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刚到公司,大家都在忙着清理办公室的卫生。

老梁蹿过来,跟办公室几位女同胞喊:“姐几个,谁家小区有租房子的,干净卫生,帮我留意下。”

老梁不老,也就26岁,大名梁静,和那个女明星同名。

性格大大咧咧,因不喜人喊她小梁,所以才有了老梁这个诨号。

老梁已婚,夫妻二人与公婆同住,两室两厅。

老梁心大,和谁都处的好,在婆家也一样,从来没听她说公婆的不是、老公的不是。

天天嘻嘻哈哈,十足的乐天派。

搬出来租房子住,吊起了大家的八卦心思。

听完老梁的描述,大家感慨:看似嘻嘻哈哈的外表下,是颗细腻的心,只不过老梁一直在用她的外表隐忍。


事情是这样的:

老梁婚后,本着老公的妈也是自己的亲妈,老公的爸也是自己的亲爸之原则。

处处维护这个家庭。

婆婆给个白眼,公公说了不好听的。

她总是告诉自己:“这要是亲爹亲妈,我跟他们急眼吗?算了,我忍。”

婆婆早退休了,所以一日三餐都是婆婆来做。

确切的说,一日一餐。

早上,婆婆喜欢睡个懒觉,老梁和老公都是在各自公司附近解决早餐。

午餐自然也是在公司解决。

公公返聘的公司较远,一周才回一次家。

老公是业务员,晚上下班没点儿,所以这晚餐基本上就是老梁和婆婆两人。

因着婆婆做饭,老梁也着实觉得愧疚,每天下班都要去买很多菜带回去。

但是婆婆勤快,老梁到家的时候,婆婆已经把饭做好了。

只要是老公和公公不在家,老梁的晚餐就是一盘凉拌水煮青菜,放点盐、放点油,配碗米饭。

老梁下班买的鱼啊、肉啊、虾啊,老梁基本上没看见过,除非老公回家吃饭。

但是奇怪的是,老梁每天下班买的这些肉菜,第二天也准不见了,冰箱里没有啊。

老梁是个不爱动脑子的,想着也许是婆婆白天时享用了,一家人,谁吃不是吃呢,也没到外人的肚子里。

晚饭没油水,第二天中午老梁一准和我们一起吃饭时补回来,要不一个“无肉不欢”的人得多么痛苦。

吃饭就这么将就着,也不是坏事,还有助于老梁维持体形。老梁总是这么自我安慰,却从来不忍心晚饭自己在外边吃了再回去,她觉得婆婆一个人在家怪孤单的。

吃饭什么的,老梁觉得都是小事。

老梁不能忍受的是,老公洗澡这件事。

每每老公洗澡,刚进浴室,婆婆赶紧换上一身短衫短裤,在门口叫着:“宝儿啊,开门,妈进去给你搓泥。”

刚开始,老梁大脑反应不过来,眼睁睁看着婆婆进去,4、50分钟后再出来。

老梁觉得闹心。一次、两次……八次、十次……老梁忍不了了,和老公就洗澡一事长谈了一次。

“你洗澡的时候能不能不让你妈进去?你结婚了你知道吗?你已经结婚了!”老梁情真意切的看着老公。

老梁老公无所谓的说:“我妈给我洗澡怎么了?结婚了我妈就不能给我洗澡吗?”

老梁无奈:“你洗澡慢,4、50分钟,有时一个小时,你妈在里边,你怎么洗的?你妈全程给你搓泥吗?”

老梁老公说:“咋会全程搓泥,就帮我搓搓背上的,我自己又够不着。”

老梁感觉新奇,“够不着你叫我啊,还有,请问除了搓背那一会儿,你妈在浴室干嘛?”

老梁老公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老梁,说:“有小板凳啊,我妈等着我洗啊。”

(老梁说,真不夸张,老梁老公就是用看傻子那种眼神看着她。)

老梁觉得太搞笑了,老梁老公洗澡喜欢水热热的,浴室没有窗户,只有一个小排风扇,蒸汽极大,婆婆的耐力极佳。

老梁左思右想,还是不舒服,掰开揉碎了跟老公讲道理,讲“儿子已经结婚,洗澡时老妈全程陪同,这个已经不合适了”的道理。

老公不以为然。

最后老梁无奈,给她老公说了句话:“你这么的,你去问问你最好的几个朋友,看看他们家有这情况没?如果有一家和咱家一样,我二话不说,随你和你妈高兴。如果没有,以后你妈不能在你洗澡的时候去浴室呆着。”

老梁老公愣了,吼媳妇:“你让我问这个,我不去,多不好听。”

老梁气乐了,说:“原来你心里明白这事不好听啊。既然知道不好听,你去和你妈说去。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老梁老公后来扭扭捏捏去和自己妈说了,说完了,他妈就不干了,冲到老梁卧室就要撕打儿媳妇。

老梁是心大,可不是傻。看到婆婆这样,拿着床头的床扫子左挡右挡,大吼一声:“你敢碰我一指头,我马上让全小区的人来听听,让大家评评理,你全程坐小板凳看着儿子洗澡对不对!”

看着站在一旁的老公,老梁气不打一处来,“你个妈奴,要么以后你妈不看你洗澡,要么离婚。你妈都要打我了,你还跟个桩子一样。”

老梁婆婆“呲溜”坐地上,开始拍大腿:“我看儿子洗澡咋了,他小时候我哪没看过,我不光看,我哪儿没摸过,你眼气啥?我还就陪他洗澡了,你能把我咋地?你还拿离婚威胁俺儿子。谁离了谁不能过!”

老梁还没见过婆婆这架势呢,说:“继续,我跟看戏一样。为老不尊,你不嫌臊,我替你臊得慌。再大点声,让左邻右舍都听听。我下班哪天不买一堆菜,你天天给我一盘青菜,你喂兔子呢!我啥都不吭,你真当我好欺负了。”

老梁婆婆抓着儿子手,说:“恁媳妇冤枉我啊,每天晚上就她一个人吃晚饭,我还不是大鱼大肉的伺候她,她说瞎话。我就要陪你洗澡,你不可能听恁媳妇的。她净算计恁妈!”

要不是婆婆颠倒黑白,可能老梁还没那么气。婆婆这么一说,老梁火上房了,“行,你敢胡说八道,我每天拍的都有照片,你要不要看看。本来是想看看你一种青菜能让我重复吃多少天,没想着今天能派上用场。你们娘俩有福了。看完了不离婚都不行。”说着,就摆弄自己的手机。

老梁老公不是个彻底的二货,毕竟是自己追回来的媳妇,他赶紧拉着自己妈:“妈,走去客厅说。”

扭头又对老梁说:“媳妇,别生气。”

老梁听着客厅娘俩的你来我往,婆婆死活要儿子离婚。儿子伏低做小劝着妈。

老梁觉得心特寒,婆婆太能出幺蛾子了,这都闹翻了,再住一起,能行吗?

她打定主意,要么离婚,要么搬出去住,租房子也好过委曲求全还不落好。

最后,她说服了老公,这才有了要租房子的事情。

(图片源自网络)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