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烽火无烟

雍正皇帝的成功上位,依靠的并不是他一个人的力量,在他背后,是一群人的鼎力协助:允祥、年羹尧、隆科多、戴铎……这些人中,作用最大的就是年羹尧和隆科多。这“一内一外”两个人(“一内”就是隆科多,“一外”就是年羹尧),就如同雍正的左右手,二人在雍正争夺皇位的过程中都起到了左膀右臂的作用, 是当时雍亲王集团中的核心人物。

但就是这两个雍正最为依仗的肱骨之臣,最后落得了凄惨的下场,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这还要从头说起。

我们就按照“发迹—巅峰—败落”的轨迹来看一下年羹尧和隆科多的人生历程。

我们先来看年羹尧。

在很多演义以及影视作品(诸如《雍正王朝》《后宫甄嬛传》等)中,年羹尧往往被塑造成一个武夫的形象,五大三粗,一身戎装,就连说起话来也是声如洪钟,是所有人口中的“年大将军”。其实,历史上真实的年羹尧并非如此,因为他根本不是武将,而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文人。

年羹尧,字亮工,号双峰,汉军镶黄旗人。年羹尧的家庭算得上是官宦世家,他的父亲年遐龄曾经是湖北巡抚,他的哥哥年希尧也曾经做到工部侍郎的职位,由此可见,年羹尧的家庭环境是非常不错的。

而年羹尧本人呢,他是在康熙三十八年(1699 年)中举的,当时他年仅二十岁,次年,年羹尧又顺利通过会试,并以殿试三甲二百一十八名的成绩考中了进士,成了天子门生。之后,他被召入翰林院,被点为庶吉士,授翰林院检讨,先后担任四川、广东学政,迁内阁学士。

同时,年羹尧还迎娶了当朝大学士明珠的孙女,攀上了高枝。而年羹尧的妹妹也嫁给四阿哥雍亲王做了侧福晋(这里的雍亲王就是后来的雍正皇帝)。雍正即位之后,这位侧福晋年氏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皇贵妃,在皇宫里的地位仅次于皇后。有了这样的一个妹妹给雍正当嫔妃,年羹尧自然也就和雍正越走越近,并自然而然地成了雍正集团的重要成员。

之后的年羹尧更是一路升迁,在康熙四十八年(1709 年),也就是他三十一岁的时候, 年羹尧被任命为四川巡抚, 成了封疆大吏。 又过了十几年,年羹尧官升一级,成了川陕总督,主掌西部地区的军政大权。

年羹尧的升迁是火箭式的,三四十岁就成了西北地区的军政一把手,这在清朝的历史上是比较罕见的。也许你会以为,年羹尧的快速升迁是由于其深厚的家世背景造成的,其实并非如此。

年羹尧虽然出身官宦,又和雍正结了亲,但是,这并没有为年羹尧仕途的升迁提供多大的便利,要知道,年羹尧火速升迁的时候,正是诸皇子争位战最激烈的时候,那时的雍正为了不落人口实,根本不可能给年羹尧提供庇护。

实际上,年羹尧之所以能快速升迁,靠的全是他个人的卓越才华和能力。年羹尧自幼博闻强识、能文善武,个人能力极为突出。在官任职期间,年羹尧也是尽心尽力,可谓处理政事的能臣,比如他在川陕地区工作多年,除了让百姓安居乐业之外,还做了两件大事:第一件事是修筑驿站,便于在打仗的时候,给军队提供后勤补给;第二件事是辅佐当时正在西北打仗的十四阿哥胤禵。前面我们已经说过,在康熙第二次废黜太子之后,胤禵是当时最热门的皇位继承人人选,而且因为能征善战,被康熙任命为抚远大将军,主持西北的战事。

