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4日,新加坡大约400名抗议者聚集在“演说者之角”,要求对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进行独立调查,弄清他是否在与家人关于如何处理父亲房产的争端中滥用权力。

新加坡爆发示威 要求解释资金去向更要求独立调查李显龙

据路透社报道,抗议者在“演说者之角”的舞台上拉出大横幅,上面写道:“新加坡属于新加坡人民,而不是李氏家族。据了解,“演说者之角”在新加坡商业区中心的芳林公园,是人们表达自己观点的指定地点。

事件的起源

2017年6月14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和他的弟弟妹妹卷入了一场涉及家族老宅命运的口水战。这栋房产属于他们已故的父亲、新加坡首任总理李光耀(Lee Kuan Yew)。自新加坡1965年独立以来,李光耀家族一直处于该国政治进程的最前沿。在2015年李光耀去世之前,李氏家族大体上遵循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古训。这一次,他们罕见地公开展示家族纷争。

欧思礼路38号的独栋宅邸

新加坡经济的硬伤

李氏兄弟之间的矛盾不仅是李家豪门恩怨的问题,也反映了李玮玲和李显扬对李显龙施政理念的不满,实际上是新加坡政治矛盾总爆发的导火线。这个事件是新加坡走向衰败非常明显的重要信号之一。李显龙妹妹和弟弟的诉求不仅代表他们二人,也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新加坡民间和反对党的声音,是新加坡社会矛盾的集中反映。

从经济上看,近两年来新加坡经济出现了明显下滑。2016年前三季度,新加坡经济均出现环比萎缩,虽然第四季度迎来一个大爆发,但全年2%的经济增速,仍然让新加坡离曾经的辉煌越来越遥远。即使在经济增长高达2.9%的第四季度,新加坡的失业率仍然升至2.2%,达到6年以来的高点;房价则环比下跌0.4%,连续第13个季度下跌,创1975年公布数据以来最长下跌周期。新加坡两大国家投资公司也亏损惨重,GIC(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业绩在2015—2016财年出现了下滑,20年业绩收益率由4.9%跌至4%,2017年仅在对瑞银集团的投资上,GIC就损失了50亿美元;淡马锡去年出现了240亿新元的巨额亏损,2016财年的一年期股东回报率为-9.02%,与成立以来15%的总回报率形成了鲜明对比,新加坡航空集团的收益率更是连续下滑了多年。

新加坡

虽然今年以来,新加坡经济出现了增速加快的迹象,但不可否认的是,新加坡经济目前存在“硬伤”。

首先,新加坡自身经济结构存在一定程度的畸形。新加坡以第三产业为主,近两年来服务业和制造业的下滑直接带来了整个经济的严重衰退。

其次,全球经济的不景气与不稳定仍在持续,作为贸易为主的国家,新加坡的经济脆弱性与敏感性更为显著。当下,世界政局动荡,尤其是特朗普上任后更是加剧了政治的不确定性,世界范围内民粹主义与贸易保护主义的兴起,也严重冲击了新加坡的经济发展。

最后,新加坡面临的外部竞争加剧。上海港口的崛起直接对新加坡的港口吞吐业务量造成巨大冲击,世界第一大港口的殊荣,荣光不再。

“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的未来

自新加坡1965年独立以来,李光耀家族一直处于该国政治进程的最前沿。尽管李光耀不想纠缠于历史将如何判断自己,但在他去世两年之后,人们仍在纪念他,并谈论“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的未来。

“新加坡是不需要个人崇拜的,而李光耀本人是一个非常务实的人。” 新加坡隆道研究院总裁许振义告诉世界说。

让他印象深刻的是李光耀生前多次公开表示要拆掉他在欧思礼路38号故居,因为这栋百年老房虽外表依旧完好,但室内墙壁已有多处裂缝,对于修缮和装修这栋房子所需的花费,他认为他的子女是无法承担的。

在许振义看来,李光耀要求拆除他的住所正是务实的体现。他不介意自己有没有在新加坡留下跟自己有关的东西,因为自1977年李光耀领导清河运动开始,如今的新加坡处处都留下了李光耀的痕迹。

“新加坡是不需要个人崇拜的,而李光耀本人是一个非常务实的人。”

他的儿子,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同样继承了李光耀的实用主义,如今的新加坡一方面是美国在亚洲最大的海空基地,一方面又促成了2015年的“习马会”。小国的外交生存之道其一就是将自身的斡旋优势发挥到极致,新加坡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并也成为了典范。

事实上李显龙2004年上台,就继早早继承了父亲的实用主义。李光耀曾坚决禁止赌场,并说“不允许在新加坡开设赌场,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走过去。”但当2008年金融危机来袭,李显龙为了吸引外来资金,全然不顾父亲曾经慷慨激昂的言论,开设了第一家赌场,并不断发展合法赌博行业。不过后来李显龙告诉人们,李光耀对他的这一做法其实是支持的。

在新加坡隆道研究院总裁许振义看来,“后李光耀时代”并不是在李光耀去世的当天开始的。“从2011年开始,新加坡的一些政策已经开始出现变化。比如2015年的财政预算案就已经开始呈现向‘左’的趋势了,也就是政府开始倾向去扶助老百姓了。而李光耀当年认为老百姓应该自力更生,如果政府给老百姓太多的话,会造成人们不去努力工作。”

过去两年,李显龙管治下的新加坡,面临了经济、政治和地缘安全上的危机。在接下来没有李光耀的日子,新加坡会不会发生变化,就像新加坡人Jean告诉世界说:“李光耀规划了新加坡的构架政策,这些在很久以前新加坡刚刚独立稳定起来的时候就把大的方向确定了,剩下的执行工作就由政府来做,这影响估计还会在持续十年二十年。”

东博社综合整理于经济网、财新网、商业周刊、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 / 陈惠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