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错落。即便不是黄昏,也好似蒙着一层厚重、恍惚、温暖的色调。这,就是杭州的老弄堂。它们,承载着杭州最真实的变迁,正一点一点的,从我们的视野里消逝。



那时候,我外公每天都会在弄堂口摆出一个小人书摊来。那会儿,他刚刚从学校美术老师的岗位上退休,习惯了孩子们的陪伴,忽然空虚的他,就想出了这样一个主意来。


于是,我童年的记忆里,弄堂,是和无数干净、黑白分明的眼睛联系在一起的。直到现在,我依然保存着2000多本小人书,那是去了天堂的外公留给我富可敌国的财产。



那时候的我们,在卸下的门板上将几块立着的破砖头站成一条直线,或在几块砖头上架起一根木棍,一张因陋就简的乒乓球桌和看不见网的球网,就这样诞生了。


那时候的我们,喜欢跟小伙伴们玩,而不是一只方方正正的手机或iPad。只需要一副针线和几块碎布头,看着妈妈在灯下,十指纤纤,上下翻飞,转眼间就变幻出几个五颜六色的沙包来。


女生们喜欢凑在一起,在课桌上用5个沙包抓着玩,有男生加入的时候,就变成了一群人+1个沙包的组合。



那时候的我们,剥开一块糖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的。那些绚丽、透明的糖纸,在阳光下会像彩色玻璃一样,闪闪发光。那时候的弄堂,也会在糖纸背后,显现出它最美的样子。


那时候,我们能看见的美丽的东西太少,即便连一张糖纸,都要仔细的夹进书本里,晚上压在枕头底下。第二天跟同桌的长辫子女生交换,或将它折成一个跳着舞的小人儿。



那时候,我就是一个小小跟屁虫,拉着姐姐的衣角,缠着她带我去吃杭州最早的西餐厅,海丰西餐社。那里有一杯足以让我回味上几天的淇淋果露,虽然只是粗糙地装在一只彩色的塑料杯子里,但在我眼里,它是最具有魔力的东西。



那时候,每当隔壁阿婆在她家的厨房里忙碌,一整个下午,弄堂里都会浮动着一股浓香,飘散不去。阿婆最拿手的就是做卤鸡爪,每当这时候,无论是弹珠、洋片抑或牛皮筋,其魅力都及不上那一只只红得发亮的卤鸡爪。


汪俊杰和徐鹏,哥俩都是在杭州的老弄堂里长大的。所以在若干年以后,他们和几个同样在老弄堂里长大的小伙伴开了这家名叫“弄堂里”的餐厅,可谓手到擒来。



一切都是记忆中熟悉的模样。连弄堂里餐桌上几乎每桌必点的特色菜,也是儿时饭桌上妈妈和奶奶的拿手菜。



从2008年开始,“弄堂里”的雏形就开始萌芽了,经过3年孕育,终于在2011年7月23日,在河东路237号开出了它的第一家门店。


如今,9年过去了,弄堂里在全国开出了十几家门店,菜肴的价格却和9年前相差无几,而味道,始终坚守着——和记忆里小时候的味道,一模一样。



下面的菜可以上下滑动查看哦~

7月23日逢弄堂里9周年店庆,老板们挑选了9份有回忆的菜,无论它的原价是42元,抑或38元,在7月23日当天,它们都只卖9元,更有超级诱惑的店庆优惠,请猛戳下面的海报。



@ 弄堂里(河东店)


地址: 河东路237号(近潮王路)

电话: 0571-88060985







全杭州最便宜的烤全羊,口味还能秒杀整条街?为了广大饿粉,我决定去踩踩“雷”。



保俶路一晚卖7200个包子的传奇小店昊海,48小时前搬走了...



英国第一、世界十三的米其林三星餐厅厨师,看上了杭州的风水宝地,偷偷的躲进了一间店里。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我们都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