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生活在一个日趋平等的世界,对男女平权的认同,归功于女性同胞在各个领域、每一个小细节上的突破。


今天的文章中,作者Connie记述了一位突破“性别天花板”的卓越女性的人生故事。


主人公 Mary Falvey(玛丽·法尔维)女士是哈佛商学院有史以来招收女生的前三届毕业生,并且是麦肯锡史上第一位女性项目经理。


她在采访中说:“我的母亲是一位家庭妇女,她给我设计的道路是成为卓越男士有影响力的妻子,比如肯尼迪总统的夫人杰奎琳那样的女性。


但是我不要做月亮,反射丈夫的光芒。我要成为太阳,发出自己的光。







男女70比1的校园里

我靠真实赢得尊重


哈佛商学院1963年头一次招收了8名女生。我是1965年入校的,当时我们年级有700多名学生,只有包括我在内的11位女同学。


刚入校的时候,常常会有男同学问我为什么要读哈佛,甚至有的人在食堂里非常粗鲁地拦住我问:“你为什么偏要抢占我们优秀男性的名额?”

 

起初,我会正面地回答他们的问题:“我做技术销售两年了,有很多相关经验,但这些远远不够,我希望能更深入,找到问题的核心。”


但总是听到这样的问题,慢慢就被问烦了,我就告诉他们:


“有一天我会成为通用汽车公司的财务总监,如果你现在对我客气一点,说不定我将来会给你一份工作。”


这之后,就没有人再来问我这个问题了。


哈弗商学院时期的玛丽·法尔维(右二)


开始上课时,我发言不积极,但这并不是内向的缘故,而是没想到研究生课怎么像跟回到本科课堂似的,我需要适应一下案例教学法。

 

有一天正好有三节课,我居然接连被三个教授提问。其中有一节市场营销课的案例我没有准备,当老师叫到我,坐在我身边的学习小组的同学们想要帮我,把他们的案例准备笔记推到我面前,希望我能对付过去。

 

然而我想了一下,对老师说:“对不起,我没有准备这个案例。”同学们都很诧异。我接着说:“我不想胡编来搪塞您,耽误大家的时间。但是我答应您,明天我一定会准备好的。”

 

第二天老师果然叫了我,他居然给了我40分钟,让我发言。你知道正常的发言一般只有几句话,最多几分钟,可他真的让我讲了40分钟,让我能够充分展示自己所学和所想,让我有了闪光的机会。为此我很感激他。


这之后,有男同学会腼腆地说:“玛丽,你知道吗?我们都很佩服你!每天我们上课,衬衫也没洗,更别说熨烫了,领带打得歪歪斜斜(那时男士上课要求西装领带)。


可是看看你,每天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妆容优雅,衣服烫得整整齐齐,登着高跟鞋。而且你明明和我们一样,做着同样多的功课。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同时做到这些事情的,真的很厉害!”


我之前都没想过,原来做真实的自己会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


“升”或“走”的职场文化中

我成为首位女性项目经理

 

我喜欢多样化的工作,喜欢智力上的挑战,喜欢能接触到最新的战略理念,喜欢和人打交道。

 

麦肯锡给我提供了这样的机会,但是他们给我的薪水比男同学少1000美金。我决定去问一下公司为什么。

 

我:“凭什么我的薪水比别人少?”


公司:“你怎么知道的?”


我:“在暑期实习时你们拒绝我,不是说女生没有影响力,不能帮你们招人吗? 但是我的同学都是我的好朋友,都愿意和我分享信息。你们说薪水不等到底是不是事实吧?”


公司:“因为我们不能让你的起薪超过公司内其他女性的工资。”


我:“我为什么要和之前入职的女性比?我要的是和1967年与我一起入职的其他职员的平等对待。如果你们不能解决这个公平问题,我还有其他的选择。我非常想在贵公司工作,但是这个公平的原则对我非常重要。”

 

最后,经过商议公司告诉我:“我们实在没有办法改动你的起薪,但是我们答应你在年中绩效考核时给你涨工资。”


玛丽·法尔维


麦肯锡的文化是“升”或“走”(Up or Out),也就是说如果不能继续升职,就要走人,并且此前从来没有女性加入到这个体系。


我在麦肯锡工作几年,业绩非常突出。事业再上一层台阶就是项目经理。那时刚进入70年代,要知道,在此之前,麦肯锡的历史上还没有过女经理。


有一个项目,我可以做项目经理,可负责推荐的领导说:

 

你很优秀,完全可以胜任这个职位,但另一位男同事,也可以。并且,如果我不推荐他当经理,他就要离开公司了,所以我不能冒这个险。

 

