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和恋人。”

一首歌像是一个故事

我想你们都有一个故事

在一起。

“昨晚,我和我最好的朋友上床了。”

一大早焯予就给我发来了一则劲爆的消息。“我们俩整夜都没睡,特别尽兴,感觉关系都更加亲密了。”

我暗暗一惊,心里已经准备了好了无数套好朋友是可以成为恋人的说辞,以及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睡就睡了,也没什么的。

“第一次觉得和女孩子睡觉那么开心。”

“我们聊了好多好多,有误会有难过。”

他们俩有一段时间谁也不理谁,发个朋友圈都要屏蔽彼此。也不因为什么,就是那姑娘有男朋友了。

焯予觉得她冷落了自己,那姑娘又因为经常要顾着男友没办法和焯予解释。两个人都以为对方没把自己看的那么重要了。

“是你先不理我的。”“哪有,明明是你。”

“我特别嫉妒她男朋友。”

也不算嫉妒吧,就是羡慕他可以宠溺地揉着她的发,轻唤着她的名。“可是以前我们都是互相叫着宝贝的。”

以前吧,再晚都可以一个电话把对方吵醒。不化妆不洗头约脏摊趿拉着拖鞋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我敢打赌,他男友都没和她这么睡过。”

“恨不得自己男儿身,娶了对方。”

喔,对了,忘了说,焯予也是个女孩子。她俩经常对着彼此的男友品头论足,嫌这嫌那的,恨不得让对方分手再找。

“你根本不知道她有多好,只有我知道。”这是焯予带着闺蜜大闹她前任家中扬长而去之前扔下的最后一句话。

“要不是我快结婚了,我妈都以为我俩拉拉。”

“她那次前任出轨,还是我去报的仇。”

焯予说她偶遇了闺蜜的男友和另外的女孩手牵手看电影,动情处还卿卿我我,气愤地给闺蜜打电话。

闺蜜想大事化小,焯予指着她鼻子就骂“你又没做错啊,干嘛要低声下气的。”直接上去赏了狗男女各自一巴掌。

“她那么好,我才不想渣男伤了她。”

“女孩和女孩之间总有种难言的情谊。”

会帮着吵架撕逼,陪着失恋疗伤,一起睡觉,一起吃饭,一起买买买。偶尔也会说对不起,但总能换来句没关系。

有些时候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暂时分开,不能长久依偎在一起。但只要在一起的日子就是最难忘的记忆。

那些闺蜜们相处的温暖时刻,是一种无论何时回想起来都会觉得欣喜的甜。

就像Twins组合的阿娇和阿Sa相守复出。

有人不懂喜欢她们的意义在哪里,但或许就是不那么完美的两人才更像生活中的我们自己,就像两个小女孩一样发小脾气。

她们与我们身边的那样普通的姑娘们无二,有脾气,有小性子,急了会吵架,痛了会哭,孤单彼此陪伴,困难了彼此扶持。

她们就像是我们身边的小伙伴,

她们有血有肉,真真实实存在。

当有一天你走到路上突然听到TWINS的歌,还是会感动吧。你缅怀的是那时的自己,那年青春正我,相爱的人都在身旁。

这么多年过去,旧人不见往昔,人事物情都不再是过往的样子。舞台的正中央有人来,有人走,荏苒更迭。

所以有人质疑,她们的辉煌已经过去,是的,没有人会永远年轻,没有人永远站在顶峰。

但总有人笑着,哭着,青春着。

像TWINS,像你我。

那些温暖的时光,只能我们牵手走过。

有空的话,也和你最好的朋友一起上床睡吧。

那些缠绵的情绪,不一定非要恋人才可以。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