而年羹尧名为辅佐,实际上是受雍正指使,暗中钳制和监视十四阿哥,让他无法在前方打大的胜仗。再加上十四阿哥长期远离京城,这样就逐步失去了争夺皇储大位的主动权。不过,也有很多人对此提出质疑,因为胤禵虽然名为“抚远大将军”,但实际掌控的兵力并不多,即便宫中有变,胤禵也未必敢造反,因此胤禵根本不需要被年羹尧钳制。

另外,还有人指出,年羹尧是毛遂自荐去西北的,并非雍正暗中授意,而且由于年羹尧攀附过皇三子胤祉,年羹尧和雍正的关系也并不是那么融洽。清史学家陈捷先在他的著作《雍正写真》中也说道: “年羹尧不是一个 ‘不事二主’的人,尽管他与胤禛还有相当的联络与关系。”同样,清史大家杨启樵也在他的著作《雍正帝及其密折制度研究》中提出了类似的观点。

这样判断虽然也有一定道理,或许年羹尧并没有对胤禵起到多少钳制作用,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年羹尧对胤禵起到了客观上的震慑作用,虽然这种威慑比不上钳制,但是也起到了预防的效果。另外,雍正和年羹尧虽然有一些小摩擦,但无论对雍正而言,还是对年羹尧来说,他们彼此之间都是最佳的合作伙伴,在大趋势上二人是合作共赢的。

接下来我们再说说隆科多。

隆科多和年羹尧一样,都是旗人,只是归属的群体不同,年羹尧是汉军镶黄旗人,而隆科多则是满洲镶黄旗人,所以,无论在家世还是地位上,隆科多都要高出年羹尧一头。

首先,我们得讲讲隆科多的家族,也就是佟佳氏家族。佟佳本是地名,位于今天的辽宁省新宾县,由于隆科多的族人世居于此,因而便以佟佳氏为姓。后来,佟佳氏家族由于经商,举族迁徙到了抚顺。隆科多的曾祖父叫佟养真,佟养真的弟弟叫佟养性,当时他们就已经和后金的努尔哈赤暗中联系了。万历四十七年(1619 年),在佟养真和佟养性的协助之下,努尔哈赤一举攻占了抚顺城,从此,佟养真和佟养性就成了后金的功臣。

后来,佟养真在战斗中被明军俘虏,并最终殉难,其幼子佟图赖承袭职位,从龙入关,之后也是南征北战,为大清立下了赫赫军功,佟图赖因此成了清朝定鼎中原的开国功臣。佟图赖死后被追赠为一等公,佟图赖的长子佟国纲袭爵,佟国纲的弟弟佟国维同样也是当朝重臣,二人深受皇帝器重。

与此同时,佟佳氏一族还和皇家结下了深厚的姻亲关系。佟图赖的女儿嫁给了顺治皇帝,并生下了康熙皇帝,这就是孝康章皇后。佟国维的两个女儿也先后嫁给了康熙皇帝,一个是孝懿仁皇后,另一个是悫惠皇贵妃。

这样一来,佟国维就有了双重的国戚身份。一方面他是康熙皇帝的生母孝康章皇后的弟弟,因此康熙得管他叫声舅舅,另一方面,他又是康熙的皇后的生父,因此康熙还得管他叫声岳父。这等殊荣搁在任何一个朝代都是令人羡煞的。因此,康熙年间流行一个说法,叫“佟半朝”,意思就是说,朝堂上有一半儿的朝臣都是佟佳氏一族的。

而佟国维的三儿子就是隆科多,隆科多出生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之中,仕途自然很顺,他从入宫担任一等侍卫开始,几年之内,便被提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步军统领。步军统领俗称九门提督,如果用今天的职务来类比的话,这一职位就相当于现在的北京卫戍区总司令兼北京市公安局局长。他的职责就是戍卫京城,负责京城的安保工作,职责范围包括京城的守卫、稽查、门禁、巡夜、禁令、保甲、缉捕、审理案件、监禁人犯等,权力很大,责任也很重。

