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其中有不少优美的诗篇,

仿佛一幅幅美妙的本草画卷。

生活在中国西部“药材之乡”——彭州的我们,

不妨去找找古雅的诗篇中蕴含着哪些中药。

你会惊喜地发现,

中药原来也可以美得这么诗情画意。

 

《国风 秦风 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这首诗,亲们应该很熟悉吧,在1980年,邓丽君翻唱的一首《在水一方》风靡大江南北,歌词就来自于此。

 

诗里的“蒹葭”就是芦苇。芦苇最早入药是在孙思邈的《千金要方》里,用的是苇茎部分,叫“苇茎汤”,主要用于治疗肺痈,具有清肺化痰、逐瘀排脓的功效。

 

明清以后,中医又以芦根入药,但主要使用的是鲜芦根。芦根性味甘寒,既能清透肺胃,又能生津止渴、除烦,故可用治热病伤津,烦热口渴者。

 



 

亲们,你造吗?彭州湔江流域两岸就有茂密生长的芦苇。当微风轻拂时,群集而生的芦苇随风摇曳,此起彼伏,犹如浩翰大海里起伏不断的波澜,颇为壮观。

 

《国风 郑风 溱洧》

 

溱与洧,方涣涣兮。

士与女,方秉蕳兮。

女曰:“观乎?”

士曰:“既且。”

“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

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

 

这里的芍药,其实就是现在的牡丹。古时候,牡丹和芍药是不分的,所以,这首古诗里女子在即将和情人分别时,主动赠送的芍药,当然就是现在的牡丹了。古时候人们又叫它“将离”,是依依惜别的恋人相赠以解思念之情的信物,所以也称“爱情花”。

 

说起大名鼎鼎的牡丹,那可是咱们彭州的市花,已成为彭州这座西南山水之城的标志。彭州牡丹以悬崖断壁皆生之野趣享誉中外,与洛阳牡丹和菏泽牡丹三分天下。

 

那么牡丹和中药又有什么关系呢?原来牡丹的根皮就是中药里的丹皮。每年秋季或次年初春,人们采挖牡丹根部,洗净泥土,刮取根皮,晒干入药。刮去外皮的为刮丹皮,又称粉丹皮;不刮皮的为原丹皮,又称连丹皮。丹皮具有清热凉血,活血散瘀的功效。

 



 

《王风·中谷有蓷》

 

中谷有蓷,暵其乾矣。

有女仳离,嘅其叹矣。

嘅其叹矣,遇人之艰难矣!

 

诗中“蓷”音“推”,乃今之益母草。《王风·中谷有蓷》是一首被弃妇女自哀遇人不淑、痛苦悲伤的怨歌,便以蓷(益母草)的干枯来作起兴。益母草是常见的草药,常被用来治疗调养妇科疾病。因此,提起益母草,立刻会使人联想到女性,而且被弃女性却以有益生育的益母草来起兴,也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从而突出了主人公的不幸。





《神农本草经》将益母草列为上品,是常用的药用植物。益母草全株具药效,可治妇人病,遂以“益母”为名。唐医王焘在《外台秘要》中揭露武则天用益母草美容,以常保青春;此事也见载于《新唐书》:“武则天高龄未见衰色,与益母草不脱关系。”

 

《国风 周南 芣苢》

 

采采芣苢,薄言采之。

采采芣苢,薄言有之。

 

这里所说的“芣苢 [fúyǐ]”实际上就是我们所说车前草,这种植物在彭州的郊外你都能寻觅到它的身影。其叶和籽都可入药。

 

中医认为车前子有利水清热的功效,用于水肿尿少,热淋涩痛,暑湿泻痢,痰热咳嗽,吐血衄血,痈肿疮毒。

 

《小雅 南山有台》

 

南山有桑,北山有杨。

乐只君子,邦家之光。

乐只君子,万寿无疆。

南山有杞,北山有李。

乐只君子,民之父母。

乐只君子,德音不已。

 

整首诗提到许多象征长寿的草木,其中的“杞”和“桑”就是亲们非常熟悉的枸杞和桑树,这两种植物也是可以做为中药的。一般入药用到桑叶(用于外感病)、桑白皮(肺热咳嗽)和桑葚(补肝肾)。而枸杞是常用的营养滋补佳品,有养肝、滋肾、润肺的功效。

 

中国的国学博大精深,

亲们不妨去认真读一下《诗经》。

或许在你诵读古雅的诗篇时,

会不时发现一味中药,

你是否会会心一笑,

说一句:原来你在这里!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复兴中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