中,八位元帅和六位大将的履历中可以写上南昌起义的名字,八位元帅是朱德、贺龙、刘伯承、聂荣臻、林彪、陈毅、叶剑英、徐向前;六位大将则是陈赓、粟裕、许光达、张云逸、谭政、罗瑞卿。


南昌起义

这些人无论哪个单列出来,都是中国近代史的骄傲。

而在八一南昌起义的主力——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中的共产党军队将帅,可以完全支撑起这支部队;中国人民解放军十位元帅中的五位、十位大将中的六位,1927年都集中在第二方面军内——五位元帅是:第二方面军暂编第二十军军长贺龙;第二方面军第四军参谋长叶剑英;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上尉参谋徐向前;第二方面军第四军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三营七连中尉连长林彪;第二方面军教导团特务连准尉文书陈毅。六位大将是:第二方面军第四军二十五师参谋长张云逸;第二方面军第四军直属炮兵营见习排长许光达;第二方面军第十一军二十四师教导队学员班长粟裕;第二方面军第四军十二师三十四团少尉排长徐海东;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特务营文书谭政;第二方面军教导团二连副班长罗瑞卿

军长、参谋长、参谋、连长、排长、文书、副班长,人民军队的雏形几乎在瞬间搭建完毕。

新型军队的创始们,在旧军队的脱胎换骨之中逐渐呈现着。起义之时,没人想过共产党能在22年后夺取政权,他们想的大多是挽救大革命,终极目的也是占领广州,掌握出海口,等待援助,重新北伐。

这是当时人们最后的希望。

为了个最后的希望,上至军长下到列兵,共产党员义无反顾


开国大典上的朱德与毛泽东

22年后,朱德作为总司令登上天安门时,也许他还记得,南昌起义之时,他虽然不是起义主要领导,好歹也是个军长;可三河坝激战之后,他成为了起义军的最高领导,可却只是个支队长。起义路上,一个失败接着一个失败,一个困难连着一个困难……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这支军队不断走向成熟,从“饮马长江”的狂热到“工农武装割据”的坚持再到“大决战”的汹涌澎拜,这支军队创造了历史!

如今,我们身处和平环境,对于那个年代的风云激荡也许会有各种评价,但只要看着现在的军人,人们就能感到平和与安宁。


抗洪前线的解放军战士

恢弘的战争年代已经不在,我们的国家也不再有混乱与割据,人民军队却一如既往的保持着纯粹的色彩,最后的防线前,总是有着他们的身影——他们面对的,可能是拿枪的敌人、可能是残暴的歹徒、可能是疯狂的抹黑、可能是无知的嘲笑、可能是汹涌的洪水、可能是无情的地震、可能是精神物质的诱惑然而他们都不曾改变初衷。

因为他们的背后,是人民,他们的名字,叫人民解放军。


苹果手机用户,喜欢赤血的话,可以识别上面的二维码给予赤血一些前进的动力,每一篇文章背后都需要辛勤的汗水。你的每一次打赏,都将直接转到赤血学妹的微信钱包之中,为了生活,为了不跪搓衣板,请大家理解,谢谢大家——留言中可以附上您的ID,赤血会万分感激)


这里是凤凰箴言,我是赤血之城,谢谢你的阅读。


End—

若觉可读,欢迎推荐给你的朋友,甚幸!

凤凰飞去,空余声声嘶鸣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凤凰箴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