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忠实,超级段子手

  ——《白鹿原》之三

                                                  乔光明

 

         一个八零后说起在中学时代读《白鹿原》的事。他说那书的第一句就抓住了他。“白嘉轩一生引以为豪的事就是娶了七个老婆。”这个八零后的接受心理应该是有代表性的。这句话就是个大包袱,大抓手。里面包孕了众人都想知道的花花事,多少人都想要知道别人家被窝里的事!何况中国男人的传统美梦就是三妻四妾(凑齐七仙女)。明清小说就是最好的说明。


  《白鹿原》里的段子里出现过白嘉轩,叙述了白嘉轩娶七个老婆的经历。看完白嘉轩的婚史,似乎又回到了姻缘天定的老路了,明白只有吴仙草才是白嘉轩的真命天女。这个段子里有色情元素,也不乏神秘色彩。


  黑娃原本是一个懵懂娃,一窍不通。郭举人家里的伙计们夜里的四大软、四大硬的段子给了他性启蒙。而田小娥才是黑娃真正的人生导师,使他一夜之间长大成人。这个段子里有美好的男女之爱,也有令人心酸的苦水。黑娃与小娥经历了甜酸苦辣,可谓五味杂陈。


  白孝文脱了裤子就不行了,穿上裤子就成了的段子演绎了神奇的性心理。说明了人与动物之间在性方面的区别。当他不要脸的时候,他就回归了动物属性,就正常了,可以硬起来了。


  鹿子霖是白鹿原上的大色鬼,仗着有权有势,就像匹种马一样横行原上。他与相好们生的娃就可以坐三四席。按照每席八人算,也就是说有二三十私生子。而且个个都遗传了鹿子霖的相貌特征。


  最让人唏嘘感叹的段子是鹿子霖与大儿媳冷秋月之间的事。某日夜里鹿子霖醉酒回家,老婆上山拜佛去了,儿媳出来开门,醉酒的鹿子霖就依扶着儿媳回到了炕上。问题是他酒后失态,说儿媳身上软和。随后就醉睡过去。第二天早饭,儿媳做饭,在鹿子霖的碗底放了一撮牛吃的麦草。这寓意显然。问题是她碰到了鹿子霖这样的阿公,他对付不了白嘉轩,可在女人面前他却经验丰富。鹿子霖不动声色地吃了饭,把麦草留在碗里。这不动如山的一招彻底打败了冷秋月。冷秋月这个弃妇就不会了,不懂了。常年的压抑侵害了她,她饥不择食地会错了意,以为阿公有心于她。于是出主意叫鹿子霖在家喝酒。鹿子霖焉能不知。他用其人之道还之其身,在菜里放上了麦草,然后叫儿媳吃菜。当儿媳吃了一口麦草时他才大发脾气,骂儿媳是牲口。儿媳妇无地自容,鹿子霖大获全胜。


  冷秋月疯了,她跑到村里宣布阿公和他好,钻她被窝。奸出妇人口,古来如此。鹿子霖这时才尝到自酿的苦酒。乱伦爬灰可是要命的节奏。段子至此到了高潮。高手毕竟是高手。就在这紧要关头,作者轻轻荡开一笔,让冷先生出场了。冷先生是父亲,更是医生。他明白女儿得了淫风病。于是一剂猛药下去,先哑了女儿的嗓子,使她再也不会言语,也就不会说疯话了。冷秋月不吃不喝,没有几日就死了,当人们收殓时才发现她下身糜烂。电视剧在此有所改变,冷秋月最后上吊。这种改编有一种酒里掺水的感觉。


  《白鹿原》里的段子不是凭空想象的,考究关中民俗风情就知道它有厚实的现实基础。不管白嘉轩、白孝文、黑娃,还是鹿子霖,民间的故事里流闪过他们的影子!



   

  【作者简介】乔光明,陕西某高校教师,主要从事方言研究和影视文学教学等工作。



       作者在本平台作品

       乱弹 | 最怨莫过田小娥

       乱弹 | 秦人的老婆是仙草

       

              长按上面二维码关注自在坊


        ~~苹果用户愿赞赏,请按这里~~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秋心自在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