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靠1万元起步,短短一年多的时间,获得了超过亿元的收益,这种在梦中出现的情节,却是在现实中真实存在。石志敏先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再借助合同拿到了普通合伙人8亿元的注资。凭借投资人的钱,取得博信股份控制权。如今抛售股份离开,获利达1.64亿元。


神秘人石志敏2015年11月投入1万元入主博信股份,如今获利1.64亿元离开。即使扣除杠杆资金成本,他的收益也非常丰厚。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后,再拉资金进入,之后高位卖出,超级杠杆玩家的操盘手法令人惊奇。


石志敏是何许人也?网络上流传着他的一些资料,都无法为我们具现出石志敏的人像。


7月12日,博信股份发布公告显示,石志敏控制的深圳前海烜卓投资发展中心(简称烜卓发展)以及朱凤廉女士与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苏州晟隽)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其中,朱凤廉是博信股份原实控人,涉嫌行贿落马官员刘志庚的资本大佬,杨志茂的妻子。


烜卓发展、朱凤廉以23元的价格分别向苏州晟隽转让3470万股股份和3060万股股份,转让价款分别达7.98亿元和7.03亿元。因为溢价相对停牌后价格过高,其受到了证监会的问询。


石志敏通过烜卓发展在2015年11月以5.83亿元接手博信股份,后又花费5156.48万元增持,如今以7.98亿卖出,获利1.64亿元。最值得称奇的是,石志敏在烜卓发展只出资1万元,却通过杠杆获得1.64亿元的收益,他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杠杆买壳



一万元的出资,如何能调动数亿元的收购资金呢?有市场人士分析表示,石志敏与博信股份原实际控制人杨志茂前期达成股权转让协议。之后,石志敏再凭借合同募集资金,通过给予LP高业绩回报承诺,最后通过募集的资金完成收购。


这在时间线上,也相当吻合。2015年11月9日,石志敏成立深圳烜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烜卓投资)。11月14日,烜卓投资与杨志茂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之后,在11月23日,以烜卓投资为执行事务合伙人,成立烜卓发展。而实际与杨志茂达成交易的,就从烜卓投资转变成了烜卓发展。


也就是说,石志敏是先前股权转让合同,再募集资金完成收购的。资料显示,烜卓发展合伙人合计有三名,认缴出资额为80001万元。其中执行事务合伙人烜卓投资出资1万元,持股比例为0.00125%,两名普通自然合伙人杭州达尼丁和天津利之源分别出资5.6亿元和2.4亿元,持股比例约70%和30%。


根据公告披露,在烜卓发展对所投资的公司行使股东权利时,由执行事务合伙人及其委托代表全权处理,无需取得其他合伙人的同意。


因此,仅仅凭借1万元的出资,石志敏拉到了8亿元,并成功收购博信股份,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值得关注的是,烜卓发展每股收购价格为18元,较博信股份停牌前股价15.48元溢价16%。


杨志茂为东莞首富,依靠新世纪科教起家,之后控制上市公司锦龙股份,其后,渐渐渗入东莞证券,控制其44.6%股权。


2009年,杨志茂先是通过新世纪科教持有博信股份3060万股,再和深圳博信签订股权转让协议获得博信股份3240万股,两者总计63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27.39%,成为博信股份实际控制人。具体持股方面,杨志茂14.09%,杨志茂妻子朱凤廉持股13.30%。


只有16%的溢价,杨志茂就放弃了一个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这又是为什么呢?


其实,杨志茂面临的麻烦,已经让他无心管理上市公司。杨志茂在转让股权不久后便告失联。2016年2月22日,锦龙股份发布董事长杨志茂失联公告。


后来的信息显示,杨志茂涉嫌行贿,因刘志庚案协助调查。与石志敏的交易,是杨志茂失联前最后一项资本运作。或许,石志敏能够轻松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也得益于杨志茂自身遇到麻烦了。



大名城逼宫,石志敏联合朱凤廉倒壳



博信股份没有明确的主营业务,市值徘徊在20亿、30亿左右。作为“小市值重组股”的博信股份,觊觎其壳价值的不仅是石志敏。上市公司大名城旗下康盛投资于2015年9月、2016年3月和2016年4月三次举牌,持股比例达15%。


之后,康盛投资继续增持,根据博信股份2016年半年报显示,康盛投资持股16.50%,超过烜卓发展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控制博信股份不到一年,石志敏就丢失了第一大股东地位。事实上,石志敏也曾增持1%的股份,来巩固第一大股东地位。2016年1月,为履行杨志茂2015年7日作出的增持承诺,烜卓发展以22.42元的价格,耗资5156.48万元增持230万股。增持后,烜卓发展持股比例达15.09%。


然而,康盛投资持续举牌,持股比例逐渐超过烜卓发展。石志敏的资金都是别人的,也无力与大名城争夺第一大股东地位。


因为,出售股权也在清理之中。石志敏的精明之处在于,联合杨志茂之妻朱风廉一起出售。烜卓发展持股15.09%,朱风廉持股13.30%,打包出售,收购者便可以获得28.39%的股份,远超康盛投资16.72%的持股份额。


从结果看,收购完成后,苏州晟隽将直接成为博信股份第一大股东,获得公司控制权。


不过,博信股份停牌前价格为13.20元,苏州晟隽收购价为23元,溢价74.24%。如此高的溢价也引发监管层的注意,7月12日,上交所对博信股份发问询函。要求公司定价依据及合理性。此外,苏州晟隽成立于7月3日,注册资本仅2亿元,上交所要求其充分披露资金来源、筹措方式与支付能力,与转让方及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苏州晟隽由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广州承兴)全资控股,罗静为广州承兴实际控制人。据查,近期广州承兴在多个资产平台通过资管计划的形式公开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主要为支付上游采购款。


实际上,承兴国际集团才是罗静旗下核心企业,并依靠承兴国际集团控股两家境外上市公司,港股上市的承兴国际控股以及新加坡上市的Camsing Healthcare。


承兴国际集团1996年成立于香港,是一家综合型文化产业集团。一开始,主要为宝洁等品牌商提供促销品及促销解决方案迅速起步。目前,已形成IP引进与经营孵化、文娱内容生产和渠道分销三大板块。


2016财年,承兴国际集团销售规模超过300亿元,实现了连续三年年均增长100%的发展。继香港和新加坡之后,罗静的目光瞄向了A股。实际控制人换来换去,博信股份还是老样子,这一次,罗静会带来改变吗?


上交所在问询中关注到,苏州晟隽是否有改变上市公司现有主营业务的计划,这些计划是否与本次股权转让构成一揽子交易。


END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