对于步军统领这样一个重要的职务,清朝皇帝在选拔的时候,向来都会选择满洲亲近贵族大臣担任,因此,能胜任这一职务的人绝对是皇帝身边的红人儿。由此可见,康熙皇帝对隆科多是多么信任。

后来的史料显示,康熙皇帝临终之时,负责向外传诏的只有一个大臣,这个大臣就是隆科多。康熙皇帝的驾崩是始料未及的,因而才会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文字材料,康熙究竟把皇位传给了谁,隆科多是唯一的知情人。

所以,等到康熙一驾崩,隆科多的重要性就显现出来了,此时的隆科多如同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上,他的传话将决定历史的走向,也将左右大清王朝的命运。更何况,隆科多统领着京师所有的兵力,控制着京城的大局,也就是说,即使某位皇子成了皇帝,也必须仰仗隆科多才可以控制住京师的局面,而隆科多几经思索,选择了四皇子胤禛,直接促使胤禛成为雍正皇帝的同时,也成了雍正继位后的最大功臣。

很多人或许会有疑问,隆科多身为皇亲国戚,有权有势,又有如此之大的选择权,他为啥偏偏要站在皇四子胤禛这边呢?这其中主要有三点原因:

第一,隆科多和雍正交往颇多。雍正的生母是乌雅氏,出身卑贱,因此雍正出生没多久,就被抱走,由孝懿仁皇后抚养,这位孝懿仁皇后就是隆科多的姐姐。

第二,宁为鸡头,不为凤尾。自太子胤礽二次被废之后,皇位继承的最热门人选就落在了八阿哥胤禩和十四阿哥胤禵身上,许多朝臣都聚拢在此二人门下,如果隆科多也去支持胤禩或胤禵的话,肯定不会被看重。而四阿哥胤禛游于事外,在当时完全是一个冷门人物,如果选择辅佐胤禛,自己便是最大功臣,日后胤禛肯定会对自己感恩戴德。

第三,受父亲佟国维的影响。在这场皇位争夺战中,几乎所有的朝臣都参与进来,有的站在太子胤礽这边,有的站在十四阿哥胤禵这边,隆科多的父亲佟国维也不例外,他心目中的皇位继承人是八阿哥胤禩,因此,他在很多场合都表露出对胤禩的支持。但是,佟国维心里也明白,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得给自己留条后路,用今天股市中的话来说,这就叫分散投资,分散风险,万一八阿哥这只“股”赔掉了怎么办?所以,隆科多就在父亲佟国维的指点下,站到了“冷门”的四阿哥胤禛这边。

以上就是年羹尧和隆科多二人的发迹史,从中我们不难看出,年羹尧和隆科多都是极为精明之人,他们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才选择辅佐四阿哥胤禛的。在年羹尧和隆科多看来,这就是一笔政治投资,是一笔包赚不赔的买卖。

所以,当四阿哥胤禛摇身一变,成为雍正皇帝的时候,年羹尧和隆科多也自然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

雍正元年(1723 年)正月,雍正命年羹尧来京“商酌地方情形”,所“商酌”的内容和西北军务有关。此时此刻,雍正已经成为一国之君,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西北的军务不可能再让胤禵掌管,必须任命一个更加可靠的亲近之人。后来,雍正果然将“抚远大将军”的头衔赐予了年羹尧,让其负责西北军务。

雍正元年(1723 年) 九月, 罗卜藏丹津叛乱爆发, 年羹尧奉命带兵出征。雍正二年(1724 年)三月,年羹尧大败罗卜藏丹津叛军,晋一等公。年羹尧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平定了叛乱,让“年大将军”的名号威震西陲。雍正对此也是交口称赞,他在上谕里称这一军事胜利是“十年以来,从未立此奇功”,对于年羹尧,雍正也是恩赏不断,不仅一口一个“恩人”地叫着,说“总之皆你一人的好处”,还要和年羹尧做一对“千古君臣知遇的榜样”。

