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没有广告
只有我们对美食的理解与探索




做饭不好吃,妈妈脾气再好也会急眼



前几天我姐回家休假,昨天我就接到了来自我妈的吐槽电话。


我妈说,姐姐回家做的午饭真的是灾难,有一天中午她做粉浆面,面条做的真是又酸又咸,辛苦我老妈吃了三个饼才咽得下她做的一碗面条,太咸了……


还有一天中午做炒刀削面,刀削面煮完之后,我姐她都不过凉水的(够自信的啊),直接捞出到锅里炒,结果面条发粘直接粘成了一坨……



其实这也不能怪我姐了。


从自己做饭突然转变到给全家人做饭,这中间是要有一点困难的。吃饭人数上发生了变化,这中间变的东西也就多了。


就拿姐姐做的那顿又酸又咸的粉浆面条来说吧,要准备多少面条、准备多少倍的粉浆,多加多少水,要多放几撮盐,一人份变成了四人份,这些用料的变化可不仅仅是乘上个4那么简单了。




而且对于粉浆面条来说,粉浆的味道也不是稳定的,从菜市场打来的粉浆,天气温度不同,发酵程度也不一样,说不定我姐做饭那天豆腐店卖的粉浆格外的酸,那也不一定啊……


(姐姐,我真的是在帮你说话啊!)


看到这可能会有人看不懂了,粉浆面条是什么,粉浆又是什么?


今天推味君就和大家介绍一下我们家乡的食物粉浆面条。顺便再详细给姐姐讲一遍制作流程,不要再搞砸了。



粉浆面条:顾名思义,就是用粉浆煮出来的面条。


粉浆:绿豆磨成浆,发酵至有酸腐味道,变成酸浆。


如果这样讲粉浆大家想像不到的话,那我们就联想一下豆汁儿,老北京爱喝的豆汁儿被很多人吐槽,又酸又馊,一般人尝豆汁都说他是“隔夜刷锅水”,但好这口的老北京就是觉得豆汁儿香(其实我第一次喝豆汁儿也是觉得很好喝……)



所以粉浆面条也一样,很多人第一次吃不习惯就是因为它独特的发酵的酸腐味道。但在我们家乡人看来粉浆面条因为有粉浆的存在,整碗面透着酸酸却又浓郁的香味。


过去要想做出一碗喷香的粉浆面条是很麻烦的,要提前一两天准备粉浆。


要先把绿豆或黄豆泡上,等豆泡涨了,就在石磨上磨成粗浆。



用纱布过滤出豆渣,剩下细浆就在盆中静静的发酵。


自然放置一两天后,浆水发酵变酸到合适的程度就可以拿来煮面了。


不过现在很少有人自己在家做浆了,这一两天的发酵功夫,去一趟菜市场就能得来。


(豆腐店的粉浆缸)


买来酸浆掂回家,就倒到锅里煮到微微沸,粉浆表面就会泛起一层白沫,用勺子轻轻打浆,泡沫消失,粉浆就会变得更加细腻。


等粉浆煮沸就下入面条,放入芝麻叶,加盐、五香粉、葱末、姜末、辣椒调味。


面条煮熟,盛到碗中,再来一勺提前腌好的熟黄豆芹菜丁小咸菜,这一碗粉浆面条就算做成了。


豆香浓郁,酸味十足,面条的筋道,再配上脆生的芹菜粒,这碗面条看着很朴实得上不了什么台面,可吃完满口留香。



这样一回顾,说它不难但是很麻烦,说它难做又好像很简单,家常饭这种事情,就是做得多了家的味道也就有了。


至于我姐姐为啥能把她最爱的粉浆面条做得这么难吃,大概还是因为太久没回家吧,毕竟除了家乡我还没看到有哪个菜市场卖粉浆的呢。


(加油吧姐姐,好好做饭,妹妹我只能帮你到这了,我可不想再接到妈妈投诉啦,哈哈哈)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


晚安呐

-End-

文/皓妹不贪吃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评论区可肆意留言

公众号后台可聊闲


投稿/合作/求吃饱

微信:tui_wei

邮箱:tougao@tuiweifood.com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