我对他说:

 

您面临一个有意思的选择,但这个机会对我非常重要。


我愿意加入“Up or Out”这个职业体系,也愿意接受和男性同事一样需要承担的风险。

 

听到我的话,他的下巴快要掉下来了,没想到有可能失去我。

 

回到家后,我有点纠结,不过很快又释然了:反正明天上班不是升职就是要走人了。这样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等到凌晨12点半,电话铃声响起,是那个领导。

 

他说:“我们直到刚才还一直在办公室里讨论由谁来管理这个项目。我希望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恭喜你,这个项目由你来负责,你可以做经理了。”

 

就这样,我成了麦肯锡历史上第一个女性engagement manager(经理)。我在麦肯锡的努力和作为女性在事业上的开拓,为后来女合伙人的出现做了铺垫。


后来,离开呆了七年多的麦肯锡,我先是出任花旗银行投资管理集团的财务总监,并且是第一位负责profit center (盈利中心)的女性;这之后,又成为进入华尔街另一家金融企业高管委员会和董事会的第一位女性。


后来我遇到了我的丈夫,跟随他搬到加州,在当地的金融机构做副总裁。可是父亲忽然生了重病,那是八十年代初,汽车行业一派萧条。父亲的企业从事进口汽车的经销工作,濒临破产的边缘。


我知道如果放任不管,父亲的企业一定会倒闭,他也要离开有全职看护的家而被迫搬到养老院去了。所以我决定每周从加州飞到底特律,来挽救父亲的企业。

 

这个企业所有员工都没有上过大学。我作为从康奈尔和哈佛两所藤校毕业的人,要学习获得他们的信任,领导他们,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学习过程。

 

令人欣慰,我终于将父亲的企业扭亏为盈,并且成功卖掉了它。父亲可以在自己的家中养老,企业的员工也得到了很好的照顾,所有的努力都改变了置身其中的人们的命运。

 

为社会贡献价值,对别人有用,令我非常有成就感。


家庭是力量的源泉

我在父母的肩膀上高飞

 

父亲对我的影响很大,小的时候他就常对我说:

 

我不想让你跟随我的足迹亦步亦趋,我要你站在我的肩膀上(将来成就伟大的事业)。当你离开这个家,你的生活就开始了,你会舒展翅膀,振翅高飞。

 

除了一件事情,爸爸都可以帮助你,那就是你要自己找到自己的使命。


上帝发牌给每个人,他给了你一副好牌,给了你一个充满挑战性的牌局。牌好不是你的功劳,但是打得好是你的本事。

 

父亲的经历以及他对我的肯定、鼓励和期望,使我一直对自己都有很高的标准,没有因为自己是女性,而看低自己。

 

我在康奈尔大学读本科时从数学转学经济,因为经济系结合了定量的和定性的分析。 而且,我认为经济是社会的神经中心,可以透过它观察世界。

 

刚到经济系不久,父母来学校探访。我和母亲分开了一会儿,再找到她时,她已经见过经济系的系主任了。

 

后来系主任告诉我,母亲和他聊到了我的情况,讨论一些关于我课程设计的打算。系主任后来成了我的人生导师,是除了我父亲以外,对我影响最大的人。

 

所以你看,虽说我一直觉得妈妈不懂我,但她在无意中为我搭建了人生中对我影响最大的人脉。


作者Connie与玛丽·法尔维(右)


最后,我给年轻人的建议是:


闭上眼睛,想象一下如果你不受任何条件和资源的限制,问问自己:你到底是谁?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是愿意帮别人解决问题?还是为世界发明创造新的东西?喜欢治愈别人?还是领导别人?希望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什么标记?让人们记得你什么?


我们要用整个人生来向这个世界学习。


早一点发现用何种方式来观察和学习,找到你的兴趣点、才能和优势,将精力集中到最能发挥你作用的地方。


你有没有因为性别遭受过不公平待遇?

写下走心评论或今日职场感悟

明天你也能上领英日签





LinkedIn招聘啦!在微信后台回复关键词“招聘”,即可了解我们最近的职位信息。


LinkedIn欢迎你的加入!~~


本文由LinkedIn原创,作者Connie。瑞利溪咨询创始人,北京大学国际经济学学士、哈佛商学院MBA,现居美国。微信公众号康妮美国频道(id:ConnieUSAChanel)。

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为非商业用途使用,如因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于本文刊发30日内联系LinkedIn进行删除,并就版权问题联系相关内容来源。

LinkedIn欢迎各类广告品牌合作,发邮件至wechateam@linkedin.com获取更多信息。

©2017 领英 保留所有权利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Linked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