此时的年羹尧走上了权力的巅峰。

雍正对隆科多同样不薄,雍正刚一即位,就将隆科多任命为总理事务大臣,用来制衡胤禩一党,这足以显示雍正对隆科多寄予的厚望。在雍正和隆科多互通的公文之中,雍正很少称呼隆科多的名字,也很少称呼隆科多的职务,他更多的时候叫隆科多“舅舅”。严格来说,隆科多根本不是雍正的舅舅,但雍正依然在公文中如此称呼,就连许多公开场合也是如此。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在雍正心中,隆科多就是他的家人。

皇帝对大臣使用家人的礼节,这本身就是一种荣耀。但雍正还嫌不够,又赏赐给隆科多太保加衔,双眼孔雀花翎、四团龙补服、黄带、鞍马紫辔等,如此隆恩圣眷,真是让一众大臣羡慕不已。按照史书上的话来说,此时的隆科多就是雍正皇帝眼中的“密勿大臣”。

相比于年羹尧,隆科多的能力并不突出,却受到如此隆恩,这就让常年在外打仗的年羹尧感到不爽了。在私底下的时候,年羹尧曾对雍正生气道,隆科多不过是一个“极平常人”,话外之意就是说隆科多这人根本没什么真本事,皇上您可别用错了人啊!但雍正说:“此人(隆科多)真圣祖皇考忠臣,朕之功臣,国家良臣,真正当代第一超群拔类之稀有大臣!”

其实,雍正也知道年羹尧和隆科多二人不睦,但这二人可谓自己的左膀右臂,离了哪一个都不行。所以,为了让二人能够协同做事,雍正只好充当起和事佬的角色 —— 他自作主张,把年羹尧的儿子过继给了隆科多。

雍正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让年羹尧和隆科多“亲上加亲”。除此之外,雍正对于年羹尧和隆科多所做的诸多违法之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很少过问。

但是,伴随着雍正的宽容和宠信而来的,并不是年羹尧和隆科多的感恩戴德,而是这二人的嚣张放肆。比如,年羹尧和隆科多多次对朝中的人事任免进行插手,他们常常不经皇帝同意,只是简单地通知一下吏部,就将自己的私人亲信授予官职,上至巡抚、布政使,下到提督、总兵,年羹尧和隆科多都会进行干涉,其中不乏收受贿赂、卖官鬻爵的行为。当时还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凡是经过年羹尧铨选的官员,人们称之为“年选”;凡是经过隆科多铨选的官员,人们称之为“佟选”。

当然,年羹尧和隆科多的过分之举还不止这些。年羹尧在西北花钱如流水,许多官员看不过去,给雍正递折子,雍正都视而不见。只要是年羹尧递交的申请,雍正都一一照办,史书所载雍正原话是“朕依尔所请敕行”。

隆科多捞钱更是行家里手,他招权纳贿,擅作威作福,吏部官员见到隆科多往往是“莫敢仰视”。

如前文所述,雍正二年(1724 年)七月,雍正发布了《御制朋党论》,宣布对朋党将采取 “零容忍”的态度,而所谓的“年选”和“佟选”显然就是在拉帮结派啊,这不就是朋党吗?更何况,隆科多和年羹尧在拉帮结派的过程中,还大肆贪腐,卖官鬻爵,这就更过分了,雍正怎么就能熟视无睹呢?

雍正之所以对年羹尧和隆科多的骄纵不法熟视无睹,只是因为时机未到。对雍正来说,年羹尧和隆科多还有利用价值。年羹尧和隆科多有什么利用价值呢?雍正执政初期,青海和蒙古还不安定,还需要用“年大将军”的威名震慑西域;而八阿哥党人多势众, 权倾朝野, 也需要用隆科多来钳制。

但是,随着西北战事的结束以及八阿哥党的覆灭,这二人也迎来了他们的败落之路。

以上内容摘自《雍正反腐启示录》北京汇智博达出品

关注博文书友会-悦读阅想读。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